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狂潮》第三十三集
[2014-9-28 9:21:08]
浏览次数:[1005]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瀚海狂潮》第三十三集

 作者  付士珍


533  连队。八毛场里。

罗文和肖杨带着十几个战士正在清理场院。

罗文:“杨肖怎么样?她没事吧?”

肖杨:“听豆豆说,她胎位很正常,没什么问题。”

罗文:“肖杨,你打算还让肖肖回到张少飞那儿去吗?”

肖杨:“张少飞对她已经不怀好心了,再让她去找他,不等于自己往火坑里跳么。”

罗文:“那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肖杨摇摇头:“我现在也没什么好办法,走一步说一步吧。”

罗文:“哎?你妈暂时不走,先让她老人家照顾照顾她……”

肖杨:“噢指导员,我还忘了告诉你,我妈这两天就要回老家去,她说对在老家乡下的那个老奶奶总是放心不下,我想等她走的时候送她去西宁。”

罗文:“这个没问题……”

534  连队院子里。

一辆吉普车开进连队停在了牟阳的家门前,车上走下来已经喝多了的牟阳。

豆豆和曹顺从医务室那边走过来,急忙扶住了站立不稳的牟阳。

豆豆:“牟哥,你这是跟谁在一起喝的酒,怎么喝成这个样子?”

牟阳:“我和领,领导核,核心的人喝的酒。”

豆豆:“领导核心的人?怎么,你们领导小组里又出来个领导核心?”

牟阳:“你,你不懂,你听,听明白了,领导核心就,就是领导的,领导。”

曹顺:“牟哥,这么说,你也是领导的领导了?”

牟阳:“那,那是当然了,全师一共四个人,就有我一,一个,走,咱们进,进屋里去说。”豆豆和曹顺扶着他跌跌撞撞地走进门去。

王艳从床边走过来:“哎呀,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又喝成了这个样子?”

牟阳:“喝、喝成这个样子,我高、高兴,你说对吧,豆豆,哎?对了,豆豆兄、兄弟,你想不想回、回山东老家?”

豆豆:“牟哥,我不是听说这一次人员调配只是在青海省内部吗?”

牟阳:“哦,我听郭辉,和张少飞他们说……”

曹顺一怔:“怎么,郭辉他们也成了你们“核心小组”里的人了?牟哥,你跟他们那些人搅和在一起可得当心啊。”

牟阳:“闭,闭嘴,这事还用你来,来教训我。”

王艳:“豆豆,他今天喝多了,你们别理他。”

535  牟阳家门前。

豆豆从牟阳家出来,迎面碰见端着洗衣盆从医务室走出来的肖肖。

“肖肖你干吗去?”

“有两件衣服我去洗一洗。”

“哎呀,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洗衣服,动了胎气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年纪轻轻的哪儿有这么娇惯的?哎,豆豆哥,今天上午在格尔木的时候,你不是说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我么,到底是什么事?”

“噢、也没什么大事……噢,你把衣服给我吧,我去给你洗……”

“不行,如果你现在不告诉我,这衣服我是不会让你洗的。”

“哎呀,好了好了,你先回去,等哥洗完了衣服再……”

“豆豆哥,我知道,因为我和张少飞的事,你们始终把我当成外人。”

豆豆:“哎肖肖,你误解了,有件事我不是不想告诉你,可肖哥他……”

肖肖:“肖哥?肖哥他怎么了?”

豆豆:“肖哥他,哎呀我的好妹妹,肖哥他说,暂时不让我告诉你。”

肖肖:“豆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是再不给我讲,我现在就去找肖哥去。”

豆豆:“别别别,肖肖,我真是服了你了,好,我实话告诉你吧,肖杨就是你的亲哥哥……”

肖肖一怔:“什么?你说什么?”

豆豆:“我再给你说遍,肖杨是你的亲哥哥。”

肖肖顿时惊呆了:“你,说的这是真的?”

