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狂潮》第三十五集
[2014-9-30 11:28:31]
浏览次数:[1056]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瀚海狂潮》第三十五集

 作者 付士珍


565  格尔木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里。

冯一谋提着一个手提包推开门走了进来。

高队长:“噢,是老冯啊,你怎么有时间来了,快请坐。”

冯一谋在屋里扫了一眼:“就你一个人在办公啊。”说着将手提包放在了高队长的桌子上。

高队长看了一眼手提包:“老冯,你这是干吗?”

冯一谋:“老家亲戚给我捎来两瓶家乡的酒,给你带来让你尝尝。”

高队长:“哎呀,你啥事都忘不了我,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将手提包放在了桌子下面,“噢,关于叶凡的事……”

冯一谋:“叶凡的事你就多操心吧,老高,今天我来还有件事想麻烦你。”

高队长:“什么事,你尽管说。”

冯一谋:“听人说,我外甥让你们公安局的给抓了。”

高队长:“你外甥?他叫什么名字?”

冯一谋:“他叫王明怀。”

高队长:“王明怀?最近我们刑警队没抓什么人那,你外甥他犯了什么事?”

冯一谋:“唉,别提了,前些日子他看上了我们团五连的一个女青年,人家是有夫之妇,结果和人家乱搞一通,造成对方怀了孕,这事已经惊动了我们保卫处……”

高队长:“他是和女方私通还是?……”

冯一谋:“肯定是私通了,要不女方早就上告了。”

高队长:“既然是这样,怎么又惊动了你们保卫处呢?”

冯一谋:“我这个外甥可恶就可恶在这里,当女方执意要和他一刀两断的时候,我外甥为了报复人家,暗暗地在女方身上放了麝香……”

高队长:“哎呀,这可不得了啊,这不是在拿着人家母子俩的性命在开玩笑吗?结果怎么样?”

冯一谋:“噢,现在女方和孩子都没事了。”

高队长:“老冯,这事虽然没造成什么后果,不过你外甥的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不用说,他肯定是让你们保卫处的人给抓了,哎,这事保卫处就没有通知你吗?”

冯一谋摇了摇头:“没有,我想因为明怀和我是亲戚关系,他们不会通知我的。”

高队长:“你打算怎么办?”

冯一谋:“我想既然这事也没造成什么后果,而且女方也是想顾及到自己的名声没上告,老高,舍舍你的面子去找一下我们的夏处长,让我外甥拿出点钱来补偿一下对方,把这事私了了算了。”

高队长:“我和你们夏处长过去打过交道,不过私人交往可没有,对这件事我可没有多大把握,不管怎么说,为了咱们的关系让我试试吧……”

566  格尔木。小岛门市部门前。

杜宏提着一瓶酒和两个战友从门里走出来,正遇到从路边走过来的程刚。

程刚:“杜宏,你小子让我好找啊,这几天你干嘛去了,怎么连面都不照了?”

杜宏:“我回队去看了个病号,昨天下午才回来,刚子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程刚:“我问你,关于省里下来的回山东的计划指标,你们搞清楚了吗?

杜宏:“嗨,什么回山东的计划指标,别听他们瞎扯淡,昨天下午我在师部大院门口见到了丁处长,根本就没影的事,刚子哥,你没想想,省里的调配计划还都没下来呢,怎么会有回山东的计划指标呢?”

康建华:“就是,这事我也觉得有些纳闷,这话到底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杜宏将程刚拉到一边,低声的:“刚子哥,你我都不是傻子,如果省里真的有指标下来,像这样的大事能瞒得住吗?他们说指标在丁处长和付国强的手里,让咱们这些代表去找他们,郭辉和张少飞怎么不去找?这里面的“小咕咕”“小哨儿”还能瞒了咱兄弟们。”

程刚:“那牟阳干吗还要去找付国强?”

