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狂潮》第三十六集
[2014-9-30 11:34:08]
浏览次数:[1128]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瀚海狂潮》第三十六集

 作者  付士珍


579 师部会议室里。

郭辉正在召开群众代表开会。

郭辉:“……代表同志们,“意见书”已经读完了,我们领导小组的几位同志,认为有必要把大家召集起来,共同商量一下大家的要求和意见……”

黎娜:“我们的要求很明确,就是想调回山东老家去,对于别的什么调配计划,我们一概不感兴趣,作为你们领导小组应该尊重我们的意愿,替我们说话,大家说对不对?”

“对!”有人应和道。

郭辉:“回山东老家,这是咱们大家共同的心愿,请各位代表放心,作为我们领导小组一定会把大家的要求向上级领导反映的……”

黎娜:“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干脆在省里的调配计划还没下来之前,直接向省里亮明我们的观点,不要再等省上的计划了。”

郭辉以征询的目光看了看坐在他身边的牟阳:“老牟,你看?……”

付国强从桌前站起来:“首先,我表明我的态度,我不反对咱们大家所提出的返回山东的意愿,不过,据我所了解,在咱们青年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愿意参加省里的这一次工作调配,还有一部分人他们并不想离开这个单位,还想留在这里继续工作,当然这一部分人之所以这样做,肯定是有他们自己的想法,譬如说,他们的年龄、文化程度、专业技术和家庭背景种种原因,这就是说,返城这并不能代表着咱们全部山东青年的意愿,所以我认为,作为咱们领导小组和在座的代表应该对这些问题慎重地做一下全面考虑,再做出正确的处理方法……”

黎娜:“怎么,你对我们的这个“意见书”持反对意见?”

付国强:“我觉得,对这个问题咱们应该在尊重广大战友意愿的前提下,可以把咱们的要求逐级向上级领导反映。”

他的话音刚落,程刚和几位代表当即应和道:“国强说的有道理,咱们应该对这个问题再慎重地考虑考虑……”

张少飞:“逐级往上反映?那要等到何年何月才会有结果?如果上面不同意咱们的意见,那咱们不白等了吗?”

付国强:“省里的调配计划是省政府的统筹安排,在这个问题上,咱们必须应该考虑到两者的利益关系。”

黎娜:“付国强,你别再唱高调了,考虑两者的利益关系?这些年谁考虑过我们的利益了?拿了四年的六块钱,又拿了六年的十块零五毛,请问,这是哪个国家的供给制?我们就是在工厂里当个学徒工,到现在每个月也得拿到百儿八十块钱了吧?这笔账我们找谁算去?”

付国强:“我不否认,咱们这些年在这儿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不过,这不光是咱们农建师一个单位,全国那么多的工厂停工,学生罢课,国民经济受到了严重的损失,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文革给咱们带来的悲剧吗?……”

郭辉:“好了好了,今天这个话题咱们越扯越远了,既然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不一致,下去以后相互之间再沟通沟通,今天这个会暂时就开到这里吧,散会。”

待人们离去之后,会议室里只剩下了郭辉和张少飞两个人。

张少飞:“郭总,我看“意见书”这件事咱们不能再犹豫了,如果这样拖延下去……”

郭辉:“今天中午通知老牟,就说咱们已经征求了丁处长的意见,立即将这份“意见书”交到省上去……”

580  连队。小会议室里。

由孙正军和韩干事陪同赵大队和邢丽正在与马德昌谈话。

赵大队:“……马德昌,这些年来你跟着冯一谋他们也干了不少的坏事,根据你的所作所为,我们完全可以将你缉拿归案,追究你的刑事责任,不过我们念其你有悔过自新、戴罪立功的表现,所以我们尊重你们单位领导和保卫部门的意见,暂时对你作出取保候审的决定,在这期间你必须做到以下三条,第一,不经过我们的允许,你不准随便外出,不准你同外界的任何人接触,包括你的亲属。第二,在取保候审期间,你必须处在我们二十四小时的监控之中,有什么事随传随到。第三,对于你挪用的公款,限你在一个月之内归还你们单位……”

正说着,罗文和曹顺推开门走了进来。

赵大队:“罗指导员,你来的正好,对于他你们打算怎么安排?”

