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疼毛泽东侄子毛远新:见面就喊乖儿子
[2014-11-13 12:33:12]
浏览次数:[1522]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彭德怀疼毛泽东侄子毛远新:见面就喊乖儿子

2014-11-13 09:22:55 来源: 网易军事


彭德怀感叹地说:“一看见你那双大眼睛,就知道你是毛泽民的儿子。你父亲是一个很憨厚真诚的人。乖儿子……”彭德怀不知道怎么表示对毛远新的疼爱,他拽起自己油腻腻的衣袋,从里面拿出了一把花生米,彭德怀笑着说:“这可是我从朝鲜战场带回来的。”

彭德怀疼毛泽东侄子毛远新:见面就喊乖儿子

资料图:彭德怀。

本文摘自《领导文萃》2007年01期  作者:马社香  原题为:《骨子里的疼爱:毛泽东与青年毛远新》

彭德怀感叹地说:“一看见你那双大眼睛,就知道你是毛泽民的儿子。你父亲是一个很憨厚真诚的人。乖儿子……”彭德怀不知道怎么表示对毛远新的疼爱,他拽起自己油腻腻的衣袋,从里面拿出了一把花生米,彭德怀笑着说:“这可是我从朝鲜战场带回来的。”

毛远新是毛泽民惟一的儿子,也是毛泽东认为毛氏三兄弟在世的惟一侄儿。1946年7月11日,朱旦华带着儿子毛远新和新疆监狱的共产党人一起回到延安。数日后,毛泽东邀请朱旦华母子到杨家岭家中做客。朱旦华曾回忆,毛泽东在杨家岭窑洞前,第一次看见她牵着的毛远新愣了好一会儿。当年毛远新只有5岁,圆圆的脸蛋,一双大眼睛和毛泽民长得一模一样。直至朱旦华叫毛远新喊“大伯”,毛泽东才一把抱起侄儿,说:“让我好好看看润莲的儿子。”看着毛远新。远新一点儿不怯生,问:“大伯,你怎么有毛泽东和毛主席两个名字呢?”毛泽东大笑,把侄儿举了起来,说:“你怎么也有两个名字呵?”小远新的头摇得像拨浪鼓,说:“我只有远新一个名字。妈妈,是不是?”毛泽东点着毛远新的小鼻子说:“你还有一个名字,小——调皮。”毛远新笑了,小鼻子皱皱的。从见面的第一天起,毛泽东一家都很喜欢毛远新。李讷只比毛远新大半岁,两个人很投缘,经常在一起玩,在西柏坡,也时常见面,一起玩耍。

1949年6月朱旦华和方志敏的堂弟方志纯结婚,离京赴南昌任职。7月,毛远新在北京育英小学参加了一年级考试后被公务员送到母亲身边。

1951年10月朱旦华要到全国妇联开会,毛远新知道后,缠着母亲要去北京,说他现在就读的法前院小学老师说南昌话,他一句都听不懂。他闹着要重回北京育英小学读书。那里的老师和小伙伴那么熟那么好。国庆节前夕,毛远新随朱旦华重返北京。到京第二天,康克清摸着毛远新的头对朱旦华说:“开会你带个孩子多不方便,我把远新送到他大伯那里去。”当晚,康克清回中南海把毛远新送到丰泽园。李讷一见堂弟毛远新,说不完的话,在毛泽东身边唧唧喳喳,跑前跑后,不自觉把毛岸英牺牲后那种压抑和宁静打破了。

妇联会议结束后,朱旦华去中南海看望毛泽东,准备带毛远新回南昌。毛泽东亲切地问了南昌的一些情况,包括小学教育。朱旦华顺便提到毛远新读书的法前院小学只上半天课,比育英小学差多了,孩子想回到育英小学读书。

毛泽东笑望着侄儿说道:“在我这里是温室的花朵,跟妈妈可以经风雨见世面。”毛远新大声“抢白”:“我也不住你这里,我住学校,怎么是温室的花朵呢?”侄儿天真有个性的反驳,引逗得毛泽东舒眉大笑。江青把朱旦华拉到一边,说:“自去年岸英牺牲后,主席很少笑过。今天大笑难得的很,孩子就放这儿吧。”江青认为毛远新留在北京对毛泽东改善心情有利。毛泽东心里早就希望或认可侄儿留在身边,10岁的毛远新住进了中南海,重新回到育英小学读书。

毛泽东对侄儿的爱埋在心里,也流露在一件件小事中。当时新中国百废待兴,毛泽东公务繁忙,只要有一点儿闲暇,他从不拒绝给侄儿讲故事。一天,毛远新缠着伯父讲《水浒》,毛泽东讲到鲁智深不守寺规,大盆吃肉大碗喝酒。毛远新侧着头问:“什么叫寺规?”毛泽东点了一下侄儿的小鼻子,笑着解释寺规第一条就是和尚只能吃蔬菜。毛远新记在了心里。过了几天,全家一起吃晚饭,有盘竹叶菜。竹叶菜南方很普遍,毛泽东从小爱吃。解放初在北京却是个稀罕菜,毛泽东高兴地给侄儿夹了一筷子,毛远新摇摇头不吃。