豆豆:“肖肖,这是真的,其实这件事在你到连队不久,我们就都知道了,不过,就因为张少飞和你的关系,肖哥就没把事情公开,肖肖你知道吗?肖大伟就是你们的亲爸爸。”

肖肖:“对,我听我妈妈说过,我爸爸就叫肖大伟。”

豆豆:“听国强哥说,你爸爸和你妈妈分手后,你妈妈把你带走了,你哥哥就留在了你爸爸身边,后来,你妈妈就用她和你爸爸的姓给你取名叫杨肖……”

肖肖猛地哭喊起来:“妈妈!妈妈!我找到哥哥啦!……”在她拼命地哭喊中,她突然感到一阵眩晕,豆豆急忙上前抱住了她:“肖肖,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536  医务室里。当晚。

肖肖躺在床上,眼中含着泪水望着坐在床前的肖杨。

肖杨:“……前几年,爸爸在他临终之前,曾经让付伯伯带着我去找过你和妈妈,可是,你们早已经搬了家,后来,姑姑就带着我去了乡下,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你们的消息。”

肖肖:“哥哥,在我和妈妈最艰难的时候,我在妈妈面前试探着问起过你和爸爸的事,妈妈总是伤心的落泪,她阻止我不让我提到这件事,哥哥,妈妈在她临咽气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她说孩子,你以后如果能见到你的哥哥,千万不要在他面前提起我,我对他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

肖杨止不住的泪水从脸颊上流下来:“肖肖,你别再说了,这些年,妈妈有病,她带着你也够艰难的了……肖肖,你和张少飞的事,他的父母亲知道吗?”

肖肖:“知道也是后来我到他家里去,他们才知道的,他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哥,我真是没脸见人了。”

肖杨:“肖肖,这件事并不是你的过错,你不要太自责了,张少飞的为人,我们很清楚,肖肖,孩子是无辜的,为了孩子,你也应该坚强地活下去,你还年轻,前面的路还长着呢,你放心,只要哥哥在,还有这么多的好兄弟在,什么难关都会过去的,噢、今天下午我已经和指导员打了招呼,让你暂时先住在马德昌的家里,让马德昌的家属照顾你,其他的事,等我把妈妈送走回来以后再说……”

537  西宁。军垦办事处。当晚。

孙正军和韩干事说着话走进门厅,他们刚要上楼被登记处的值班员叫住了:“喂,请你们过来一下。”

孙正军:“什么事?”

值班员:“住在三楼的那位女青年是你们要找的那个冯月华吧?”

孙正军:“你有什么事吗?”

值班员:“噢、今天上午,你们团有人打来电话问起冯月华的事。”

孙正军:“他在电话里说什么了?”

值班员:“他就是问冯月华是否住在这儿,别的什么也没说。”

孙正军:“你没问一问他是那个连队的?”

值班员:“他说他是保卫科的……”

538 连队。马班宿舍门前。清晨。

曹顺和丁力坐上一辆小马车正要走,迎面碰见丹妮骑着马走过来。

丹妮““曹顺哥,你门干吗去?”

曹顺:“噢,你有什么事吗?”说着他急忙从车上跳下来问道。

丹妮:“团卫生队让人给我捎信儿说,让我去接我阿爸出院,我想……”

曹顺:“噢,你看,车我已经套好了,咱们现在就走。”

丁力从车上跳下来:“哎?曹顺,咱们不是要去格尔木参加我同学的婚礼吗?你怎么?……”

曹顺:“对不起了丁哥,去格尔木你还是自己截车去吧,我就不陪你了。”未等丁力答话,他赶着车随丹妮走了。

豆豆走过来,他望着离去的曹顺:“丁哥,这事你还看不开啊,现在曹顺和丹妮正打的火热呢,在这个时候他能不表现表现么?”

丁力朝着远去的曹顺吐了一口吐沫:“这个王八羔子,怪不得丹妮一发话,他跑得比兔子的爹还快……”

539  马德昌家。

肖肖正在和马妻聊天。

马妻:“……肖肖,世界上那么多好男人你不找,怎么偏偏选中了张少飞那种人?”

