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狂潮》第三十二集
[2014-9-25 8:56:24]
浏览次数:[1176]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瀚海狂潮》第三十二集

 作者 付士珍


519  连队。红垦兵办公室里。

张少飞和白志国在谈论着推选“调配领导小组”人员的事。

白志国:“……少飞哥,我真不明白,在今天的会议上,你干吗非要推选牟阳?你看不见,咱们的那些兄弟对你都有看法么?”

张少飞:“你们懂什么?牟阳不象肖杨,他的脾气性格我知道,有些事,你只要顺着他,再经常给他戴着点高帽,他就会忘乎所以的,你别看他现在和肖杨好的穿一条裤子,还说不定以后怎么样呢……”

正说着,肖肖怀中抱着一床被子推开门走了进来。

张少飞一愣:“你来干什么?”

肖肖:“我来看看你。”

张少飞:“你不在你的屋里待着来看我干什么?你回去吧,我这儿还有事呢。”

肖肖气愤地:“你把我一个人关在那间屋子里,连个面也不照,张少飞你的用心我明白,你是在等待着我们娘俩不定哪一天默默地死去,你的目的就达到了……”

张少飞:“你在这儿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回去吧,别在这儿烦我!”

肖肖:“从今天起,我就住在这儿了,你去哪儿我就跟你去哪儿,要死,我也要死到个明处……”

张少飞:“你说我对你没安好心,那好啊,你走吧,你看着谁好,你就跟谁去吧,我张少飞绝不眨一下眼睛。”

肖肖愤怒地骂道:“你混蛋!老天怎么不打雷劈死你!”

张少飞被激怒了:“你喊什么?滚!你给我滚出去!”说着上前一把揪住肖肖的头发,边往外推边用脚猛踢她的腰部……”

白志国冲过来抓住张少飞的双手:“少飞哥,你这是干吗?你放开她!你这样会出事的……”

肖肖挣扎着、哭喊着:“你打吧,!你打死我吧!你这个畜生!当初我怎么瞎了眼遇到了你这个畜生!张少飞,你会遭报应你的!……”

就在这时,院子里有人高声喊起来:“来人那!快来人那!张少飞打人啦!……”

屋里,白志国拼命将张少飞拉在一边:“少飞哥,你快走吧,待会儿连里来了人你就麻烦了。”

张少飞急忙抓起床上的衣服,疾步朝门外走去……

喊声惊动了正在连部里的罗文和肖杨几个人。

肖杨跟随着豆豆来到红垦兵办公室里,他看到惨遭毒打的肖肖,顿时怒火中烧:“张少飞呢?他到哪儿去了?!”

豆豆搀扶起坐在地上啼哭的肖肖:“他跑了,他让白志国拉着他跑了。”

肖杨温怒地训斥着肖肖:“象他这种畜生!你还跟着他干吗?!再这样下去,你们娘俩早晚会毁到他的手里。”

肖肖哭泣着:“事到如今,你让我怎么办?我真不想活了……”

肖杨:“死?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只要我肖杨在,我一定会为你出这口恶气的!……”

520   冯一谋家。当晚。

冯一谋正在责备张少飞:“……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动手打她,万一你把她打出个好歹,你的麻烦就大了。”

张少飞:“这个臭女人,现在仗着连里有几个人护着她,越来越不是她了。”

冯一谋:“小不忍则乱大谋,少飞,眼下咱们还有好多事要做,要是因为这件事,节外生枝那可是要误大事的,哎,冯月华有消息了吗?”

张少飞:“谁知道她躲到哪儿去了。”

冯一谋:“你看,她会不会去了西宁?”

张少飞吱唔地:“喔,我看,很有这种可能。”

白志国:“少飞哥,我刚才来的时候听人说,肖杨到咱们办公室去了,他说今天晚上早晚要找到你……”

张少飞:“他找我干吗?”

白志国:“肖肖是他的亲妹妹,你打了她,他能和你拉倒吗?”

张少飞:“肖肖是他的亲妹妹?”

