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狂潮》第三十八集
[2014-10-1 16:44:21]
浏览次数:[1150]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瀚海狂潮》第三十八集

 作者 付士珍


608 格尔木。师部会议室里。清晨。

杜宏和黎娜坐在桌前在谈论着火车站通车典礼的事。

黎娜:“……老杜,格尔木马上就要通火车了,你知道吗?”

杜宏:“噢,布告都已经贴出来了,后天上午十点在火车站举行通车典礼,哎,我说,后天你们那儿能来多少人?”

黎娜:“杜宏,不就是去参加个通车典礼么,还需要这么多人?”

杜宏:“郭总在电话里不是已经说了么,到时候来的人越多越好,这也好显示一下咱们农建师的阵势么。”

黎娜摇了摇头:“工程团和师直单位,我该通知的都通知到了,不过听大部分人讲,都说单位上忙,不一定能够离开,我看指望咱们工程团和师直单位,到时候来不了多少人,哎老杜,郭总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杜宏:“他们昨天夜里搭便车已经来了,估计今天中午就该到了……”

609 格尔木。军垦商场门前。

周亮和程克两个人抱着一大堆床上用品和日用品从大门里走出来。

守候在马车旁边的付国强急忙迎上去:“乖乖,两位是给人家来清仓的吧,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周亮:“这里面不光是豆豆一个人的东西,还有曹顺的,全都买齐了。”

付国强:“怎么,曹顺也要结婚?”

周亮:“肖哥已经说了,他们俩的婚事全靠咱们几个人了。”

付国强:“哎周亮,我听说张少飞他们给各团都下了通知,到后天格尔木至西宁铁路通车典礼那一天,要求每家每户至少要派出一人去参加通车典礼……”

周亮:“哟,咱们农建师那要去多少人啊,这是上级安排的吗?”

付国强:“我跟师政治处打电话问过这件事,他们说,根本没这回事,这纯属张少飞他们自己安排的,所以,我想这里面肯定有文章,你回去以后把这件事给肖哥他们说一声,让他们注意点就行了……”

610  师部会议室里。

杜宏坐在桌前正在看报纸。

郭辉和张少飞推开门走进来。

杜宏:“哟,你们回来了,哎,老牟呢?”

郭辉:“他回连队去了,省里的领导来了吗?”

杜宏:“他们已经来了,待会就过来……”

正说着,一辆轿车驶进院子。停在了会议室门前。

杜宏:“他们来了。”

车上走下来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身着深蓝色中山装,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干部模样的人。

郭辉从门里迎出来:“你们是省里来的领导吧?”

中年男子:“噢,刚才我给你们打过电话……”

郭辉:“听说你们来了,我马上就从外面赶了回来,快快快,请屋里坐,屋里坐。”说着将二位领导让进了会议室。

中年男子:“你就是丁处长吧?”

郭辉指着戴近视眼镜的领导:“请问这位领导是?……”

中年男子:“他是咱们省劳资部的姜部长,也是这次“调配指导小组”的负责人。”

郭辉:“哎呀姜部长,请坐请坐(转身对杜宏),老杜,赶快给领导倒茶。”

姜部长:“丁处长,对于省里这一次制定的“调配计划”……”

张少飞:“姜部长,我们让娄主任转交给你的群众代表“意见书”,你们看到了吧?”

姜部长:““意见书”我们看了,而且我还把你们的要求和意见已经向省里的有关领导做了汇报……”

张少飞:“省里的领导怎么说的?”

姜部长:“跨省份的调动本身就是一件相当复杂的事情,更何况像咱们这样近万人的集体调动,那更是一件很难操作的事情,如果说,现在让山东方面一下子为咱们解决近万人的工作安置问题,这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再说了,你们这批青年大部分都是搞农业的,即使让你们回了山东,无论是从年龄、专业技术都很难寻求到适合自己的工作,这一次省里制定的这个调配计划,也是为了让你们这些人今后能够充分地发挥自己的才能,由个人去选择适合自己的工作单位才这样做的,这样既利于国家又利于个人,所以,省里的领导要求大家一定要在顾全大局的前提下,通过咱们的领导小组和群众代表做好下面的思想工作,让大家心情舒畅地投入到这一次的调配工作当中去……”

张少飞:“姜部长,照你这么说,省里现在就不打算考虑我们调回山东的问题了?”