杜宏:“牟阳?他让郭辉给卖了,还不知道到哪儿数钱去呢……”

567  师党委办公室里。

闫政委坐在桌前看完了罗文他们送来的报告:“好啊,你们这个建议提得太好了,现在咱们这儿别说捕杀野生动物了,就拿挖木柴破坏草原植被这件事来说吧,国家三令五申,明令禁止,文件下了一大堆,但是就是因为工作落不到实处,而这种现象至今屡禁不止,你们看,现在北草原被糟蹋成什么样子了,你们在报告中尖锐地提出了这个问题,这非常符合国家的大政策,(念)人民草原人民爱,国家有令保生态,积点阴德为子孙,严禁捕猎挖木柴。好啊,这个报告让人看起来耐人寻味,而且也非常切合实际……”

曹顺:“政委,你同意了?”

闫政委风趣地:“这是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我敢不同意?”

豆豆:“政委,你如果同意,就下命令吧,我们马上回去就把这面“草原护卫队”的大旗树起来。”

罗文扯了下豆豆的衣襟:“你这孩子,哪儿有这么给领导讲话的?”

闫政委笑起来:“噢,我和豆豆是老关系了,没事没事,咱们没那么多规矩,哎,关于这件事我想先听听你们的想法。”

罗文:“曹顺,这个建议是你们提出来的,你就说说吧。”

曹顺:“豆豆,还是你说吧。”

豆豆:“你说吧。”

闫政委:“你们不说我可要说了,成立护卫队,保护草原生态环境必须要以农业生产为基础,在大力发展林业和畜牧业,确保经济达到自给的前提下,组织建立一个护卫队,肩负起保卫草原生态环境的光荣使命,而且仅仅成立护卫队这还不够,你们应该把眼光放远一点,力求下一步将你们那片土地建成一个绿色的自然保护区。”

罗文:“闫政委,我们已经商量过了,建立这支草原护卫队,我们绝不向国家伸手要一分钱,我们有土地,有生产能力,有发展副业的基础条件,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可以逐步发展一些同林业、畜牧业相关的加工业,像造纸厂、肉类加工厂、牛奶厂、养殖场、砖瓦厂、蔬菜基地……”

闫政委:“喂喂喂,罗文,你就不怕有人去割你们的资本主义尾巴?”

豆豆:“闫政委,你是不是让造反派把你给斗怕了?”

闫政委笑起来:“我要是怕了,早就回家抱孙子去了,我还是那句话,共产党人是讲唯物主义的,共产党人也要穿衣吃饭,总不能让咱们拖着要饭棍去干革命吧?”

曹顺:“闫政委,那我们的报告……”

闫政委:“对于你们的报告,我代表师党委坚决支持你们的建议,而且,我还要亲自把它报到省里去,罗文,你们就放开手脚大胆地干吧,到时候我一定会把你们的那块“草原护卫队”的大牌子给你们扛回来,插在你们的那片土地上……”

568 师部保卫处。

夏处长在接电话:“……今天上午孙正军他们已经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公安厅已经接受了这个案子,闫政委你放心,只要冯一谋一伙人落入法网,叶凡这个案子也就会真相大白了……”

正说着,高队长推开门走进来。

夏处长:“好的,有什么新情况,我随时向你汇报。”扣上电话,“哟,高队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高队长:“夏处长,你们这儿还真够忙的啊。”

夏处长:“每天都要向领导汇报工作,这已经是惯例了,高队,你有什么指示?”

高队长:“噢,谈不上什么指示,今天我是受人之托到你这儿来打听点事情。”

夏处长:“噢,我还以为你是为了叶凡的事,说吧高队长,只要我知道的。”

高队长:“你们一团保卫科冯科长的外甥,听说在你们这儿惹了点麻烦,有这回事吗?”

夏处长:“噢,你所说的受人之托那肯定是冯科长了。”

高队长:“都是老乡么,为这事他找到了我,面子上推不开呀,噢,夏处长,我可把话说清楚了,我今天来只是以私人的关系来问问这件事的。”

夏处长:“看你说的,高队长,作为我们保卫处怎么说也是你的下级么,我们对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高队长,你想知道什么你就说吧。”

高队长:“听说他外甥是因为男女关系做出了越轨的事是吗?”