毛泽东问为什么。10岁的远新一本正经地说:“我又不想当和尚。”一桌人都愣起来。毛泽东想起鲁智深的故事,哈哈大笑。李讷问父亲笑什么,毛泽东说出原委,全家人笑得前俯后仰。李敏、李讷笑得直叫肚子疼。那些日子,毛远新只要不愿意做什么事情,顽皮的李讷就“幽”他一默:“你又不想当和尚。”丰泽园一片欢乐,一片温馨。

毛远新到毛泽东身边的第一年,毛泽东就叫身边的警卫人员教他游泳。那时候中南海还没有修游泳池,毛泽东叫人带他在中南海湖里游。毛远新没有下过水,水一过胸就慌起来,乱叫,怎么也不能浮起来。毛泽东听说后,指点侄儿:“两手前伸,两腿后蹬,头抬起来。”毛远新还是害怕,脚不敢离地。毛泽东的警卫员孙勇拿起救生圈,刚准备扔,毛泽东摆了摆手:“带救生圈学游泳学不好,要不怕水,才能征服水。手前伸后划,这不浮起来吗?再给我向前划。”

毛泽东对毛远新学游泳非常关注。毛主席身边孙勇的水性最好,笑着说:“这小子,长大不当个游泳冠军,可对不住主席。”毛远新一会水,即迷上了它,经常拉扯着伯父去游泳。他人请求主席休息没戏,小远新总有办法。那段时候,警卫员和医护人员都指点小远新多想办法让毛泽东离开办公桌,多休息多游泳。

毛泽东很疼爱毛远新,在丰泽园,无论什么东西,只要有李敏、李讷的,必有毛远新的;毛泽东带小孩出外,无论是北京市郊还是北戴河,都要带上毛远新这个“小尾巴”。刘思齐(刘松林)和李敏、李讷还亲热地送给他一个外号“小豆豆”。毛远新不服小,据理说只比李讷小半岁,李讷就会和他比高矮。一直到小学毕业,毛远新个子都比李讷矮大半个头。每到这时,江青往往出来“护短”,李讷就向父母亲撒娇:“你们第一疼小豆豆,其次才是我。”一个“小”字,有意说得又响又亮,一家人亲情融融。毛远新很自然像李敏、李讷一样称呼毛泽东“爸爸”。毛泽东在谈话和信件中,也以“父”自称。

毛远新在极为优越的环境中长大。他在中南海第一次碰见彭德怀,彭大将军远远伸开双臂,走过来搂住他。毛远新还是在延安时见过彭老总,好几年过去了,个子大变样。彭德怀感叹地说:“一看见你那双大眼睛,就知道你是毛泽民的儿子。你父亲是一个很憨厚真诚的人。乖儿子……”彭德怀不知道怎么表示对毛远新的疼爱,他拽起自己油腻腻的衣袋,从里面拿出了一把花生米,彭德怀笑着说:“这可是我从朝鲜战场带回来的。”毛远新展开新换的牙齿,笑着叫:“彭伯伯好。”“好!好!”彭德怀目光一片深情,“你父亲属猴,我属狗,他大两岁。以后叫彭叔叔。”有一次国庆节观礼,彭德怀看见毛远新拱前拱后,笑着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着,问这问那,关心不已。中南海铁面元帅彭德怀对毛远新尚且如此,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1954年毛远新从育英小学毕业,被保送到北京101中学读书,成绩优异。1960年高中毕业,被通知保送到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即哈军工)读书。哈军工是一所20世纪50年代苏联帮助我国建立的尖端军事科学最高学府,许多中央首长的子女都在那里读书,陈赓任院长。毛远新将保送的消息告诉了大伯毛泽东。

毛泽东不以为然,看了毛远新一眼说:“由国家保送上大学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自己考。”1959年李讷就是自己考上北京大学历史系。毛泽东的话激发了毛远新的心劲,他不要录取通知书自己考大学。那一年,19岁的毛远新考上了清华大学无线电系。毛泽东知道后点点头,说:“这才像润莲的儿子。”1961年元月放寒假,毛泽东正在广州主持会议,要毛远新也到广州去。那时候毛远新好几个中小学同学都在广州,他们多是哈军工的学生,一见面都鼓动毛远新到哈军工读书。见到主席,毛远新笑着讲想转学哈军工。毛泽东慈爱地望着毛远新说:“不知陈赓还要不要你。”毛远新高兴地说:“爸爸同意了!”叶剑英的儿子叶选宁一听说这消息,很快打电话给陈赓。当晚即向毛远新转告陈赓在电话中说:“高才生,欢迎欢迎,由他挑系。”

毛远新在清华无线电系读了半年,转学到哈军工导弹系无线电控制专业。

1961年庐山会议,毛泽东曾下山到九江游过一次泳,毛远新跟着去了。处暑时节,长江九江段江面很宽,波涛汹涌,江西干部说出一些理由,劝毛主席不要下水。毛泽东呵呵一笑,指了指毛远新,说:“我们中间他年纪最小,怕不怕?”毛远新大声地说:“不怕。”主席望着大家一笑,言下之意都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