姜部长:“不完全是这个意思,对于有这种要求的同志,省里的意见是待调配工作结束以后,和山东方面共同协商解决这个问题……”

张少飞:“等到调配工作结束以后,那要等到何年何月啊?”

中年男子:“刚才姜部长把事情讲的已经很清楚了,这不是咱们一个省说了算的问题,既然省里对这件事已经表了态,咱们领导小组应该从全局利益出发,耐心地把事情同大家讲清楚,做好下面的安定工作,你说对吧丁处长?”

一直沉默不语的郭辉面带难色地摇了摇头:“难那,不瞒你们说,在这之前我们也做了不少的工作,不过,有上海、天津等地知青返城的先例,要想说服下面很难那。”

姜部长:“丁处长,如果你们做工作实在有困难的话,等后天通车典礼以后,咱们共同和你们的代表们坐下来,把省里的意图给大家讲清楚,我觉得问题会得到解决的。”

张少飞:“姜部长,如果……”

郭辉急忙挥手打断了他:“噢,少飞,我看咱们就按照姜部长的意思办吧。”

姜部长:“那好,丁处长,过了后天我们就等你们的电话了。”

郭辉将姜部长刚送出门去。张少飞便急切地问道:“郭总,你还真打算……”

郭辉:“少飞,你认为咱们再同他们争执起来会有什么结果吗?”

张少飞:“那后天的通车典礼怎么办?”

郭辉:“计划不变,通车典礼咱们照样参加……”

611  牟阳家门前。

贵子赶着马车和豆豆来到了牟阳家门前。

豆豆跳下车正要进门,姚兰从屋里走出来。

豆豆:“你给她收拾好了吗?”

姚兰:“她还睡着呢,我没叫她。”

豆豆:“哎呀,你赶快叫醒她,你看现在都几点了,等人家卫生队下了班,到哪儿去找大夫?……”

正说着,牟阳从伙房小仓库那边走过来:“豆豆,你们这是要干吗去?”

姚兰:“哎呀牟哥,你可回来了,王艳她刚才有些不舒服,我们正准备要送她去卫生队呢。”

牟阳:“怎么,她快要生了?”

姚兰:“看样子不像,不过,她刚才肚子疼得很厉害,我们担心怕出别的事。”

牟阳推开门走进屋里,他来到床前看了看已经睡着了的王艳,随转身从屋里走出来:“她这不是好好的么,这么早送她去卫生队干吗?等她快要生了的时候再去卫生队也不迟……”

豆豆:“怎么,牟哥你还要走啊?”

牟阳:“省里的领导马上就要到了,我瞅这个空回来看看,如果没什么别的事,待会儿我还得回去,同省里的领导见面……”

豆豆:“牟哥,你们领导小组又不是你一个人,有什么事其他人也照样可以处理么,王艳的预产期已经超过了四五天了,说不定什么时候……”

牟阳:“你懂什么?预产期超四五天算什么?有的超十天半个月的多的是,到她该生的时候,她自然会生的,噢,你们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这儿的事由我来安排。姚兰,你到前面去把她姐姐叫过来,让她帮着你照顾她。”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打钱递给了姚兰:“待会儿她醒了,你把这两千块钱当着她姐姐的面交给她,就说这是王明怀给她的赎罪的钱……”

豆豆:“牟哥,你不能这样做,你这不是把王艳往火坑里推吗?”

牟阳:“你走吧,这儿没你的事了,姚兰,你赶快去,我在这儿等你。”

612  连队。小会议室里。

肖杨和周亮正在清点从前面仓库运过来的镰刀,豆豆将牟阳给姚兰钱的事告诉了肖杨。

肖杨:“他简直是发疯了!他也不想一想,他接受了冯一谋这个钱的后果。”

曹顺:“肖哥,这钱说什么也不能让姚兰给王艳,她会受不了的。”

肖杨:“豆豆,你们俩赶快到前面去截住姚兰,让她先不要到牟阳那儿去,你们就说指导员找她有事,让她们马上到连部去,我在那儿等你们……”

613 师部会议室里。当天下午。

郭辉、张少飞、牟阳和杜宏四个人在谈论着省“指导小组”的事。

牟阳:“……省里的领导已经来过了?他们是怎么说的?”