肖肖:“嫂子,我当初认识他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的,他对人又体贴,又善解人意,可谁想到他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马妻:“哼,男人可能都是这个德行,在没得到你之前,花言巧语笼络你的心,你说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敢给你去摘,一旦把你弄到手之后,小脸儿马上就变了,甚至连和你讲话的语气都变成另一个味儿了。”

豆豆提着几个水果罐头走进门来:“肖肖,肖哥让我给你送来几个水果罐头……”

马妻:“你肖哥让你给她送来的?你肖哥他怎么不来?”

豆豆:“肖哥和指导员在连里开会呢,嫂子,肖肖在你这儿又要给你添麻烦了。”

马妻:“哟,你人不大还挺会说话的呢,豆豆,我看你对肖肖比她哥哥还关心她呢。”

豆豆:“你这是哪儿的话,我关心她那是因为肖肖是我大哥的……”

马妻:“行了豆豆,当嫂子的爬过的山比你走的路还多,啥事能瞒过当嫂子的眼睛,前些日子为了肖肖的事情,张少飞那样对你,你都没含糊过,那是因为啥?三更半夜的你经常暗中盯着肖肖,生怕她在张少飞面前受气,你又是为了啥?这些事你当我看不出来?肖肖,还不快谢谢你豆豆哥给你送来的水果罐头。”

肖肖抿着嘴笑了笑没吱声。

豆豆:“嫂子,求求你,你千万可不要这么说,这事要是让肖哥知道了,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搁呀?”

马妻:“噢,你害怕你肖哥,就不害怕你嫂子?”

豆豆:“你是我的老嫂子,我害怕你干吗?”

马妻:“豆豆,你听嫂子一句话,只要你对肖肖是真心的,别说是你肖哥,就连张少飞那儿,嫂子都能给你挡了……”

540 西宁,娄如松家。

娄如松夫妇备了七八个菜,热情地接待了前来做客的冯月华、孙正军和韩干事。

娄如松:“……来来来,你们来到我这儿,谁也别客气了啊,不管酒菜如何,这可是我和你嫂子的一片心意。”

孙正军:“娄主任,听说你刚出院,我们就来打扰你,真是过意不去。”

娄如松:“哎,你们来到西宁,我这儿就是你们的家,这要和咱们当年在连队里吃大锅饭一样随便吃啊。”

孙正军:“老娄哥,现在我们师的青年一提到你们当年的省委工作组,真是让我们倍感亲切,回想起那个时候的情景,你们和我们一起睡在宿舍里的大通铺上,和我们一同在饭厅里,一个盆里摸勺子,和我们一块整平土地抬大筐,你们哪儿有一点官架子?你们就好像是我们的兄长,我们的父母在陪伴着我们,呵护着我们,每当我们回想起那一段美好的时光,总感觉有一股暖流在我们的心中涌动……”

娄如松:“说实话,当年咱们在一起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你们山东知识青年的那种激情,那种拼劲,那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对我们工作组的同志给予了很大的鼓舞和启发,唉,要不是文化大革命,噢,不说这个了,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冯一谋等人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而对叶凡实施诬蔑陷害,我想他们的这个阴谋是不会得逞的,我打算把这件事向省里的有关领导汇报,征得领导的允许,让省公安部门介入,亲自过问这个案子,在把叶凡解脱出来的同时,将冯一谋一伙人缉拿归案……”

话刚说到这儿,月华顿时泪如泉涌,她一下子跪在了老娄的面前:“老娄哥……”

娄如松一惊:“月华,你这是干吗?我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叶凡,而且也是为了伸张正义,打击罪犯!你赶快起来!你应该相信咱们的政府,相信国家的法律,好人终归是好人,恶人必定要遭到报应的!”

嫂子流着泪水:“老娄,下午上了班,我跟你一起去见省里的领导。”

孙正军激动地从桌前站起来:“老娄哥,当小弟的什么话也不说了,请让我代表叶凡哥,不,还有我们农建师那些所有遭受到无辜陷害的人们谢谢你们了。”说着端起面前的酒杯:“这酒我喝下去,以表我们的心意……”

541  罗文家。

肖扬和豆豆正在帮着罗妻包饺子。

马妻推开门走进来:“哟,包水饺那,指导员呢,他不在家?”