夏处长:“他奸污人家有夫之妇这还不说,他为了要挟对方,还用恶毒的手段,企图使对方坠胎,险些毁掉了母子俩的性命,高队,他这种行为可不能用越轨两个字去说明问题的。”

高队长:“噢,问题还真够严重的啊,现在女方和胎儿的情况怎么样?”

夏处长:“经过及时抢救,女方和胎儿没有造成什么后果。”

高队长:“现在女方那边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夏处长:“女方那边当然也是为了顾及名声,不想声张这件事,不过,作为我们保卫部门可不能不闻不问吧。”

高队长:“夏处长,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我想问一句我不该问的话。”

夏处长:“高队,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毕竟是我们的上级么,有什么不好说的。”

高队长:“你们打算对他外甥如何处置?”

夏处长:“高队,我倒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高队长:“唉,虽说是法不徇情,依我看,他这件事毕竟也没造成什么恶果,既然女方也不想过于声张这件事,再看在老冯又是你的部下的份上,这事你们就得过且过吧,不过为了给对方有个说法,同时还要让他外甥吸取教训,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让他从经济上给女方一些补偿,这事也就说的过去了,你说呢夏处长?”

夏处长沉默片刻:“高队长,既然你已经把话说明了,这个面子我们还是要给的,不过,有句话我必须给你说清楚,如果王明怀的问题只是仅此而已,不牵扯别的什么问题的话,等具体办这个案子的小孙他们回来以后,我会按照你的意思,让他们尽快了结此案的。”

高队长:“那我可就先谢谢你了。”

夏处长:“哎,你又客气起来了,高队长,前几天我给你讲的关于叶凡的那件事……”

高队长:“噢,不就是让他去参加群众代表会么,这事好说,到时候你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

569 连队。牟阳带着满面的怒气回到了家中。

“哟,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王艳说道。

牟阳:“我到马车班去套辆小马车,带你到卫生队去检查一下。”说着拉开房门朝外面走去。他在路过礼堂门前的时候,正好碰见了从礼堂里走出来的白志国:“哎,牟哥,我正要找你呢。”

牟阳:“什么事?”

白志国:“有人想见见你。”

牟阳:“谁呀?”

白志国:“走吧牟哥,见了面你就知道了。”说着拉着牟阳朝马车班宿舍走去……

570  马车班宿舍里。

牟阳随白志国走进门去一看,坐在桌前的是冯一谋,他一下愣住了。

冯一谋从桌前站起来:“牟班,我今天是特意来给你赔罪的。”

“赔罪?你觉得现在还有这个必要吗?”

“牟班,说句实在话,这些年我这个当老哥的可真是对不住你呀。”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还要带王艳去卫生队呢。”

“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说说我那个不争气的外甥……”

“你还有脸在我面前提起你那个外甥?他纯粹就是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骂得好,骂得好,现在就是把他碎尸万段也不解恨啊,唉,对于他造的孽,我这个当舅舅的也有责任,牟班,事情毕竟过去了,大人孩子也没造成什么后果,所以我想……”

“你想干什么?”

冯一谋:“前几天,我也和公安部门的有关领导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想对你和王艳在经济上给一些补偿,这也算是我对你们表示的歉意。”

牟阳:“给我们一些经济补偿就可以消除了那个畜生的罪行吗?”

冯一谋:“牟班,你别误会,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想尽快地了结这件事情,我觉得再把这件事情搞得满城风雨的,这样对你,对他们母子俩都没有什么好处。”

牟阳:“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冯一谋:“怎么,你们这个孩子的事,王艳她没告诉你?”

牟阳上前一把揪住冯一谋的衣领:“你说什么?王艳怀的这个孩子是那个畜生的?!”

冯一谋:“喂喂喂,你别激动么,事情张扬出去对你对他们有啥好处?”

