知青卖猪肉
[2013-6-28 16:06:39]
浏览次数:[1594]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知  青  卖  猪  肉

作者:陈小波

   知青组的生活丰富多彩,精神上虽富有,但生活上却是清苦的 ,下乡第一年的时候,按国家的政策还是有国家供给,每人定量是三十斤,每月去公社粮所去买粮食,但副食品的供应要自己解决。

    我们下乡的地方是山区丘陵地带,农作物以地瓜、玉米和花生为主,每个知青被分配到生产小队劳动,每月按劳动所得到小队提取粮食,基本以地瓜干为主,然后做成窝头或烙成煎饼,不像现在当成稀罕的绿色食品,天天吃实在是难以下咽。做饭每三人分成一组,每组做饭一周,每周食用油定量半斤,每周赶一次集,买点猪肉膘以补充食油的不足,能吃上一次猪肉,解解馋太难了。

  为了改善知青的伙食,知青组决定自己养猪,我当时自告奋勇承担养猪的任务(是兼职养猪,干完自己队里的活以后养猪)。于是建猪舍,购买小猪,开始了知青的养殖事业。

  为了养好猪,我主动到老乡家走访,请教学习养猪的方法,听老乡说猪吃马蜂菜上膘,我干完队里的活以后,背着粪几子在地里挖马蜂菜,然后用开水一汤,加点饲料,小猪吃的那个香呀,就看小猪一天天的长大。

   经过精心饲养,小猪有二百斤重了,此时已是深秋,地里的马蜂菜也没有了,饲料跟不上。我就向组长景波汇报了情况,景波将情况向大队进行了汇报,经大队党支部研究决定:杀猪改善生活。

  知青们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呀,大家议论着 ,这下可以解解馋了,饱饱久违了的口福。

  第二天大队就安排了人员,负责给我们杀猪,来的人是杀猪的老手,几袋烟的功夫就完成了杀猪的程序,白条条的猪肉挂在了树上,真是馋人呀。

  二百来斤的猪,知青组肯定是吃不了。经大队党支部研究决定:猪的下碎和后腿留给知青组改善生活,剩下的猪肉卖给老百姓。

  那时是计划经济的时代,平时是买不到肉吃的,知青组卖猪肉的消息传出后,剩下的猪肉很快就卖完了。

  俗话说,杀猪过年,知青组真的就像过年一样,炖了一大锅猪肉,每个知青一大碗,这是下乡以来吃的最丰盛的大餐。

  幸福的大餐过后,第二天就出了问题了。消息传的很快,公社知青办知道了此事,知青办主任亲自到知青组调查。

  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全国都在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具体的要求就是,不让老乡出卖自己的土产品。为此,我们知青响应党的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号召,还干过在村路口堵老乡,不让外出卖东西的事情。

  公社知青办主任在知青组调查,首先召开知青组全体人员会议,知青办主任说:知青组是毛泽东思想的宣传队,知识青年是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主力军,怎么可以杀猪卖猪肉呢?这不成了资本主义的代言人了吗?随后找组长景波及部分知青谈话,然后又找大队支部书记和支部委员调查了解情况。

  猪是杀了,肉也卖了,一切已成事实,不可挽回,想一想从政治的角度看,如果上纲上线的话,问题还真不小。知青办主任调查完后,回去向公社党委作了汇报,然后又向县知青办汇报,县知青办又向地区知青办汇报,看来问题越弄越大,真有把我们当反面典型的阵势,想想后果还真有点害怕。知青们都在议论,实际上大家在为组长景波担心,倒是看景波没有太大的压力。没办法只能听天由命了,听候处理吧。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卖猪肉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逐渐淡化。倒是回济宁探亲时,家长见了第一句话就说:你们行呀,学会卖猪肉了。看来也早知道此事,在家还问了我们卖猪肉的经过,只是轻描淡写说了说,并嘱咐我们要在下面好好干。家长们都把此事当成了笑谈,最后卖猪肉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知青组生活还依然是欢声笑语,虽然生活清苦一些,但知青们的精神是充实、饱满和快乐的,虽然出了卖猪肉的事件,但知青们对扎根农村干革命的追求和理想始终没有变,继续全身心的投入到战天斗地,改变农村面貌的火热的农业生产第一线。    

                            二〇一二年六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