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狂潮》第三十七集
[2014-10-1 16:40:40]
浏览次数:[1156]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瀚海狂潮》第三十七集

作者  付士珍 


593 师部医院。刘芬办公室里。当晚。

刘芬:“……肖肖,前几天,少飞到连队里找过你,你知道吗?”

肖肖:“我听说了,当时我不在连队里,我到团部一个老乡家串门去了。”

刘芬:“我听少飞说,前些日子你们俩又闹别扭了,哎呀,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吵吵闹闹的,我听说了以后,让我狠狠地训了他一顿,肖肖,有些事你要理解他……”

肖肖:“我理解他,他理解我吗?我现在已经是怀孕八个多月的人了,他只顾他自己,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间仓库里,他还是人吗?……”

正说着,张少飞推开门走进来:“谁说我不管你的事了?前几天我到连里去找你,就是想和你商量商量你的事……”

肖肖:“商量我的事?说吧,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张少飞:“志国,你和姚兰先出去一下。”

肖肖:“你让他们出去干吗?要不是他们俩陪着我,我还不来呢。”

刘芬:“哎呀,有话慢慢说么,有什么事不好商量的。”

张少飞:“肖肖,你知道我现在挺忙的,就我们这一批青年的工作分配问题,全师近万名青年的眼睛都在看着我们,我们的责任不轻啊,这不,明天我和牟阳他们又要去西宁,同省里的领导交涉有关青年的调动问题,这一去又不知道几天才能回来,我有心想照顾你,唉,真是力不从心啊,所以我跟表姐商量了一下,打算让你先到我姑妈那里去……”

肖肖:“让我到你姑妈那里去?”

张少飞:“对,这事前些日子表姐已经给我姑妈去信说好了,让她先暂时照顾照顾你,等我这边的工作安置问题一解决,马上就把你接过来。”

肖肖:“你去把我接回来?张少飞,你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你的话我还能相信吗?在青岛咱们俩分手的时候,你不同样也信誓旦旦地对我说要经常给我写信的,年底探亲还要同我结婚,可你又是怎么做的?你还不清楚吗?”

张少飞:“我说,咱们不再提过去的事了好不好?肖肖,这一次你放心,我绝不会欺骗你的。”

肖肖转脸看了看姚兰。

姚兰:“噢,我看少飞哥说的也是,你看他整天忙的,哪儿有时间照顾你,我看这样做也不是不可以的。”

肖肖沉默片刻:“张少飞,我看在你表姐和志国哥的面子上,我再相信你这一次,不过我可有个条件……”

张少飞:“什么条件?”

肖肖:“第一,你让我回去,你必须保证我的旅途安全。”

张少飞:“这个没问题,到时候,我可以亲自把你送到火车上去。”

肖肖:“第二,你必须当着大家的面给我写一个承诺,等你的工作安排好了以后,马上把我从你姑妈那儿接回来。”

张少飞:“既然我当着这些人的面已经答应了你,你还要我写什么承诺?”

肖肖:“张少飞,我让你把我给哄怕了,这一回我不得不这么做。”

张少飞:“好好好,我写,我写。”说着,拿起桌子上的笔和纸写下了他的承诺,“你看看,这样行不行?”

肖肖拿起承诺看了看:“按上你的手印。”

张少飞:“哎呀肖肖,上面有我的签名不就行了,到时候我还能不认账?”

肖肖:“你按不按?不按我走了。”

刘芬:“叫你按你就按呗,你名字都签了,再按个手印又怎么了?”说着,她从抽屉里取出一盒印泥放在了桌子上。

张少飞哭笑不得地:“哎呀肖肖,我真是服了你了。”说着,在承诺上重重地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肖肖从桌上拿起那份承诺:“表姐,你是唯一能管得住他的人,我请你给我当个证人,在这上面签上你的名字,按个手印。”

刘芬稍一犹豫:“行,表姐给你当证人。”说着拿起笔在上面签了字,并按了手印,“哎?少飞,你们不是明天就要去西宁吗?既然事情已经定了,干脆让肖肖和你们一起走,到了西宁你也好去送送她。”

肖肖将“承诺”装进口袋:“志国,你现在就送我回连队去,收拾一下东西,明天一早咱们在汽车站见面……”

594 机务连材料室里。当晚。

李保管坐在桌前正在记账。

康萝卜推开门走了进来:“老李,你今天晚上请客?”

李保管吱唔地:“噢,你来了。”

康萝卜:“任国忠呢,他来了吗?”

