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麦收——乡村农事游记之一
[2018-6-6 17:13:26]
浏览次数:[131]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体验麦收——乡村农事游记之一

文图/河山 

2018/06/06 阅读 635


    不记得是哪天了,忽然就萌生了下乡割麦子的想法,顺便也可以拍摄一点麦收的劳动场景。随着麦季的临近,这个想法也变得越发强烈,并且发展成了一种不可遏制的内心冲动。借着一个同学饭局,我把想法和盘托出,没想到竟然响应者众,好像大家也都早有此意,如同一场大戏等待上演,就等我敲响开场的板鼓了。


    编写计划,请同学联系当年插队的山村,微信讨论,准备镰刀草帽,联系租车......一番紧锣密鼓的筹备,诸事就绪。

    六月二号这天清晨,旭日尚未升起,中巴车就拉着我们出发了。晨曦中的大地一片金黄,柔软的晨风里,田野微微泛起麦浪,清新的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新麦的清香。今年的麦季来的有些早,芒种还没到,周边农村很多地方就已经开镰了。公路两边,割过的麦茬田和即将收割的麦子参差交错在一起,估计少则两三天,多则四五天,丰收的小麦就会颗粒归仓。



    七点多钟,我们的目的地到了。这里是滕州市龙阳镇冯庄村,是我们一位同学当年插队的村子。几天前就联系过,村书记如约已经早早等在村头的十字路口。大家寒暄几句后,书记就带着我们径直来到他家的麦田。



   冯庄的书记(左一)告诉我们麦田的方向。因为他要在村口的“民兵防火点”值班,麦收期间防火是第一要务!

    

    一台收割机已经等在那里。书记专门为我们调整了收割机的作业次序,将自家麦子收割时间向后推迟,只等我们到了以后手工割麦玩够玩足了,他家的麦子才开始使用机械收割。



    

    其实平心而论,我对此是有些过意不去的。我们当过知青的人都知道,麦收这几天是农村一年中最忙的季节,就是天天在和时间赛跑。以前生产队手工割麦打场,都是趁着好天气通宵达旦加班加点,一怕不幸老天下雨,二怕麦子熟过头掉粒,这两件倒霉事摊上一件,减产受损就在所难免。成熟的小麦在田里多停留一时,减产的风险就增加一成。



    因为深知麦收的繁忙和紧张,我们也不愿过多给人家添乱,纷纷拿出带来的镰刀,带上草帽,脖子上搭条白毛巾,七手八脚就割上了,抓紧时间玩一会就赶紧离开,尽量少碍事。虽然只是作秀,也要像模像样。有过知青经历的人一上手,村里的乡亲就看出不外行。一起来玩的年轻几岁的朋友从未摸过镰刀,看上去就有点笨手笨脚了。不过没什么,大家本来就图一乐,干过的重新回味一下,没干过的体验一下,拍拍照片,愿望也就差不多得到了满足。




   


 





    接下来就该收割机上场了,机械化的威力也让我们开了眼。这应该是一种中型收割机,前面的拨禾轮(这个名称还是百度来的)两米来宽,比较适合这种半丘陵地形。我和几个喜欢拍照的朋友在远处找好位置角度,那边收割机就开动了。一路轰鸣,一路尘土飞扬,几个来回下来,几亩麦子就打成麦粒悉数收进机仓。麦杆直接打碎喷进茬子地做了肥料。等在地头的农用三轮,车斗铺上彩条布,收割机把仓内初步烘干的麦粒通过一个卸载口卸入三轮车,整个收割工作就算完成了。





 

 

    返城工作以后虽然也去过农村,但也只是旅旅游,看一下乡村风光,很少再深入到农业生产劳动的细节中去。我对农业生产的感性认识,大约还停留在手工时代,对机械化农业知之甚少。一个不经意,几十年的光阴,就像翻书一样翻过去了,中国农业生产方式的基本面貌,已经让我产生了明显的陌生感。



    时光能够改变的东西很多,但我们对自己用汗水浇灌过的这片热土所怀有的朴素而又深厚的情感,不会改变。无论所处的时代如何,青春都注定美好。回到山村,回"家"看看,在滚滚麦浪中回望走过的风风雨雨,在镰刀起落中找寻遗失的记忆残片,对于我们已然远去的青春时代,或许也是一种很好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