张少飞:“他们答应把问题往上反映,但是,什么时候能够给答复,他们也决定不了。”

牟阳:“这件事,咱们的群众代表们知道了吗?”

张少飞:“当时,好多代表都在这儿,他们对这个答复当然不满意了,不仅如此,他们还当着省领导的面和我们几个都吵了起来。”

牟阳:“事情在这儿明摆着么,回山东这件事,不像有些人所想象的那么简单,既然他们已经答复往上面反映,那咱们就再等等看吧。”

郭辉:“噢,趁着咱们几个人都在这儿,咱们商量一下后天参加格尔木铁路通车典礼的事吧。”

杜宏:“工程团和师直单位,到时候来个一二百人不成问题,二团和三团我在电话里已经通知到了,明天上午人数就能报上来。”

牟阳:“咱们组织这么多人去参加通车典礼合适吗?”

张少飞:“对这件事我和代表们已经请示了丁处长,他说师里的领导同意咱们的意见,而且还要求咱们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得有声有色的。”

郭辉:“噢,老牟,代表们都说了,到时候你还得带着咱们的彩车打头阵呢。”

牟阳:“彩车?什么彩车?”

郭辉:“代表们一致要求,这一次参加通车典礼一定要把咱们农建师的特色展现出来,到时候把你那辆马车插上彩旗,,把它装扮的漂漂亮亮的,敲着锣打着鼓走在整个队伍的最前面,显示一下咱们农建师特有的风威。”

牟阳:“咱们农建师有的是汽车和拖拉机,干吗非要用马车?那不是出洋相么?”

郭辉:“哎,老牟,这可是咱们领导小组和群众代表集体研究决定的,到时候,作为你这位“领头羊”,大家可就看你的了……”

牟阳燃着一支烟,没吱声。

614 连队。炊事班宿舍里。当晚。

罗文和陆班正在谈论着食堂麦收前的伙食准备情况。

罗文:“……陆班,麦收期间所需要的肉类和蔬菜准备的怎么样了?”

陆班:“二十只羊和两头猪够咱们吃十天半个月的,土豆,卷心菜和大萝卜对付整个麦收不成问题,现在最关键的是面粉进不来,成了一个大问题……”

罗文:“怎么回事?”

陆班:“面粉加工厂最近因为设备大修,面粉供应非常紧张,前几天我们赶着车连续到加工连去了两三趟,结果都放空回来了,现在别说麦收了,就连眼前吃的都已经成问题了。”

罗文:“那怎么行,如果食堂里断了面粉,让大家吃什么?”

陆班:“昨天咱们已经通过徐团长和部队上说好了,先从他们那儿借上60袋面粉先吃着,等加工厂那边有了面粉,咱们再还给人家。”

罗文:“那赶快派车去拉么。”

陆班:“我已经和贵子说好了,等明天早上他的马车修好了,我们马上就去格尔木……”

615 格尔木。刑警队办公室里。白日。

高队长坐在桌前正在抄写材料。

邢丽推开门走进来:“高队,你看谁来了?”

高队长:“哟,赵大队长,真是稀客呀,来来来,快请坐,请坐。”

赵大队:“高队长,我这次来是为了处理一个案子,据说是你亲自办理的……”

高队长:“是我亲自办理的?谁呀?”

赵大队:“农建师一团的叶凡。”

高队长:“对对对,这个案子是我办理的。”

赵大队:“据说,他是以现行反革命的罪名被关押在看守所里,对吧?”

高队长:“是的。”

赵大队:“移交检察院了吗?”

高队长:“还没有,因为有些证人和证词还有待于落实。”

赵大队:“噢,既然是这样,高队长,你现在马上安排一下,咱们共同处理一下这个案子。”

616  格尔木看守所审讯室里。

桌前坐着赵大队、高队长和邢丽三个人。

叶凡被两位看守人员带进审讯室,坐在了桌前的椅子上。

赵大队:“卸掉他的刑具。”

两位看守打开了叶凡的手铐和脚镣,退出了审讯室。

赵大队:“叶凡,你知道你犯的是什么罪吗?”