李保管:“他早来了,他在里面套间里等着你呢。”说完,随朝后面小库房那边高声喊道:“任国忠,康队长来啦!”

康萝卜走到小库房门前,推开门走了进去,还未等他看清屋里的人影,便被站在门边的两位刑警一个撇子将他摔倒在地上,两只有力的手掐住他的脖子,把他的头按在了地上……

“干,干吗?你们要干吗?……”康萝卜双膝跪倒在地,额头顶在地面上喊叫着。

一位刑警用手宰住他的头发硬是将他的头抬起来,让他望着坐在桌前的赵大队和邢丽。

康萝卜惊恐地:“你,你们要干吗?”

“把他铐起来!”赵大队厉声地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一副铮亮的手铐铐在了康萝卜的手腕上。

康萝卜顿时给吓傻了:“我、我、我怎么了?我犯了什么法?”

赵大队指了指蹲在墙角的任国忠:“你认识他吗?”

康萝卜歪头看了看蹲在墙角低头不语的任国忠,朝赵大队点了点头。

赵大队:“你犯了什么法?你自己所干的坏事,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康萝卜:“我,我干什么坏事了?”

赵大队:“密谋掩护犯罪分子王明怀和谢兵畏罪潜逃有没有你?私设公堂,对叶凡进行刑讯逼供有没有你?非法绑架,关押冯月华有没有你?!……”

康萝卜:“这这这,这都是冯一谋和张少飞让我们干的……”

赵大队:“闭嘴!我就问你,干这些坏事有没有你?!”

康萝卜:“有我有我。”

赵大队:“这些年,你跟着冯一谋、张少飞几个人打着造反派的名义,为虎作伥、无恶不作,干尽了坏事,你以为法律就那么软弱可欺吗?我实话告诉你康建华,就凭你所作的这些恶,你完全够蹲大狱的料了……”

康萝卜“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我我我,我坦白,我交待,我痛改前非行不行?”

赵大队:“起来!坐在那儿!把你这些年跟着冯一谋、张少飞他们所干的坏事统统都讲出来!”

595 连队。连部里。当晚。

罗文和肖杨在等待着肖肖他们回来。

肖杨:“……指导员,如果张少飞要是强行把肖肖留在那儿,让她跟着他明天一块去西宁怎么办?”

罗文:“不可能,如果他要是那样做的话,那就等于彻底地暴露了他欺骗肖肖的丑恶嘴脸,我想,张少飞不会那么蠢的,因为他知道,在肖肖的背后,有咱们这些人在为她撑腰,他要是明目张胆地那么做,别说他人带不走,反而还会影响到他们去西宁的计划。”

肖杨:“让张少飞在承诺上签字按手印,他能干吗?”

罗文:“对这件事我也反复考虑过,现在让咱们的人去直接接触张少飞,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更何况他明天就要去西宁了,他这一走,什么时候回来那就不好说了,利用肖肖这件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至于这件事能否成功,那要看肖肖和姚兰她们两个人如何去演这场戏了……”

正说着,豆豆猛地推开门走进来:“成功了!咱们成功了!”

罗文和肖杨激动地同时从桌前站起来。

豆豆将张少飞写的那份“承诺”“啪”地一下放在了桌子上:“你们看,这上面不光有张少飞的签字和手印,还有他表姐的签名和手印。”

罗文拿起“承诺”看了看:“好啊,这事干的漂亮,这一下可以说是一箭双雕啊。”

596  格尔木汽车站。清晨。

张少飞站在大门前以焦灼的目光注视着马路上过往的车辆。

郭辉从大门里走出来:“你还在等她?”

张少飞深深地吁出了一口气,没吱声。

郭辉:“马上就要开车了,到现在她还不来,恐怕她不会来了。”

张少飞:“我真不明白,她要是诚心地戏弄我,昨天晚上她跑了来让我给她写那个承诺干什么?”

郭辉:“如果说,她要是仅仅想要耍弄你那还倒无所谓,如果他想用那个承诺做点文章的话,那你可就失算了,少飞,我早就说过,你是斗不过肖杨的。”

张少飞:“那好啊,他只要能把肖肖的事全揽下来,我还求之不得呢。”说完,他将手中的烟蒂狠狠地捏碎之后扔在了地上……

597 连队。小会议室里。

赵大队看着那份承诺:“……罗指导员,这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想不到,这件事你们干的这么漂亮。”

罗文:“这都是肖杨和他妹妹的功劳。”

孙正军:“那个白志国昨天晚上从格尔木回来了吗?”

