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县知青轶事之一:看到了彗星
[2014-10-16 11:16:08]
浏览次数:[1827]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滕县知青轶事之一


进城拉酒糟看到了彗星

作者系济宁老年大学副校长 陈小波


知青生活中有很多有趣的事。记得有一次去滕县酒厂拉酒糟。当时知青组喂了几头猪,眼看到了冬天,料跟不上了,当年养猪最好的添加剂就是酒糟,就通过关系在酒厂弄了买酒糟的指标。

知青组黄海洋、李庆友、孙忠连、任保民和我来完成此项任务,接到任务大家很高兴,几个月不进城了,顺便还可以改善一下生活。那时运输工具单一,大队有一个25马力的拖拉机,但不适合拉酒糟,经反复研究设计,用两个地排车放上苇席来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去县城的路来回有近50,为了时间,准备了走夜路的马灯和手电,凌晨3点就上路了。 

    深秋的夜晚凉嗖嗖的,加上天黑路不好走, 在马灯微弱的光线下,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走着说着已到了龙阳公社的驻地,离县城越来越近了。这时听到前面有说话的声音,我们就加快了步伐,离前面的人越来越近,就见前面的人在不断地回头看,眼看就追上了,就看这群人又加快了步伐,我们走的越快,他们也走的越快,到后来就看这群人跑了起来。他们越跑,我们越追。前面到了一个村子,看见这群人手里挎着篮子,肩上扛着袋子,都拐弯急匆匆的跑进了村子。

     我们想,这些老乡应该是去县城赶早集东西的,为什么不往城里走反而进村躲起来,难道他们把我们当成强盗了吗?看看当时知青惨兮兮的样子,哪有半点强盗的影子!越思越想越纳闷。

     说着走着,这时天已蒙蒙亮,就看见东边泛起晨曦的天上出现了奇观,从来没见过这种天气现象,天上飘长长白丝带,开始以为是喷气式飞机呢,可这白色的丝带就在那纹丝不动,倒是任保民说这可能是彗星,我在什么书上看到过介绍,好像几十年能出现一次,很难见到的天气现象随着天空放亮,太阳也露出地平线,罕见的彗星也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后来得到了证实,《大众日报》上刊登了出现彗星的消息。

几十里乡间凹凸不平土路,在我们的脚下后移,远远的就看到滕县人民医院高高的烟筒,目的地越来越近了,晨风吹过,空气中飘着蒸包的香气,这时才感到肚子饿了。

    把地排车放在路边,要了四斤猪肉蒸包,每人一大碗粥,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大家吃的那个香呀,这样的蒸包在知青组是吃不到的。

    吃饭的过程中发现,人们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们的地排车,正纳闷时,一个老大爷就对我们说:你们是干啥的?这样不好看呀。噢,我们是知青去县酒厂拉酒糟喂猪的。老人家点了点头,表现出了很无奈的样子。

    老大爷接着说:按当地的风俗习惯,一般家里死了人,用席子一卷,趁天不亮的时候,点着马灯,由年轻力壮的爷们用地排车拉着送火化场火化,你看看你们这行头。

    地排车上放了个苇席筒子,苇席筒子里面还放了穿的胶靴漏在席口,就好像里面躺着个人,地排、马灯、苇席筒和出发的时间正好符合这条件。

我们琢磨了半天,恍然大悟,是挺的。

 回夜晚赶路时,为什么碰到的人见了我们就跑,老乡们真的以为我们是拉着死人去火化厂呢,这时我们心中的谜团才终于解开。

排队装好酒糟以后,已是中午了,在路边店里闻着酒糟的香气,简单吃了点东西,就踏上了回村的路。这时有人提议前面是照相馆,来一次县城不容易,我们照个合影作纪念吧,大家积极响应留下了珍贵的记忆。

回去的路上,拉着满满两车酒糟,吃力地前行,我们议论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就感到即好笑又觉得无知,还感到特别的有趣

酒糟拉回后,小猪有了很好的添加剂,就用气吹起来一样,长势喜人。

现在到酒厂很难闻得到酒糟的特有的香气,大多数酒厂是用酒精进行勾兑,传统的酿酒工艺也不用了,发酵池也成了摆设当作样子,更是看不到酒糟的影子了。

酒糟特有的纯香气味,至今挥之不去,知青生活就像这纯粮食酿造的老酒,越久越醇,点点滴滴不断发生故事堆积,连接起人的一生,更像彗星那长长的白丝带永远挂在了我们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