白志国:“哎呀,其实,肖杨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只不过他们还没有公开罢了。”

冯一谋:“少飞,我看你暂时先躲一躲吧,在这个时候肖杨要是见到你,事情可就麻烦了。”

张少飞略一沉吟:“志国,你先回连队去,有人问起我,你就说我到格尔木去了,有什么事等过几天咱们再说……”

521  西宁。中医院保卫科里。

王明强随着保卫科的马科长走进门来。屋里坐着孙正军和韩干事。

孙正军:“你就是王明怀的表哥王明强?”

王明强:“是。”

韩干事:“我们是格尔木农建师保卫处的,我们想找你了解一下你表弟王明怀的情况,你坐吧……”

522  西宁。军垦办事处303号房间门前。当晚。

孙正军站在门前敲了敲房门。

“谁呀?”屋里传来月华的声音。

“孙正军。”

门开处,月华惊喜地:“正军,你们怎么来了?快快快,到屋里来。”

孙正军:“月华姐,情况怎么样了?”

月华边给二人倒水边说道:“今天上午,我去了省政府,想去找一下娄组长,人家说他前几天住院了,我问他们他住哪家医院,人家不告诉我。”

韩干事:“我听说过娄组长这个人,他对咱们青年还是挺不错的,要不这样吧,等我和正军落实完王明怀的材料,咱们一块想办法去找,西宁不就这么几家医院么。”

孙正军:“哎?在你临来的时候,国强不是说,让你去找那位附属医院门诊办公室的郭主任么?你明天先到他那儿去看看,看他是否能给帮上忙……”

523  次日清晨。省附属医院。

冯月华在门诊办公室找到了郭主任:“……你就是冯月华吧?请坐请坐,陈美丽前天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谈了你的情况,噢、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月华还未开口,泪水便夺眶而出……

郭主任:“别哭别哭,你说说看,我到底能帮你什么忙?”

月华:“我男朋友的事,美丽在电话里可能给你说了,本来,这一次到省里来,我想找上面的领导讨个说法,可是,我去找过几个部门,看来他们对这件事,都感到很无耐,昨天,我又去省政府找原来在我们农建师工作组的娄组长,结果听他们单位上的人说,他身体不好住院了……”

郭主任:“你说的那个娄组长他在省政府里是干什么的?”

月华:“听说他是一位办公室主任。”

郭主任点了点头:“噢、如果他肯帮忙的话,你的事还是有希望的,你没问问他们单位的人,他在哪个医院里住院?”

月华:“我问了,人家不告诉我。”

郭主任:“你说的这位娄组长,他叫什么名字?有多大年龄了?”

月华:“他叫娄如松,今年有五十岁了吧。”

郭主任略一沉思,随手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喂,请给我接一下住院部……噢、孙主任,我是郭世泽,麻烦你帮我查一下,你们内科病房有没有一位名叫娄如松的病人……噢、男的,年龄在五十岁左右,好的,我等你的电话。”说完扣上了电话。

月华:“郭主任,你怎么就知道他在你们这儿住院,会住在内科病房呢?”

郭主任:“噢、省委省府大院里的领导看病住院多半都来我们附属医院,根据他的年龄推断,他们多半患的都是些心脑血管之类的疾病,所以,他如果在我们这儿住院……”

正说着,桌上的电话铃响了。

郭主任拿起电话:“噢、孙主任……呃?这个人在咱们这儿住过院……什么?昨天他已经出院了?……噢,是这么回事,他有个朋友从格尔木来了想见见他,老孙,你能帮我查一下他的家庭住址和联系电话吗?噢、那太好了。”说着,从桌上拿起了笔和纸,“你说吧……”

524  按照郭主任说的地址,冯月华很快便找到了娄如松的家。

冯月华手提着一网兜糕点和奶粉之类的礼品,站在门前敲了敲房门。

门开处,一位中年妇女问道:“你找谁?”

“请问,这是郭主任的家吗?”

“你是谁?”

“我是……”

正说着,娄如松从卧室里走出来,他一眼便认出了站在门前的月华,惊喜地:“哟,这不是冯月华吗?哎呀,快快快,到屋里来,到屋里来。”

月华:“老娄,我可找到你了。”

娄如松向妇人介绍道:“桂芝,她就是我过去常给你提起的五连那位叶凡的对象、冯月华。”

桂芝:“噢,快请坐。”

月华将网兜放在了桌子上:“老娄,这是嫂子吧?”