罗文:“回来了,刚才有人来告诉我,他现在还在宿舍里睡觉呢,怎么,你们要找他吗?”

赵大队:“白志国现在暂时先不要去惊动他,咱们可以派人在暗中盯住他,随时掌握他的活动情况。”

孙正军:“肖哥,我听国强说,你们想在麦收前把肖肖的婚事办了是吗?”

肖杨:“有这个打算。”

孙正军:“到时候可别忘了请我们喝喜酒啊。”

肖杨:“看你说的,我要是把你给忘了,从国强那儿也不会愿意我的。”

赵大队:“依我说,到肖肖结婚的时候,还有一位重要的人物你们也应该把他请了来……”

肖杨:“谁?”

赵大队:“张少飞。”

在座的人一怔。

孙正军:“赵大队,你可真会开玩笑。”

赵大队:“我可不是给你们开玩笑,我说的这是真话,你们想想肖肖能有今天,在某种程度上讲也有张少飞的一份苦劳啊,在肖肖大喜的日子里,如果你们要是把他冷落在了一边,那对他也有点太不公平了吧?……”

598  团部会议室里。

齐政委正在组织召开由各连队负责人参加的麦收筹备会议。

聂团长:“……同志们,现在地里的麦子已经大面积的成熟了,麦收战役即将打响,但是,今年咱们所面临的形势与往年更是有所不同,文化大革命已经给咱们留下了难以治愈的创伤,现在咱们又面临着即将开始的人员工作调配问题,这些不利因素都将会给咱们的麦收工作带来极大的困难,所以,这对于咱们每一个党员干部都是一场最严峻的考验,罗指导员,你们五连对今年麦收工作有什么打算?”

罗文:“我和几个支部委员已经商量过了,除了最大限度地组织动员本连队的人员投入麦收之外,同时还要把所有的干部、老兵家属都组织起来,作为一个政治任务,全部投入到麦收当中去,再就是我们还要通过一些社会关系,同部队和地方单位取得联系,向人家求援吧,让他们伸出援助之手,利用他们的休息日来支援咱们的麦收,现在,我们麦收之前的准备工作已经基本上准备就绪。”

聂团长:“你们的这些做法很好,我觉得其它的连队也可以效仿你们的做法,来确保今年麦收工作的顺利进行。”

罗文:“聂团长,今年我们连光实验田就有100亩,收割起来难度相当大,而且还要保证收割质量,所以我想,这一次团里是不是?……”

孙秘书:“在今年这个特定的环境下,团机关的各级领导在今年的麦收期间都做好了脱一层皮,掉几斤肉的思想准备,决心同连队里的战士们共同作战,把地里的粮食夺回来。”

聂团长:“罗指导员,现在团机关包括我在内一共有60人,我们打算开赴的第一战场就是你们连的实验田,到时候我就住在你们的连队里,麦收不结束,我绝不回我的办公室……”

599 连队。会议室里。当晚。

罗文召集了由支部委员和几位排长参加的支部扩大会议。

罗文:“……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团领导已经表了态,团机关将组织60人来参加咱们连的麦收,这一下可就解决咱们的大问题了。”

肖杨:“指导员,咱们打算什么时候动镰?”

罗文:“昨天我和几个排长到地里转了转,麦子大面积成熟看来还需要六七天的时间,所以咱们必须在这几天里抓紧时间把有些该办的事情办了,一旦麦收一开始,其它的事咱们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田钧:“不是说部队上还要来人帮咱们割麦子吗?”

肖杨:“这事我已经和徐团长联系好了,他们打算利用车队休整的时间来帮咱们突击上两天,到时候他们不光来人,还带几部卡车一块来,帮咱们往场里运麦子。”

田均:“好啊,到时候咱们这儿可就热闹了,哎?指导员,咱们的新房已经盖好了,下面好多人都在关心着这件事,咱们是不是在麦收之前,把新房分下去……”

罗文:“噢,我正想给你们商量这件事情呢,这一段时间咱们连写结婚申请报告的有八对,连里已经把报告给他们报上去了,估计这一两天就要批下来了,现在咱们一共有十间新房,我想这八对,再加上牟阳,还有……噢,杨梆子,这一次他也递交了住房申请,你们看?……”

沉默片刻之后,肖杨说道:“对这件事我谈点我个人的看法,杨梆子在文革期间跟着张少飞他们搞无政府主义,是做了一些错事,非法同居、非法结婚这是事实,不过在这一段时间,他不仅同张少飞一帮人划清了界线,而且还能坚持出工干活,对自己过去的错误做法有了悔改的表现,所以我认为咱们这一次可以考虑他的住房问题。”