叶凡:“不知道。”

赵大队拿起桌上的一份供词:“这是你写的供词吗?”

叶凡:“我说了,我没有罪,我怎么会写什么供词呢?”

赵大队:“这上面有你的签名和手印。”

叶凡:“按我的文化程度,我不会让别人替我写什么供词的,更不用说本人的签名了,至于这一份供词的来历,你们应该去问一问当时对我进行刑讯逼供的那些人。”

赵大队:“当时刑讯逼供的那些人都是谁?”

叶凡:“谢兵、康萝卜和任国忠。”

赵大队朝门外喊了一声:“把他们带进来。”

门开处,两位刑警分别押着康萝卜和任国忠走了进来。

赵大队:“报一下你们的姓名。”

康萝卜和任国忠各自报了自己的姓名。

赵大队:“叶凡,你说的是他们两个人吗?”

叶凡转脸看了看他们:“对,就是他们俩,还有一个谢兵,奸污我们连女青年的谢兵。”

赵大队朝叶凡身边的两位看守说道:“把他带下去。”

赵大队:“任国忠,你们三个人在什么地方审讯的叶凡?”

任国忠:“在畜牧连红垦兵办公室里。”

赵大队:“你们是采用什么方式对他进行审讯的?”

任国忠:“吊打、坐老虎凳、压杠子。”

赵大队:“你们采用这些酷刑对他进行逼供,一共有多长时间?”

任国忠:“从头一天晚上八点一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

赵大队:“叶凡的那份‘供词’是怎么回事?”

任国忠:“供词是我写的,包括上面叶凡的签名。”

赵大队:“上面的手印呢?”

康萝卜:“上面的手印是在叶凡被打昏过去之后,我抓住叶凡的手在上面按得。”

赵大队转脸朝邢丽使了个眼色。

邢丽:“任国忠、康萝卜你们过来看一下笔录。”

二人走到桌前各自拿起笔录看了看,又放在了桌子上。

赵大队:“上面写的都属实吗?”

二人同声答道:“属实。”

赵大队:“高队长,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高队长望着桌上的笔录,摇了摇头没吱声。

邢丽:“签字。”

康萝卜和任国忠分别在自己的笔录上签了字,并按上了手印。

赵大队:“把他们带下去。”

赵大队:“高队长,揭发叶凡的现场证人和证词你们核实过没有?”

高队长:“噢,当时他们说现场证人出差了。”

赵大队:“他叫什么名字?”

高队长:“他叫马德昌。”

赵大队:“带马德昌。”

马德昌被带进了审讯室。

赵大队:“高队长,这个人还是由你来审吧。”

高队长直了直身子:“马德昌,这些日子你干什么去了?”

马德昌:“我一直在师部保卫处里,我哪儿也没去。”

高队长:“你和叶凡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他所讲的那些反动言论,你是现场证人,对吧?”

马德昌:“是的。”

高队长从桌子上拿起一份揭发材料在马德昌面前晃了晃:“马德昌,这是当初你写的揭发材料,对不对?”

马德昌:“是我写的。”

高队长:“好,你现在再把你们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叶凡所讲的那些反动言论再叙述一遍。”

马德昌:“当时,在我们俩谈到文革这个话题的时候,是我引用了一句老俗语……”

高队长:“你说什么?是你引用了一句老俗语?那叶凡呢?他说什么了?”

马德昌:“他只是跟着我重复了一句……”

高队长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那为什么在你的揭发材料里面,你说是叶凡他说的?”

马德昌:“那天晚上,我和叶凡两个人喝酒,以至于刚才我所说的那些话,还有当时突然闯进门来的那两位看守,这全都是冯一谋事先安排好了的,不信你可以去问问那两个看守……”

赵大队:“那两位看守叫什么名字?”

马德昌:“他们是机务连的六子和柱子。”

赵大队从桌子上拿起两份材料放在了高队长面前:“高队长,这就是马德昌所说的那两位看守人员的证词,你看看吧。”

高队长看了两份证词没吱声。

邢丽:“马德昌,对你刚才所讲的那些话,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马德昌:“那当然,我甘愿负法律责任。”说着拿起桌上的笔录看了看,随即在上面签了字,并按上了手印。

赵大队:“把他带下去。”

高队长:“赵大队,我就不明白,叶凡既然是被冤枉的,那为什么在批判大会上不申辩,而且还甘愿默认呢?”