娄如松:“内当家的杨桂芝,月华,你的本事不小啊,一下子就能找到我家里来(看了一眼桌上的网兜)月华,你这是干吗!你人来了,我比什么都高兴,就你们每月那一点工资,再给我买这些东西,你让我的心里能过意得去吗?”

月华:“别说你现在是病号,就是你好好的,我这个当小妹的来看看你这个大哥和嫂子,还不是应该的么。”

娄如松:“噢对了,我还忘了问你,你这一次来是探亲路过,还是来出差?”

月华:“都不是。”

娄如松:“那你怎么有时间到西宁来了?”

月华眼睛有些湿润了,她强忍住泪水:“噢、老娄哥,你身体好些了吗?”

娄如松:“老毛病了,每年在这个季节都要住上几天院,月华,叶凡呢,他现在干吗那?”

月华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泪水泉涌般地顺着脸颊流下来。

娄如松一愣:“月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月华:“老娄哥,叶凡他,他……”

娄如松:“叶凡他怎么了?你说话呀?”

桂芝端过一杯茶递给了月华:“月华,有什么事你就说,只要我们能帮你的,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525  连队。清晨。

豆豆和曹顺蹲在礼堂门前的台阶上正在用早餐。

牟阳穿着一身崭新的军装拿着餐缸走过来。

曹顺:“哟,牟哥,你穿这么一身新,是去喝喜酒还是去会客啊?”

牟阳:“耍什么贫嘴?待会儿我要到师里去开会。”

曹顺:“行啊牟哥,咱兄弟们出了一辈子的苦力,如今也混进师里干事儿去了,这真是可喜可贺的大好事啊,怎么,你们“领导小组”今天要开会?”

牟阳:“今天上午开预备会。”

豆豆:“哎?牟哥,待会儿我和曹顺要带着肖肖去师部医院去做一下检查,顺便去看看叶凡哥,咱们一块走吧。”

牟阳:“行啊,吃过饭你们在医务室里等我,我让贵子用马车去送咱们……”

526  医务室里。

豆豆和曹顺正在整理为叶凡所要带的衣物。

宏妈从旅行包里取出一件棉背心塞给了豆豆:“孩子,把这件棉背心给你叶凡哥带去,夜里冷,他穿上能挡挡寒。”

豆豆:“大妈,给他带去你穿什么?”

宏妈:“他在里面就是冻死也不会有人问的,我在这里不要紧,怎么都好对付,噢,你们带着肖肖去医院,上下车千万注意别磕着碰着,她现在是最不担事的时候……”

姚兰推开门走进来:“豆豆,你们还没走?”

曹顺:“慌什么?牟哥套马车去了,说让我们在这儿等他。”

姚兰:“牟哥套马车去了?不对吧,刚才我从地里回来的时候,看到他已经坐着一个小吉普车走了。”

豆豆一愣:“他坐着小车走了?不会吧?”

姚兰:“这还有假,是师部来的小车,白志国还在里面坐着呢。”

豆豆:“他,他这是搞了套什么?他坐小车走,怎么连声招呼也不跟咱们打?”

曹顺:“唉,当官儿了,公务繁忙了。”

豆豆:“那咱们怎么办?”

曹顺:“嗨,死了王厨子还能连毛吃鸡呀,他坐小车,咱们坐马车,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找贵子哥去……”

527  师部会议室里。

丁处长在主持召开由各团和师直单位选派的群众代表会议。

丁处长:“……今天到会的,除了各团派来的代表,还有师直单位选派的代表共计16人,同志们,对于你们的任务,我想大家已经很清楚了,根据省委、省府的指示精神,咱们组建“调配领导小组”来共同商讨,制订出具体的调配方案,并负责具体实施,同志们,按照师党委的要求,这一次调配工作由咱们师劳资处负责组织协调安排这项工作……”

郭辉:“丁处长,你是咱们师劳资处的处长,既然这件事由劳资处负责具体安排指挥,往后我们大家都听你的就是了。”

丁处长:“因为咱们这个领导小组涉及的单位多、人员多,按照师党委的要求,除了由我担任组长之外,咱们还要从在座的人员当中推选出四位副组长,组建一个小组的领导核心,组织大家开展工作……”

杜宏边举起手边说道:“我提一位,一团的张少飞同志。“

丁处长寻视了一下:“张少飞是哪一位?”