罗妻:“他在八毛场拾掇场院呢,你找他有事吗?”

马妻:“不,我想找一下肖扬。”

肖扬:“找我?嫂子,你有什么事?”

马妻:“有点事,豆豆你先出去一下。”

豆豆“噢”了一声,起身朝门外走去。

肖扬:“嫂子,有什么保密的事,还要让豆豆避开。”

马妻:“那当然了,我让他出去自然就有让他出去的道理,肖扬,嫂子想替你妹妹操操心……”

肖扬:“你想替我妹妹操什么心?”

马妻:“我想给她介绍个对象……”

肖扬:“嫂子,对于肖肖的事……”

马妻:“噢,不就是她和张少飞的事么,这事我很清楚,你就不用再多说了,张少飞这个冷血动物,他根本就没打算和肖肖结婚,这我早就听说了,还提他干什么?根据肖肖现在的情况,她必须尽快找一个能关心她,体贴她的人,这样不光对她好,同时对你这个当哥哥的来说也就放心了。”

肖扬:“嫂子,你打算给她介绍谁?”

马妻:“远在天边,近在门外……”

肖扬:“你说的是豆豆?”

马妻:“怎么,你觉得不行吗?”

肖扬:“不不不,嫂子,我是说这件事对我来说真是太突然了。”

马妻:“对你来说突然不突然没什么,只要对肖肖和豆豆他们两个人不突然就行了,今天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他们俩的事你这位当哥哥的同意不同意?”

肖扬:“哎呀嫂子,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明白么?这样吧,今天我当着两个嫂子的面表个态,这事只要他们俩没意见,我保证一百个同意。”

马妻:“那好,咱们就这样说定了,至于事情成与不成,那就看你嫂子的本事了,不过咱可有句话说到前头,这事要是真的办成了,大鲤鱼我就不再想了,不过青海湖的“小黄鱼”你可得管我个够。”

肖扬:“噢,这你放心,别说吃青海湖的小黄鱼,到时候喝喜酒的时候,我还要亲自把你接过来,既当介绍人又当证婚人……”

542 连队。一班宿舍里。

周亮和程克几个人正在修理破损的镰刀架。

牟阳和郭辉带着几位代表推门走进来。

牟阳:“周亮,指导员他们干什么去了?”

周亮:“他在八毛场清理场院呢,你找他有事?”

牟阳指着身边的几位青年:“这几位都是师里“调配领导小组”的同志,到咱们连队来了解情况的。”

周亮瞥了一眼郭辉:“哟,这不是郭总指挥么,怎么,他也混进你们领导小组里去了?”

牟阳:“周亮,这都是经过群众代表选举产生的。”

周亮:“好么,真是大红大紫的人物啊,当年造反派的总指挥如今摇身一变,又成了“调配领导小组”的要员了,真是削尖了脑袋,无孔不入啊……”

牟阳:“哎,你少说两句吧,周亮你先把手里的活放一放,到八毛场去叫一下指导员,我们在连部等他。”

周亮:“对不起了牟哥,还是你们自己去找他吧,我们还有我们的任务呢。”

牟阳:“哦,那样也行,哎周亮我先问问你,你对这次人员调配有什么想法?”

周亮:“对这件事,我还没考虑过,我想等叶凡哥回来以后再说……”

543 连队。通往八毛场的田间小路上。

肖杨扛着扫把和豆豆边走边谈着:“……豆豆,你真的喜欢肖肖?”

豆豆点点头没吱声。

肖杨:“我知道,从你们在西宁见到她那一天起,你帮了她不少忙,事事处处都在关心着她,豆豆,同情和怜悯并不等于爱情,这一点你懂吗?”

豆豆:“肖哥,对她的遭遇我是同情过她,不过那只是刚刚认识她的那一段时间,再后来可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肖杨:“那是为什么?”