赵大队:“高队长,对这个问题,让我来给你解释。”说着,他从一个透明的玻璃纸袋里取出了那个安泡药瓶放在了桌子上:“那是因为当时有人用麻醉剂封住了他的咽喉……”

高队长一怔:“谁?”

赵大队:“师部医院里的护士长刘芬,她是张少飞的表姐,当时,冯一谋特意安排她去给叶凡做了这么一个手脚,这个安泡我们已经鉴定过了,这上面的指纹就是她的。”

高队长:“这些可恶的家伙,赵大队,你看这事……”

赵大队站起身:“高队长,对于这个案子,咱们现在可以向局里的领导汇报了……”

617  连部里。

罗文看完了肖扬他们同海南农林局园艺场签订的合同书之后:“太好了!问题都解决了,人家不光给咱们提供技术上的服务,而且还协助咱们同有关的医药单位签订购货合同……”

肖扬:“指导员,徐团长那儿的面粉拉回来了吗?”

罗文:“还没有,我听陆班说,他和贵子正在修马车呢,好了以后马上就去格尔木……”

正说着,丁力急匆匆地从门外走进来:“指导员,你赶快去看看吧,牟阳和陆班因为马车的事吵起来了……”

618  马车班门前。

陆华:“……牟哥,这个车你不能用,咱们伙房急等着去格尔木拉面粉,如果今天再不把面粉拉回来,食堂就要断顿了。”

牟阳:“咱们连队拉面粉重要还是参加格尔木铁路通车典礼重要?这可是师里领导小组决定了的事。”

陆华:“我不管你们领导小组不领导小组,我是炊事班长,我就知道得让战士们吃上饭。”

牟阳转身对正在修车的贵子:“贵子,这车你不要再修了,刹车绳前些日子我已经修过了。”说着拿起车厢里的刹车绳扔在了车下面。

陆华:“牟哥,你也有点太霸道了,这车是咱们连队的车,不是你牟阳的车,你眼里还有没有连队领导?”

牟阳:“我是师部领导小组成员,别说是用连队的马车,我就是用团里的汽车也是一句话的事,贵子,把马鞭子给我拿过来!”

“牟阳,这车你不能用。”罗文和肖杨急匆匆地走过来。

牟阳转脸看着罗文:“我为什么不能用?”

罗文:“咱们的拖拉机送到机务连大修去了,食堂急等着用它到格尔木去拉面粉,如果你把车赶走了,大伙吃饭怎么办?”

牟阳:“这我就管不着了,有什么话你们到领导小组去说吧。”

丁力:“牟阳!你别拿着领导小组的人来吓唬我们,他们想用车该找谁就找谁去,我们这儿不伺候!贵子,修车!”说着抱起刹车绳扔在贵子身边。

牟阳一脚将地上的刹车绳踢在了一边:“这车我今天用定了!谁要是和我牟阳过不去,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说着拿起马鞭坐上了马车。

丁力冲过来,一把抓住辕马的缰绳:“不能走!”

牟阳跳下车来,当胸就给了丁力一拳:“你想找死?!”

丁力一把抓住了牟阳的衣领:“姓牟的!当了个屁大的官儿长脾气了,告诉你,别人怕你,我丁力可不吃你那一套!”

肖杨:“丁力!放开他,让他走!”

牟阳瞪了丁力一眼,扬起鞭子朝前面的川马抽了一鞭子:“驾!”赶着车走了……

619  凌晨。

二团和三团一些战士已经聚集到了师部招待所门前。

郭辉和张少飞站在人群的一边正同黎娜几个人在低声议论着。

郭辉:“……黎娜,杜宏他们的人到了吗?”

黎娜:“没有,昨天晚上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听口气,对这件事他有点犹豫,刚才我又给他打了几次电话,对方一直没人接。”

张少飞:“这个王八蛋,关键的时候他软蛋了。”

程刚:“郭总,就咱们现在来的人就已经不少了,再加上一团牟阳他们的人,少说也得有二三百人,去参加通车典礼,干吗还要去那么多人?”