牟阳揪住冯一谋的衣领用力一拧,咬牙切齿地:“你们这些混蛋!一个个我都饶不了你们!”说完,他猛地将冯一谋推了一个趔趄,转身朝门外走去……

白志国推开门走进来:“哎呀冯科长,你给他说这些事情干什么?”

冯一谋喘息着:“快,快去拦住他,不然事情就闹大了……”

571  牟阳家。

王艳站在窗前正在梳理着自己的头发,门猛地一下被推开了,牟阳怒气冲冲地走进来。

王艳:“车套好了?”

牟阳:“套个屁!不去了!”

王艳:“怎么了,你又和谁生气了?”

牟阳:“我问你,你和那个王明怀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艳:“王明怀?你,你又提他干什么?”

牟阳:“我再问你一遍,你和那个王明怀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艳:“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牟阳:“什么意思?我真没想到,到现在有些事你还在瞒着我。”

王艳:“你把话说清楚,我瞒你什么了?”

牟阳:“说清楚的不是我而是你!你说!你和那个畜生究竟干了些什么?”

王艳:“这件事我不是早已经给你说清楚了么,你怎么到现在还不相信我?”

牟阳:“你让我相信你什么?你让我相信你,我牟阳跟着你戴绿帽子吗?你让我相信你肚子里的孩子是那个孽种的吗?!”

王艳:“你,你胡说些什么?这孩子明明是你的,你干吗非要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呢?”

牟阳:“住嘴!你别以为我牟阳是傻子!实话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清楚了……”

王艳:“你清楚什么了?我看你是当了几天小芝麻官儿就把你给烧糊涂了,你不相信我,难道你连月华姐和叶凡哥他们说的话都忘了吗?噢,怪不得这一段时间你早出晚归的不着家,怕是在外面又有新欢了吧?行,你要是真嫌弃我,我走,我现在就离开你,省的让我这个女人玷污了你这位大领导的名声。”说完,她抓起床上的衣服转身朝门外走去……

“王艳,你干吗去?”王艳刚走出门,迎面碰见正朝这边走过来的罗文、豆豆和姚兰。

“指导员……”王艳话刚一出口,泪水便夺眶而出。

罗文:“你别哭,牟阳呢?”

王艳:“他在屋里。”

罗文:“姚兰,你带着她先到医务室去,我待会就过去。”说着他和豆豆推开门朝屋里走去。

牟阳:“指导员……”

罗文:“胡闹!我看你真是好日子过够了。”

牟阳:“指导员,你听我说……”

罗文:“你说什么你?事情我都知道了,冯一谋给你讲的那些话,你能相信吗?对于这个孩子,月华以前也不是没有给你说过,从日期上推算,他就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豆豆:“牟哥,王艳她宁肯放弃护士培训从西宁回到你的身边,这就足以证明她是对你真心的,你再想想,王艳平时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清楚了吗?”

牟阳:“指导员,冯一谋说这是公安局的人亲口对他说的,这还能有假?”

罗文:“牟阳,你知道不,现在王明怀在咱们保卫处里押着呢,他们公安局的知道什么?再说了,你要真想了解事实真相,等孙正军他们从西宁回来问问他不就清楚了么,现在王艳马上就要生了,你这样对她,万一闹出个什么事来,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豆豆:“牟哥,你不是说要带她到卫生队检查吗?我去给你套车……”

正说着,白志国推开门走进来:“牟哥,你的电话。”

牟阳:“哪儿打来的?”

白志国:“是你们领导小组的人给你打来的。”

牟阳二话没说转身朝门外走去。

罗文望着走出门去的牟阳,摇了摇头:“我看,他真是昏头了……”

572  师会议室里。

郭辉和张少飞几个人在议论着回山东指标的事。

    张少飞:“……牟哥,对于省里下达的回山东的计划指标,付国强怎么说的?”

牟阳:“他说这是根本没影的事。”

张少飞:“没影的事,他干吗不来给咱们大家把话说清楚?……”

黎娜带着几个代表推开门走进来。

郭辉:“黎娜,你们见到丁处长了吗?”