600 西宁。省政府办公室里。

娄如松和闫政委正在交谈着。

娄如松:“……老闫,文革期间造反派把你们师里的几个头头可没少折腾了。”

闫政委:“噢,喷气式飞机也坐了,少林武功里的“骑马蹲裆式”的功夫咱们也练过了,拳打脚踢的滋味也尝过了,唉,让咱们脱胎换骨,触及一下灵魂有什么不好?”哎?娄主任,我们的报告……”

桌上的电话铃响了。

娄如松拿起电话:“喂?什么事?……你让他们到接待室去吧,我待会就过去。”放下了电话,“老闫,你们的报告常委会上已经通过了,你再耐心等两天,我一定会让你带着省里的批文去见罗指导员他们的……”

601  接待室里面坐着张少飞、牟阳和郭辉三个人。

张少飞:“……娄组长,你还认识我们吗?”

娄如松:“噢,刚才要求见领导的就是你们?”

牟阳:“老娄,我们三个都是师里“调配领导小组”的成员,这一次我们是代表青年们来向省领导反映问题的。”

娄如松:“牟阳,你们到这儿来要反映什么问题?”

张少飞从挎包里掏出那份“意见书”递给了娄如松:“娄组长,这是群众代表联名写的“意见书”,你看看吧。”

娄如松看完了“意见书”之后:“关于你们工作调配的问题,省里已经专门成立了指导小组,这几天,他们就要带着具体的调配计划到你们那儿去,你们有什么要求和想法,可以直接向他们反映。”

郭辉:“娄组长,现在的问题是青年们的要求并不在于省里的调配计划,而是大家一致要求调回山东的问题,所以说,即便是省里的指导小组去了我们那儿,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娄如松:“要求调回山东去可不是一句话的事,对于这个问题也不是省里的哪个领导说了算的事,这需要两个省进行协商才能解决的,对于这个问题,我的意见是你们先回去,等指导小组的同志去了以后,你们可以把你们的要求向他们提出来,然后再逐级向上面反映,这才是最妥善的处理办法。”

牟阳:“老娄,既然我们已经来了,你看?……”

娄如松略一沉吟:“不然,你们把“意见书”放在我这儿吧,我负责给你们转交给指导小组的负责人,至于这个问题如何处理,你们听听他们的意见再说吧……”

602 西宁。军垦办事处206号房间里。

郭辉、张少飞和牟阳三个人在谈论着和娄如松见面的事。

牟阳:“……听老娄说,回山东这件事得需要两个省协商解决,看来这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啊。”

郭辉:“这要看省里的领导对这件事持什么态度了,如果他们真想办这件事,省里可以派出工作组到咱们山东去协商么,上海和北京的知青都已经返城了,不是没有这个先例,咱们为什么不可以?”

张少飞:“我觉得从这一次省里为咱们制定的这个调配计划来看,省里的领导本身就不想放咱们这批青年回去,有这个因素在里面,我想省里肯定不会积极地为咱们做这件事的。”

牟阳:“依我看,既然老娄已经说了,省里的指导小组这两天就要到咱们那儿去,还不如咱们回格尔木去等他们,到时候面对面地把咱们要求提出来,让他们再往上面反映,我觉得这样做也不是不可以……”

郭辉:“老牟,我怎么觉得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和你在群众代表会上的表态有点不一致呀?你是不是见了娄组长之后思想动摇了?”

牟阳:“你这是说到哪儿去了?我刚才说的和会上的表态并不矛盾,对于那些坚持要回山东的青年,咱们还是要为他们积极争取的,对于这一点我的态度是绝不会改变的……”

206号姓牟的,到下面值班室接电话!”就在这时,有人在门外喊道。

“来了来了。”牟阳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郭辉:“少飞,你跟着他去看看,是谁给他来的电话……”

603 西宁。某餐馆。晚上。

郭辉和张少飞在喝酒。

张少飞:“……郭总,王明怀这小子已经被咱们保卫处给抓起来了。”

郭辉:“姓冯的让高队长出面去找夏处长,不就是为了这件事么。”

张少飞:“高队长出面,你觉得事情能平息的了吗?”

郭辉:“我看希望不大,夏处长这个人我早就听说过他,办事原则性很强,对于这件事他绝不会在里面和稀泥的,少飞,就这件事,不知道你想过没有,一旦诉之于法律,你和我都要跟着受牵连的……”

张少飞:“怎么讲?”