郭辉:“咱们农建师是个大单位,多去些人也好显示显示咱们的威风么。”(将张少飞拉到一边悄声地)少飞,刚才我听人说,付国强带着师部宣传队的一些人去了师部大院……”

张少飞:“他们到师部大院去干吗?”

郭辉:“搞不好,他们已经听说了咱们的行动计划,对这件事,在咱们的代表中本身就有分歧,一但付国强他们出面干涉,势必 会给咱们造成被动,所以,趁他们还没有行动,咱们必须抢在他们的前面提前进入典礼会场,哎,牟阳他们的人什么时候到?”

张少飞:“昨天晚上定的,今天早上7点钟,咱们在军垦商场门前会合。”

郭辉看了下手表:“噢,时间差不多了,招呼咱们的人马上出发!”

620 格尔木火车站。清晨。

车站里里外外张灯结彩,彩旗飞扬。

站前的轨道上,一部崭新的机车头上悬挂着毛主席的巨幅画像,披挂着彩绸与红花,拖挂着一列长长的车厢,喷吐着白色的蒸气,在等待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

车站广场上,来自省内外的各级领导、新闻记者和前来参加通车典礼的各条战线上的代表,相继步入候车大厅……

通车典礼会场设在了机车头旁边的站台上。

车站钟楼上的大钟时针指向九点整。

此刻,在通往车站广场的大道上,突然走来了一支观礼队伍,队伍最前面是一辆插着彩旗、满载着一车青年男女的马车,赶车人是牟阳。紧随在后面的是郭辉和张少飞,他们带领着数百名男女知青,一路浩浩荡荡地直奔广场而来……

这支突如其来的队伍顿时引起了站前担任警卫的武警战士们的注意。

“拦住他们!”指挥员一声令下,武警战士们一字排开,横在了路面上,示意对方停止前进。

马车停了下来,队伍也停了下来。

郭辉从后面跑了过来:“怎么回事?”

指挥员:“你们来参加通车典礼,上面有安排吗?”

黎娜:“观看通车典礼还要由上面安排,这是谁的规定?”

指挥员:“对不起,这是通车典礼指挥部的命令,没有指挥部发放的观礼证,一律不准进入会场。”

张少飞:“我们是农建师的代表,为什么不让我们参加通车典礼?你们的领导在哪儿?走,咱们见你们领导去。”

指挥员:“对不起,我们是在执行公务,请你们理解我们……”

代表甲:“弟兄们,听到了没有,人家不让咱们进怎么办?”

“和他们罗嗦什么?冲进去!”在几位代表的喊叫声中,十几位男女青年冲向横在路当中的武警战士……

指挥员:“不能让他们进去!”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数十名武警战士挽起臂膀,搭起了一道人墙,横在了路面上,任凭对方如何的厮扯、冲撞,战士们挺身而立、岿然不动。

牟阳跳下马车走到郭辉面前:“郭辉,你们这是干什么?咱们是来参加通车典礼的,又不是来闹事的,这样做影响多不好,让咱们的人赶快撤回来!”

郭辉:“老牟你看到了吧,他们根本就不把咱们农建师的人放在眼里,这能怨咱们的人闹事吗?老牟,用咱们的马车开路冲进去!”

牟阳:“胡闹!广场里那么多人,马车一动会出人命的!……”

正说着,辕马的屁股后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受惊的辕马猛地尥起后蹄又踢又蹦,驾起马车朝前冲去……

“快闪开!马惊啦!”有人惊呼道。

牟阳回头一看,惊呆了,他疾步冲向马车,不顾一切地跳上车去。

路上的人们慌乱地朝路两边躲去……

惊了的马车载着十几位青年男女在一片惊恐地喊叫声中疯狂地朝着车站广场冲去……

随着狂奔的马车,张少飞带领着队伍冲向广场,向候车大厅里拥去……

走在队伍最后面的程刚惊异地望着眼前的情景,突然朝他身后的战友摆了摆手:“停下!停下!大家先不要动!”

杜宏突然从人群里冒出来:“程刚,情况不对呀,这哪儿是来参加通车典礼的,这不纯粹是来玩命的吗?”

程刚:“大家都听着,咱们的人现在谁也不要过去,待会儿看看情况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