张少飞从桌前站起来:“我就是。”

丁处长:“大家举手表决吧。”

“一、二、三……十二,还有吗?十二票。”

牟阳举起手来:“我提一位……”

丁处长:“请先报一下你的单位和姓名。”

牟阳:“我是一团五连的,我叫牟阳,我选副食连的付国强。”

丁处长:“哪位是付国强?”

付国强站起来:“我是。”

丁处长:“付国强,我问你一个问题,这一次咱们“调配领导小组”的中心任务是什么?”

付国强:“按照省委省府的要求,合理地安排好这一次人员的调配工作。”

丁处长点了点头:“好,大家举手表决吧。”

话音刚落,在座的代表们大部分人都举起了手。

还未等丁处长说完,黎娜边举手边站起来说道;“我选郭辉同志,他在师直单位有群众威信,而且又有一定的组织能力……”

郭辉:“刚才黎娜同志对我有些过奖了,我个人认为,还是选别的代表吧……”

杜宏:“郭辉,我看你就别再谦虚了,大家要都象你这样推来推去的,你让丁处长当光杆司令啊?”

话音刚落,在座的七八位代表举起了手,显然已经超过了半数。

张少飞:“我选一团五连的牟阳,他这个人的情况,我在团里的选举会上已经说了,他有群众基础,而且敢于主持正义,我同意他入选咱们小组的领导核心。”

郭辉也随即举起手来:“我同意。”

“我也同意!”……

528  团部。联委会办公室里。冯一谋独自坐在桌前默默地抽着烟。

任国忠推开门走进来:“冯科长,你怎么没到师部去开会呀?”

冯一谋:“那是你们青年代表的事,我去干吗?哎?国忠,冯月华有消息了吗?”

任国忠:“冯月华?她早就跑了,怎么,这事张少飞没有告诉你?”

冯一谋:“任国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任国忠:“冯月华七八天前跟着一辆拉羊毛的货车下西宁了,当时,张少飞他们骑马拼命地追也没追上,这事,康萝卜、白志国他们都知道。”

冯一谋:“这个张少飞,他也开始骗起我来了。”

任国忠:“冯月华如果她要是去西宁告状,她肯定会住在军垦办事处的,你往那边打个电话一问不就知道了。”

冯一谋点了点头,没吱声。

529  格尔木。公安局看守所。

豆豆和曹顺提着一些衣物来到看守所门前。

门岗将他们拦了下来:“干什么的?”

豆豆:“我来看我大哥的。”

门岗:“他叫什么名字?”

豆豆:“他叫叶凡,是农建师一团的。”

小门打开了,一位身着警服的管理员向他们招了下手:“进来吧。”

管理人员指着豆豆手中的衣物:“这是给他送的东西?”

豆豆:“是的。”

管理人员:“把它放在地上,全部打开。”

豆豆将衣物放在了地上,一件件地抖搂开让管理人员看着。

管理人员:“好了,把这些东西放在这儿吧,你们可以走了。”

曹顺:“哎?同志,我们还没见人呢?”

管理人员:“见人?见什么人?东西我让人转交给他就行了。”

豆豆:“同志,我们大老远的跑来了,连人都见不着,回去怎么向战友们交待呀?同志,你就行个方便让我们见见他吧。”

管理人员:“不能见就是不能见,你啰嗦什么?快走吧,不然我可要关门了。”说着、推搡着豆豆和曹顺朝门外走去……

530  师部大院门前。

牟阳从大门里走出来。

一辆吉普车从后面开过来,在牟阳的身边停下来,车上走下来郭辉、张少飞和杜宏几个人。

张少飞:“牟哥,到吃中午饭的时候了,你还急着回去干吗?”