罗文:“我们想让他跟着曹顺到桑巴大叔那儿去,跟着人家学习学习放牧和饲养牲畜的一些常识,不过你放心,虽然他在北草原,我们保证让他随叫随到。”

曹顺:“老马,你可听好了,从现在起你可就归我管了……”

邢丽:“赵队,咱们什么时候去畜牧连?”

赵大队:“让韩干事和小孙陪着你去六连,带上康建华去畜牧连,我在这儿和罗指导谈件事,随后就到……”

581 连部门前。

罗文和孙正军他们陪着赵大队从门里走出来。

赵大队:“小孙,那个任国忠他现在在哪儿?”

孙正军:“刚才我打电话问过柳青,他现在就在连队里。”

赵大队:“那咱们就直接到畜牧连去找他,噢对了,罗指导员,有件事我还需要你帮一下忙。”说着将罗文拉在了一边,低声地对他耳语了几句。

罗文点了点头:“好吧,我会想办法搞到的……”

582 团部。联委会办公室里。

冯一谋和白志国正在谈论着牟阳的事。

冯一谋:“……志国,回去你见了牟阳给他捎个信儿,就说钱我已经给他准备好了,一共三千块钱,如果他同意私了的话,我马上就把钱给他送去。”

白志国:“乖乖,你给他这么多钱?这些钱对于他来说,可以说真够意思的了,哎,我听少飞哥说,这两天他要和郭辉、牟阳三个人到省里去,要我说你还不如把钱给郭辉他们,让他们瞅机会转交给他,这样做不更稳妥吗?”

冯一谋点了点头:“嗯,这样也好……”

583 畜牧连。红垦兵办公室里。

赵大队在审讯任国忠:“你就是任国忠?”

任国忠点了点头:“对,我就是。”

“你认识叶凡吗?”

任国忠点了点头。

“说话!”

“认识认识。”

 “你说,你们是如何审讯叶凡的?”

任国忠低头不语。

“怎么,就在这间房子里,你们所使用的刑罚你都不记得了?”

“噢,当时……”

“当时,你们对叶凡进行了残酷的刑讯逼供,吊打,坐老虎凳,压杠子,对不对?!”

“对对对。”

“任国忠,我告诉你,你们私设公堂,对叶凡进行刑讯逼供已经构成了犯罪,你必须老实交代你们全部的犯罪事实,不然的话,等待你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任国忠惊恐地:“我交待,我交待……”

584 连队。宿舍里。晚上。

白志国伏在桌子上正在写家信。

有人在背后拍了下他的肩膀,他回头一看,当时一愣:“少飞哥?”

站在他身后的张少飞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到外面去。

585  连队。礼堂里。

“……少飞哥,省里的调配计划下来了吗?”

“噢,我正是为这件事才回来找你的,哎,肖肖还在前面仓库里吗?”

“你离开连队的那天晚上,她就不住在哪儿了,这几天我也没见过她,谁知道她到哪儿去了,怎么,你找她有事?”

“噢,我想见见她,有件事想和她商量商量,明天你找豆豆他们打听打听,如果能见到肖肖,把我的意思告诉她。”

“少飞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西宁?”

张少飞:“原打算明天走,不过有些事情还没有安排好,看样子要等到后天了,志国,明天你一定要设法找到肖肖,最好是你能带着她到格尔木去见见我。”

白志国:“好吧,我一定想办法找到她……”

586 团部。清晨。

白志国从联委会办公室里走出来,迎面碰上从行政科走出来的豆豆。

“豆豆,你来这儿干吗那?”

“来送个报告。”

“什么报告?”

“结婚报告。”

“是谁要结婚?”

“又不是你结婚,你操那么多心干吗?”

“哎?豆豆,有件事我正想问问你,肖肖这几天干吗去了?”