黎娜:“没有,他家里没人,听他邻居说他有病住院了。”

张少飞:“哼,什么有病,他分明是心中有鬼,故意躲着咱们。”

康萝卜:“刚才我们把他家的窗户给砸了……”

牟阳:“什么?你们把他家的窗户给砸了?你们怎么能这样干呢?”

郭辉:“你们也太莽撞了,你们这样做怎么让老牟向丁处长交待?唉,真没想到事情竟然闹到这种地步。”

张少飞:“郭总,我看这事还得让牟哥出面找丁处长解释一下,不然,往后的工作就没法干了。”

郭辉指着康萝卜几个人说:“都是你们惹的祸,老牟,这事也只有你出面了,大家先回避一下吧……”说着,他和张少飞等人离开了会议室。

“哎?你们干吗去?”牟阳从桌前站起来刚要说什么,屋里的人跟随着郭辉朝门外走去。

人们刚离开不久,丁妻便怒气冲冲地来到了会议室:“姓牟的,我家的窗户是怎么回事?”

牟阳:“嫂子,你来的正好,我正想去找丁处长问一问,回山东的计划指标的事……”丁妻:“你还问什吗?我家的窗子都让你们给砸完了,你还再问什吗?”

牟阳:“嫂子你听我说……”

丁妻:“你说什你?省里的指标下来没下来,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

牟阳:“嫂子,丁处长他……”

丁妻:“他让你们给气病了,他住院了,有什么事你们看着办吧,姓牟的,这一回你们总该满意了吧?……”

573  西宁。娄如松家。当晚。

孙正军、韩干事和肖杨来到家中向老娄辞行。

娄如松:“……怎么,你们明天就要走?”

孙正军:“这边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完了,赵大队的意思是让我们先行一步,回格尔木以后把有些还需要取证的事情再进一步落实一下,赵大队把这边的事情安排好之后,随后就到。”

娄如松:“你们都走吗?”

孙正军:“月华姐暂时不走,等赵大队走的时候他们一块儿走。”

娄如松:“你们明天什么时候走?”

孙正军:“明天一早我们就起程。”

娄如松:“这么着急干吗?明天中午你们都到我这儿来,吃了午饭再走。”

孙正军:“不了,老娄哥,我们这就够麻烦你的了,等咱们把事情办完了,你不是说还要和嫂子一块去格尔木么,到时候咱们在那儿重温一下咱们过去的那一段难忘的岁月。”

娄如松:“那好吧,明天早上我就不送你们了,肖杨,你回去以后别忘了替我向罗指导员和豆豆他们问个好(突然想起了什么),噢对了,还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们,今天下午你们师的闫政委给我打来电话说,他这两天要到省上来递交一份报告,据说,这份报告内容还是你们五连的战士们提议的。”

肖杨:“我们五连提议的?”

娄如松:“看来这份报告肯定是有一定分量的,不然怎么会引起闫政委他们的重视呢……”

574  晚上。

    一辆警车闪烁着车灯驶入格尔木市区。

车里坐着赵大队和两位刑警。

司机:“……赵队,咱们去哪儿?”

赵大队:“咱们去市机关招待所,到了那里以后,你给刑警队的邢丽打个电话,就说咱们到了,让她明天早上到招待所找咱们。”

刑警甲:“赵大队,孙正军还通知他们一声吗?”

赵大队:“算了,天这么晚了,就别再打扰他们了,有什么事到明天早上再说……”

575  师部会议室。清晨。

杜宏在清理室内卫生,黎娜推开门走进来。

杜宏:“这么早就来了。”

黎娜:“昨天晚上,我们和几位群众代表连夜起草了一份咱们要求回山东的意见书,老杜你看看,我们写的行不行?”

杜宏:“娜娜,谁不知道你是工程团的笔杆子,你写的东西让我看那不是窝囊我么。”

娜娜:“郭辉呢,他怎么还没来?”

杜宏:“他和张少飞到火车站去打听通车典礼的事去了……”

576  火车站站前广场上。

郭辉和张少飞登上了一辆解放牌卡车。

司机:“咱们去哪儿?”