牟阳:“噢、王艳她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

张少飞:“现在这个点儿,管理站那儿也不好截车,走吧,咱们一块去吃点饭,然后让郭总找个车把你送回去。”

牟阳:“不了不了,我还是回去……”

郭辉:“老牟,我早就听少飞说过你的为人,重感情、讲义气,今天也算咱兄弟们有缘分,走,今天我请客,为咱们进入了‘领导核心’庆贺庆贺。”

未等牟阳说话,杜宏推着牟阳坐进了小车里……

531  格尔木。某餐馆里。

张少飞给牟阳倒上酒:“……牟哥,今天咱们能坐在一起也是个缘分,有些事,我早就想和你单独谈一谈,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来,借着今天这个高兴的日子,让兄弟我先敬你一杯。”

牟阳:“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郭辉:“说一千道一万,咱们都是一个山东老家来的兄弟,有什么大不了的事,酒肉穿肠过,免去是非多,来来来,咱们都端起杯来共同喝一杯。”说着,他端起牟阳面前的酒杯递给了他。

在座的人共同举杯,一饮而尽。

张少飞急忙为牟阳倒上酒:“牟哥,你这次能当选领导核心成员……”

牟阳:“张少飞,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要不是你,我牟阳根本也到不了这儿来。”

张少飞:“不不不!牟哥,我可没这个意思,我三番五次的推荐你,真是从内心里佩服你的为人才这么做的,绝没有在你面前摆功的意思。”

牟阳:‘你以为这样做,就会让我原谅你吗?”

张少飞;:“牟哥,至于你原谅不原谅我,这对咱们来说都无所谓,现在咱们关键的是能同心协力,为咱们这批青年办点实事,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这些年,你对我的误解……”

牟阳:“误解?你就用这个词把你所做的那些肮脏事遮掩过去了吗?”

郭辉:“好了好了,今天咱们不说那些令人不愉快的事了,哎?老牟,我听说你对象是个新青年吧?”

牟阳:“噢,她是从四川来的,刚参加工作不久。”

郭辉:“那,她这一次也可以随着你一块调回咱们山东老家了。”

牟阳:“调回山东老家?不是说这一次咱们是在省内统一调配吗?”

张少飞:“省内调配?牟哥,调你去唐古拉山、五道梁你去吗?调你去马海锡铁山矿你去吗?你想想,好地方、好单位能让咱们这些人去吗?如果是去了那些地方,这一辈子咱们也别想回山东老家了。”

郭辉:“刚才,丁处长不是已经说了么,让咱们下去了解一下战友们的思想动态,等下去听听大家伙的意见再说吧……”

532  西宁。娄如松家。

冯月华:“……就为这事,造反派就硬说这份报告是一株大毒草,给他和田园扣上了‘野心家’、‘复辟狂’的帽子,对他们进行大会批斗、刑讯逼供等非人的人身摧残和精神折磨。”

娄如松:“就是说,他们把叶凡打入到批斗走资派的行列里去了。”

月华:“其实,他们之所以这样做,里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娄如松:“什么原因?”

月华:“五连的管理员马德昌和团部保卫科的冯科长,这些年利用工作之便,他们同社会不法分子勾结,非法倒卖国家珍贵药材,从中谋取暴利,这事被叶凡他们觉察之后便配合团里、师里的保卫部门对他们的违法行为展开了调查……”

娄如松:“我明白了,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以那份报告去压服叶凡,企图达到掩盖他们自己的目的。”

月华:“更可恶的是,在叶凡被他们关押期间,他们又制造伪证,诬蔑他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现行反革命’的罪名将叶凡关进了公安局……”

娄如松:“你讲的这些都有书面材料吗?”

月华从布兜里取出一打材料递给了老娄:“这些都是冯一谋和马德昌诬陷叶凡的旁证材料和他们倒卖国家珍贵药材的证明材料。”

娄如松拿起材料翻阅着……

桂芝:“月华,咱们人正不怕影子斜,怕他们干什么?我相信,国家法律是绝不允许他们这样无法无天的。”

娄如松:“桂芝,时候不早了,你做饭去吧,让月华在咱们这儿吃午饭。”

月华:“不不不,早上我出来的时候,我和孙正军他们已经说好了,不管是找到还是找不到你,中午都要回去见面的,不然他们会不放心的。”

娄如松:“月华,为了叶凡的事,不管你在西宁待多长时间,往后,每天你都要到我这儿来吃饭,你别忘了,你来到西宁这儿就是你的家。”

月华含着泪水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