“她干吗去我怎么知道,怎么,张少飞又跟你要人了?”

“噢,昨天晚上张少飞来找过她,说是有件事想和她谈一谈……”

豆豆:“人都让他给害成这个样子了,肖肖和他还有什么好谈的,志国,我还是那句话,不关你的事,你最好还是不要在里面瞎掺合。”

白志国:“那是,那是……”

587  连队。新盖起的排房宿舍门前。

罗文和肖扬几个人正在清理新房门前的卫生。

豆豆赶着小马车走过来。

罗文:“豆豆,你见到李科长了吗?”

豆豆:“报告已经交给他了,指导员,我在团部见到白志国了,听他说张少飞昨天晚上回来找过肖肖。”

肖杨:“这个畜生他还有脸来找肖肖?”

罗文:“哎?豆豆,你没问问白志国,张少飞找肖肖干吗?”

豆豆:“没有,我没理他。”

罗文沉思片刻:“白志国他现在回来了没有?”

豆豆:“回来了,他到宿舍去了。”

罗文:“豆豆,你现在就去找白志国,见了他你就这样说……”

588  豆豆回到宿舍正要进门,迎面碰见朝这边走来的杨梆子。

“豆豆,我正要找你呢,你干吗去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问问你,你这儿有宏大妈的通信地址吗?我想等以后探家的时候,去看看她老人家。”

“宏大妈的地址我这儿没有,肖哥他知道。”

“豆豆,你找肖哥把她的地址给我抄一份,噢这事你可千万不要给肖哥说是我给你要的地址。”

“给他说又怎么了?”

“哎呀,豆豆,你挺聪明的,这事还用我给你解释,噢对了,豆豆,当哥的还有件事求你帮忙……”

“什么事?”

“连队的新房盖好了,我想让你帮我给连里说说……”

“哎呀梆子哥,咱一不是党员,二不是干部,让我给连里说顶个屁用?”

“豆豆,你肖哥是排长,你现在又整天和罗指导员在一起,你在里面帮着说个话,我觉得还是挺管用的。”

豆豆面带难色地:“梆子哥,这个忙我不是不帮你,你想想,人家那些写申请要住房的人,都是通过连里办理正式结婚手续的,你呢?你这算哪一出啊?你说让我去找他们,别说连里通不过,就从肖哥那儿也会给打住的。”

杨梆子沉默了。

豆豆:“梆子哥,要我说趁着新房还没分配,你应该向连里写份检查,深刻认识一下自己的错误,保证以后不再……噢,不会再有今后了,同时再写一份要求补办结婚手续的申请,然后再让连里考虑你的住房问题,如果那样的话,你让谁都好说话。”

杨梆子一拍额头:“好兄弟,谢谢你的好主意,我这就回去写检查去。”说着转身刚要走,又被豆豆叫住了:“哎?梆子哥,你先别走,你现在有事吗?”

杨梆子:“你干吗?”

豆豆:“你现在如果没什么急事,我想让你跟我到志国那儿去一趟。”

杨梆子:“你去找他干吗?”

豆豆:“走吧,咱们边走边谈。”说着二人朝后排宿舍走去……

589  连队。连部里。

牟阳向罗文和肖杨讲述了他们领导小组要去省里递交“意见书”的事。

罗文:“怎么,你们要到省里去请愿?为什么?”

牟阳:“根据群众代表们的意见,他们不同意省里的那个调配计划,大家一致要求要调回山东去,所以通过群众代表大会一致通过,要向省里直接表明我们的观点……”

肖杨:“牟哥,你们这样做,那不就等于全盘否定了省里的意图了吗?”

牟阳:“这不仅是群众代表的意愿,而且也是咱们农建师近万名青年的一致要求,你让我们领导小组有什么办法。”

肖杨:“对于这个问题,你们在下面也做过深入调查了吗?”