豆豆:“后来我发现张少飞在欺骗她,而并不是爱她的时候,肖肖对她又是那样的真诚与宽容,肖肖的心太善良了,从那个时候起,我从心里就喜欢上了她,不过在那些日子里,我总是告诫自己,我和她是不可能的事……”

肖杨:“就是因为张少飞对吧?”

豆豆:“对,我总觉得张少飞会有一天良心发现的,可是后来我渐渐地发现,他纯粹是一个冷血动物。”

肖杨:“豆豆,对肖肖现在的这种情况,你就没有考虑过吗?”

豆豆:“噢,你是说她身上怀的孩子,这事我当然考虑了,张少飞口口声声说孩子不是他的,其实他这是对肖肖的一种侮辱,不过这也并不奇怪,因为他不爱肖肖,自然也就不会爱这个孩子了,肖哥,既然我已经喜欢上了肖肖,当然我会更喜欢这个孩子的,不然我说喜欢肖肖那就不是真心话了,肖哥,你是了解我的,你应该相信我……”

544  西宁。军垦办事处值班室。中午。

值班员坐在桌前正在织毛衣。

“啪啪啪。”有人在外面敲响了窗子上的玻璃。

值班员伸手拉开窗子:“哪个团的?”

窗口里现出刘伟的面孔:“我们是农建师红垦兵总部的,是来这儿找人的。”

值班员:“都什么年月了,还红垦兵黑垦兵的,你们找谁?”

刘伟:“有位叫冯月华的女青年住在这儿吗?”

值班员:“冯月华,她住在楼上303号房间……”

545  3楼。303房间。

房门虚掩着,刘伟上前猛地一下推开了房门,他一下楞住……

房间里孙正军迎门坐在桌前:“噢,进来吧刘伟,没错,这就是冯月华的房间。”

刘伟恐惧地:“不不不,孙,孙干事,你听我……”

他的话未说完,便被身后两位身着警服的公安人员推进了房间。

孙正军:“刘伟,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啊,竟敢跑到这儿来抓冯月华。”

刘伟一下跪倒在孙正军面前:“孙,孙干事,这不关我的事,不关……”

一警官模样的公安人员从兜里掏出警官证在刘伟面前亮了亮:“我们是省刑警支队的,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546  北草原。桑巴帐房里。

曹顺正在用热毛巾为桑巴大叔擦脸,丹妮站在旁边愣愣地看着。

曹顺:“丹妮,你还在这儿愣着干吗?你在外面跑了一天了,还不快去洗洗脸去?”

“洗脸?洗脸干吗?”

“丹妮,往后你要天天洗脸。”

“为什么?”

“前几天,我不是教你学会了“美丽”两个字么,洗脸就是为了讲卫生,为了更美丽。”

丹妮洗过脸之后,用手帕在脸上擦了擦:“曹顺哥,你看我“美丽”了吗?”曹顺从衣兜里掏出一盒“雪花膏”打开,用手在里面抹了一下,然后点在了丹

妮的额头上,鼻子上,两颊上:“丹妮,你自己搓一搓。”

丹妮用手在脸上搓了搓:“曹顺哥,你看这样行吗”

曹顺端详着丹妮:“美丽极了,丹妮,往后你要天天洗脸,檫“雪花膏”,我保

证会让你变得像亚丽姐一样漂亮,噢,时候不早了,我到外面去捡些木柴回来,生火做饭……”

547  沙柳包群中。

曹顺赶着小马车在拣生火柴。

一阵“咩咩”的羊叫声从附近传来。

循着羊的叫声曹顺来到一簇红柳棵跟前,眼前的情景让他一下怔住了……

一只腿部中了铁夹子的藏羚羊蜷伏在一条羊肠小道上,它的身边一只小羚羊双膝跪在它的面前,不停地哀叫着,叫声如哭似泣。

曹顺怔立片刻,随脱掉了身上的棉衣朝藏羚羊走去……

“曹哥!你不能伤害它,它是只藏羚羊!”丹妮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喊叫着。

曹顺仿佛没听到似的,他抖开手中的棉衣猛地按住了奋起挣扎的羊的脖子:“丹妮!快过来!按住它,别让它动!”