郭辉:“你我三番五次地协助王明怀逃跑,就这一条咱们就难逃其咎。”

张少飞:“那怎么办?”

郭辉:“没有别的办法,现在只有尽快促成大返城,抓紧时间离开这里,才能摆脱厄运。”

张少飞沉默片刻:“唉,我真后悔,当初我就不该到这儿来……”

郭辉:“那是,你不像我,家庭出身不好,招工、升学根本就没我的份儿,不过话又说过来了,即便是咱们不到这儿来,就咱们这些人还不照样卷入到“文革”这场荒唐的闹剧里去么,招工升学照样无望,唉,说不定这个时候,我已经下乡去了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去了,我听说他们下乡知青比咱们还苦呢。”

张少飞苦涩地摇了摇头:“这或许就是咱们这一代人的命运吧……”

郭辉:“少飞,看来这一次通车典礼对咱们来说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604  北草原。桑巴帐房附近的羊圈里。

曹顺和马德昌两个人在利用清理羊圈休息的空当闲聊着。

马德昌:“……曹顺,前几天你说让我跟着你干一件大事,什么大事?”

曹顺说:“有件事,我还没考虑成熟,等我想好了……”

马德昌:“哎呀我说曹顺,什么大不了的事还值得你如此大动脑筋?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我还能替你出出主意呢。”

曹顺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用铅笔勾勒的草图递给了马德昌:“你看看吧,我让你跟我干的大事全在这张图上呢。”

马德昌接过图纸看了看,摇摇头:“乖乖,又是圈又是点的,曹顺,我怎么越看越像座山刁手里拿的那张联络图啊?”

曹顺:“我看,你在部队上当了那几年兵白瞎了,你连这张图都看不懂,你看这儿(用手指着一处用双线圈成的长方形的空间)这就是咱们连队东面的那片沙柳包群,东面、北面和南面全是高高的沙柳包,围在中间的足有两平方公里未被开发的沙土地,如果把它利用起来,那可是一片很有价值的黄金宝地……”

马德昌:“噢,就那片寸草不生的沙土地,且不说引水是一个大难题,要是在里面种庄稼,干脆地说连种子都收不回来,曹顺,你就别在那儿瞎想了,那要是块黄金宝地,也等不到今天你去做文章了……”

曹顺:“哎,我可没说要在里面种庄稼,老马,我问你在咱们这个地区,抗旱、抗风沙能力最强的植物是什么?”

马德昌:“红柳、白刺果还有骆驼草这还用问么,你总不能去种这些玩意儿吧?”

曹顺:“哎,还真叫你说着了,我打算在里面种枸杞子,枸杞子不仅可以为国家提供大量的药材,而且还可以改变咱们这儿的气候条件,又绿化了环境,这对于今后在咱们这儿建立生态园会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马德昌惊异地望着曹顺:“好哇曹顺,别看你人小,你的心可不小啊。”

曹顺:“咱们走的这是正道,可不像你和冯一谋……”

马德昌:“哎,你怎么哪把壶不开提哪把呀?说正经的,就你这个宏伟计划,那可得需要相当的资金才能办得到的,别的咱不说,就光说那么多枸杞苗子,那得需要不少钱的。”

曹顺:“哎?老马,你和冯一谋干违法的事,你能为他去捣鼓钱,现在咱们干正经事,你就不能?……”

马德昌:“我说,这事你就不能给连里或者团里说说,让单位……”

曹顺:“马德昌,你不是不知道,别说咱们连,就连团里,师里花一分钱,这些年还不都是向省里伸手去要,我看,咱们还是免开尊口吧。”

马德昌沉默片刻:“哎,我有个战友转业以后,在海南农林局当副局长,他们那儿栽培了不少的枸杞子,我让他给咱们想想办法怎么样?”

曹顺:“那当然好了,不过,他就是能帮咱们搞到苗子,咱们没有钱,那还不是干瞪眼。”

马德昌:“哎,凭我们俩的关系,先给他们一点定金,等咱们挣了钱再还他么。”

曹顺:“那能行吗?”

马德昌:“行不行,咱们有枣没枣打一杆么,走,你现在就跟我去格尔木,给他挂个长途电话,看看他能不能帮咱们这个忙。”

曹顺:“好,你去备马,我到帐房里给丹妮说一声,咱们马上就走……”

605  牟阳家。

王艳站在桌前正在擦拭煤油灯罩,突然感到腹中一阵不适,她急忙放下手中的灯罩,手捂着腹部朝床前走去……

这时,姚兰端着饭菜推开门走进来:“王艳,你怎么了?”