牟阳:“当然做过调查了。”

肖罗文:“噢,对其他连队的情况我不太了解,不过就咱们连队来说,按照你们的要求,我们带领几个排长到各班去征求了一下大家的意见,没听说有人执意要调回山东去……”

牟阳:“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我们领导小组对这个问题处理的有些太草率了?”

肖杨:“牟哥,你听我说……”

牟阳:“算了!你不要再说了,我看是没让你去当这个代表,你心里难受……”

肖杨:“你,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罗文:“牟阳,你误解肖杨了,他说你都是好意,对于群众的意愿和要求,那也要看他是否符合国家的利益、全局的利益……”

牟阳:“指导员,这些大道理我懂,一句话,反正我牟阳不是为了我个人,更不会像某些人那样以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

肖杨:“牟哥,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牟阳:“什么意思?你不就是看到我现在和郭辉、张少飞他们在一起了吗?

肖杨:“你,你太过分了!你这样做会后悔的……”

牟阳:“肖杨,这个时候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谁是谁非,我牟阳不糊涂。”说完拉开门走了。

牟阳刚刚离开,豆豆推开门走进来。

罗文:“豆豆,你见到白志国了吗?”

豆豆:“见到了,他说张少飞回来找肖肖是想让她回老家他姑姑那儿去,先把孩子生下来,等他的工作解决了之后再回去接她……”

肖杨:“放他娘的狗屁!等他的工作解决了,让肖肖到哪儿去找他?再说了,对于他姑姑和他家里的关系,我早就听说过,他妈妈和他姑姑的关系一直搞得不好,好多年了根本就不来往,就凭这一点,他姑姑怎么会去接受肖肖呢?”

豆豆:“很明显,他这是一场骗局,先让肖肖离开这儿,一旦她回了山东,再想回来可就难了。”

罗文:“这个张少飞真是太恶毒了!哎?豆豆,张少飞这一次也去西宁吗?”

豆豆:“我听志国说车票他们都买好了,明天就走。”

罗文:“豆豆,你现在就去告诉白志国,你就说你打听到肖肖的消息了……”

590  格尔木。师部招待所门前。当晚。

肖肖在豆豆和姚兰的陪同下,跟着白志国来到了招待所门前。

豆豆:“志国,让姚兰陪着肖肖跟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着你们。”

白志国:“噢,这样也好,肖肖咱们走吧。”

591  格尔木。师部招待所09号房间里。

张少飞、郭辉正和冯一谋正在谈论着牟阳的事。

郭辉:“……老冯,给牟阳经济补偿的事,你和保卫处的人说好了吗?”

冯一谋:“说好了,我让高队长亲自去找的夏处长,他们都知道这件事情。”

张少飞:“冯科长,我觉得让牟阳收下这笔钱并不难,只要我和郭总好好地给牟阳说一说,他会收下的,不过,这事你可要考虑好了,王明怀的事,可不是一件花钱消灾的事,一旦钱也花了,事情又没办成,到那个时候,不光是人财两空,搞不好还会因为这件事治你的罪,那你可就失火挨板子双倒运了。”

冯一谋:“唉,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这么做了……”

“笃笃笃。”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郭辉急忙将桌上的钱收起来放在了枕头下面。

“谁呀?”张少飞问道。

“我,白志国。”

郭辉低声说道:“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少飞,你出去看看,最好是别让他们到这儿来。”

张少飞会意地点了点头,他拉开房门,走出门去:“志国,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白志国:“你不是说要见见肖肖么,我把她带来了。”

张少飞:“她在哪儿?”

白志国:“她和姚兰在门厅里等着呢。”

张少飞:“姚兰跟着来干吗?”

白志国:“看你说的,她已经是七八个月的孕妇了,没有人跟着她,万一出点事怎么办?噢,你放心,姚兰她在里面不会多管闲事的。”

张少飞:“我房间里有客人,要不这样吧,我给我表姐打个电话,你先带着她们到我表姐那儿去,我随后就到……”

592 六连。连部里。

康萝卜在接电话:“……国忠,什么事?……今天李保管请客?在哪儿?机务连,那好我待会儿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