郭辉:“去师部医院。”

张少飞:“郭总,刘伟他们走了已经有六七天了,怎么连一点消息也没有?”

郭辉:“谁知道这几个人在搞什么名堂?还有冯科长那个外甥,至今下落不明,哼,我看,老冯他早晚得栽到他那个外甥的手里。”

张少飞:“郭总,如果今天咱们没什么大事的话,我想回连队去看看。”

郭辉:“你回去就不怕肖杨找你的麻烦?”

张少飞:“我听说他前几天去西宁送宏亚丽的妈妈去了,恐怕现在回不来吧。”

郭辉:“少飞,杨肖快要生孩子了,对她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张少飞:“唉,这杯苦酒实在是让我难以下咽啊,如果我现在和她办了结婚手续,那就等于作茧自缚,如果现在甩掉她,不说别人,就光那个肖杨,他也不会和我善罢甘休的。”

郭辉:“你今天晚上回去就是想处理这件事?”

张少飞点点头:“我想先让她回老家去……”

郭辉:“让她回老家?她家里不是已经没有亲人了,你让她回去找谁去?”

张少飞:“我表姐已经给我姑妈说好了,让她到我姑妈那儿去,暂时先让我姑妈照顾着她把孩子生下来,等我调回山东之后,有什么事再说么。”

郭辉:“噢,这当然对你是有利了,不过杨肖那儿是否同意可就很难说了……”

577  师部会议室里。

杜宏将群众代表的意见书递给了牟阳:“老牟,这是群众代表们写给省里的“意见书”,你看看吧。”

牟阳:“我的文化水平有限,你就说吧,这份意见书是什么意思?”

杜宏:“简单地说,代表们强烈地要求咱们领导小组向省领导反映他们的意愿,坚决要求把咱们这批青年调回山东老家去。”

牟阳:“对于这件事,咱们是不是应该先给丁处长谁一声。”

杜宏:“丁处长他已经住院了,再去找他……”

正说着,郭辉和张少飞推开门走进来。

张少飞:“牟哥,他姓丁的在这个时候撂挑子,很明显他这是在给咱们几个人出难题啊。”

郭辉:“哎?杜宏,付国强你通知他了吗?”

杜宏:“我刚才还给他打过电话,他说连里有事不能来。”

郭辉:“真是岂有此理,到了这个时候都成了缩头乌龟了,老牟,丁处长不在,我们可就全听你的了。”

牟阳:“不行不行,我这把刷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干点具体事还可以,要说让我当头儿,我可不是那块料,郭辉,你就别再谦虚了,这事还是由你来安排吧。”

郭辉:“老牟,既然有你老哥这句话,我郭辉从心里也就踏实了,杜宏,你马上通知下面所有的群众代表,明天上午到这儿来开会……”                                                                                                                                          578  师部保卫处里。

王明怀被两位刑警押进了办公室的套间里。桌前坐着赵大队和邢丽。

赵大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明怀。”

“冯一谋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舅舅。”

“你舅舅通过你倒卖国家珍贵药材一共有多少次?”

“一共四次。”

“你们一共赚了多少钱?”

“六千,不,六千四百块。”

“到底多少?”

“六千四百块,四千块我给了我舅舅,剩余的钱在藏区被人家给骗走了。”

“王明怀,今年春天冯一谋发给你的那一些狐狸皮是怎么回事?”

“噢,那些皮子让公家给扣了……”

“到底是扣了还是卖了?!”

“卖了卖了,我交待,我交待。”

“卖给谁了?”

“我卖给我们老家一家皮革厂的业务员了,他叫张大发。”

“你们从中获了多少利?”

“四千块。”

“钱呢?”

“我留了一千,剩下的给我舅舅了。”

“还有,对于你所供述的关于王艳的那些交待材料,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和王艳的事我都交待了,说的都是实话,真的都是实话。”

赵大队转脸朝坐在他身边的邢丽点了点头。

邢丽将笔录递给了王明怀:“你签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