王艳眉宇紧锁:“我肚子有点疼。”

姚兰:“我陪你到卫生队看看去吧?”

王艳摇摇头:“不用,我躺一会就好了。”

姚兰扶着王艳躺在了床上:“唉,牟哥也真是,明知道你这种情况还去西宁干什么?王艳,你如果真的感觉不对劲,咱们就去卫生队,像这种事可耽误不得。”

王艳点了点头,没吱声。

606  连部里。

曹顺将在连队东面沙柳包群中栽培枸杞子的事向罗文做了汇报。

罗文:“……曹顺,你这个想法很好,不过你想过没有,要想实施这个计划,单单依靠咱们连队的能力是很难办得到的……”

曹顺:“你是说资金的问题,对不对?”

罗文:“对,钱这玩意儿是硬的,至于说整平土地,修建引水渠,这些事都不成问题,但是,这600多亩土地需要几万棵枸杞苗,就这一笔钱可不是闹着玩的。”

曹顺挥手打断了罗文的话:“指导员,枸杞苗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罗文一怔:“你说什么?枸杞苗的问题解决了?怎么解决的?”

曹顺:“今天上午我和马德昌去格尔木已经和他的战友通了电话,对方答应为咱们提供5万棵枸杞苗,仅收咱们1万块钱,而且还答应先付给他们3000块钱的定金,剩余的钱等咱们枸杞子收获了,卖了钱再还给他们。”

罗文:“马德昌的战友他是干什么的?”

曹顺:“他是海南林业局的一位副局长。”

罗文:“好啊曹顺,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啊,象这么大的事,你竟敢擅作主张,先斩后奏啊。”

曹顺:“指导员,看你说的,擅作主张我哪儿敢那,这一段时间,我也是担心咱们没有资金的问题,因为这我就没敢说这件事,现在好了,关键的问题解决了,这个时候我再来向你汇报,这怎么能说是先斩后奏呢?”

罗文:“你呀,好多事情总是让我哭笑不得,哎,不管怎么说,这一回你又为咱们连做了件大好事,这样吧,今天晚上我就召开支部会研究这件事……”

曹顺:“哎?指导员,我结婚的事?……”

罗文:“你现在脑子里整天光考虑这些事情,你还有心思结婚?”

曹顺:“我倒是不急,可丹妮她……”

罗文:“你的结婚登记介绍信早就让豆豆给你拿走了,你找他去吧,噢对了,麦收前你还打算结婚吗?”

曹顺:“指导员,这事我听你的。”

罗文:“什么时候结婚,那是你们的事,你听我的干吗?走吧走吧,这事你去找你肖杨哥和豆豆,和他们商量去吧……”

607 连部里。下午。

罗文正在洗脸。

肖杨推开门走进来:“指导员,买枸杞苗的定金解决了吗?”

罗文:“关于定金,咱们过去在闫政委面前表过态,绝不向国家要一分钱,噢,明天咱们就要发工资了,再加上我家里的积蓄能凑上600块钱。”

肖杨:“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豆豆他们在礼堂门前吆喝着捐钱呢。”

罗文:“那怎么行,战士们每个月就那点津贴费,怎么好用他们的钱呢。”

肖杨:“指导员,别管他们捐多少钱,那可是战士们的一片心啊,噢,我这儿还有为肖肖结婚准备的200块钱……”

罗文:“不行不行,你那钱我知道,那是你妈妈为肖肖他结婚准备的钱,怎么可以……”

“钱够了指导员,桑巴大叔让丹妮给咱们送来了1000块钱。”正说着曹顺和丹妮推开门走了进来。

罗文愕然地:“桑巴大叔?他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丹妮:“指导员,这事你就别再问了……”

罗文:“丹妮,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你阿爸的身体一直不好,不是吃药就是住院,再加上你哥哥结婚,你们家又没有什么其他的收入,这钱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顺:“指导员,桑巴大叔把家里的自留羊卖了,噢,这里面还有阿旺送给咱们的200块钱,桑巴大叔说了,这钱一定要让咱们收下,不然的话他会生气的。”

罗文的眼睛湿润了,他缓缓地从丹妮手中接过钱:“丹妮,回去告诉你阿爸,还有阿旺兄弟,我代表咱们连队,不,还有咱们团,咱们师里的全体同志谢谢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