丹妮跑了过来。

曹顺迅速退掉了羊腿上的铁夹子,从棉衣上撕下一块布条将那只还在流血的腿包扎了起来……

“曹哥,它还能活吗?”

“回去给它敷上点药,用不了几天它就会恢复的……”

548  回归的路上。

曹顺和丹妮赶着小马车在缓缓地行走着。

“……曹顺哥,回去以后你打算怎么办?还要让你们的战友都来品尝你捕获的“战利品”吗?”

“不,这一次我打算用羚羊角为你阿爸治病,再就是用它为你做几顿美餐,让你今后更加美丽……”

丹妮猛地从车上跳下来:“曹顺哥,我阿爸不会用它的角去治他的病的,我也绝不会用它的生命去换取我的“美丽”的!曹哥,你走吧。”

曹顺:“丹妮,你说的话当真?”

丹妮:“当真。”

曹顺突然笑了起来:“那好吧丹妮,咱们现在就给这个小羚羊起一个名字,让它永远地做咱们俩的好朋友。”

丹妮:“你说的话当真?”

曹顺:“当真,丹妮,你看刚才那小羚羊多可怜呀,如果它失去了妈妈,它会死掉的。”

丹妮用手拍了拍乖顺地偎依在羊妈妈身边的小羚羊突然说道:“曹哥,今天这是一只藏羚羊,假如它是一只小熊崽,小虎崽,你也这样做吗?”

曹顺:“丹妮,我明白你的意思,从今以后不管它是什么动物,我都会这么做的,它们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生灵啊,残忍,我看最残忍的莫过于咱们人类了,屠宰,杀戮,用它们的生命来做咱们的美餐,这些年,我们这些人为了这张嘴毁了这儿多少生灵啊?(指着路边被挖掘掉的一座座沙柳包)噢,还有,你看这一座座被挖掘掉的沙柳包,鲜活鲜活的红柳被连根拔起,被人们烧掉了,再这样下去,几千年来的千古草原就要毁在咱们这一代人的手里了,毁灭大自然的生态不就等于毁灭咱们自己么?”

丹妮:“曹顺哥,你回去给连里说一说,咱们成立一支草原护卫队吧,到时候我第一个报名参加,跟着你……”

曹顺:“噢,这一次的人员调配我决定哪儿也不去了,我申请留在这儿(突然想起了什么),哎?对了,前些日子你不是说要参加我们的兵团吗?”

丹妮:“我当然想了,不过我听说……”

曹顺:“你听说什么了?”

丹妮:“我听说那得和你们的人结婚才可以……”

曹顺:“哎呀这还不容易,你随便在我们那儿找上个对象不就行了么。”

丹妮:“你,你胡说些什么你?我不理你了。”说着,扭过脸去生气了。

曹顺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给你开个玩笑,你怎么就当真了?好了好了,算我没说行了吧?今天下午等豆豆和指导员他们来了,我就把你的想法向他们提出来,咱们以兵团的名义成立一支草原护卫队,我当队长,你当副队长……”

丹妮:“光让我当副队长还不行。”

曹顺:“怎么,让你当副队长这还不行啊,要不,咱们俩换一换行不?”

丹妮:“那也不行。”

曹顺哭笑不得地:“哎呀我的好妹妹,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么样吗?”

丹妮:“我想加入你们的兵团和你在一起……”

曹顺:“想加入我们的兵团,这我可说了不算。”

丹妮:“至于你说了算不算我不管,今天我就问你一句话,我加入你们的兵团,你愿意不愿意?”

曹顺:“我,我当然愿意了。”

丹妮猛地扬起手中的马鞭朝马屁股上抽去:“驾!”

突然加速的小马车将曹顺险些摔倒在车厢里,他顺势揽住了丹妮的脖子,二人双双躺倒在车厢里,小马车伴随着二人“咯咯”的笑声颠簸着朝前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