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狂潮》第 三 十 集
[2014-9-22 15:22:52]
浏览次数:[1125]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瀚海狂潮》第 三 十 集

作者  付士珍 


485 团部外面的公路口上。

周亮骑着马来到路边停着的一辆吉普车跟前。车上走下来韩干事和两位青年。

韩干事:“周亮,他们来了吗?”

周亮指着正向这边开过来的卡车:“来了,郭辉的吉普车就在那辆卡车后面。”

韩干事朝两位青年挥了下手:“把卡车放过去,拦住后面的吉普车。”

卡车载着几棵粗大的木柴,喷射着两道耀眼的光柱开过来了。

随着急驶而过的卡车,一个行李卷从车厢里甩了下来,呈一条“抛物线”正巧砸在了周亮的马屁股上。

周亮急忙勒住马缰绳,从马背上跳下来,他看了看滚在路边的行李卷,疑惑地望着离去的卡车没吱声。

吉普车鸣着汽车喇叭开过来了。

两位青年站在路中间朝吉普车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停车。

吉普车停下来,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什么事?”

青年甲:“你车上带的什么人?”

司机:“冯科长让我来接一个人。”

青年乙:“你让他下来!”

说话间,孙卫东推开车门从后排座位上走下车来。

司机:“认识吗?联委会的孙卫东,怎么,你们找他有事吗?”

两位青年走到车前,将前后的车门全部打开看了看,没有人,几个人顿时都愣住了。

周亮牵着马走过来:“孙卫东,王明怀呢,他在哪儿?”

孙卫东:“王明怀?谁是王明怀?”他边说着,边用手朝前面的卡车指了指。

周亮当即悟出了孙卫东的意思:“韩干事!王明怀在前面的卡车上!”

“快上车!追!”

随着韩干事的喊叫声,两位青年迅速走上吉普车,驱车朝前开去……

486 卡车刚驶过五连驻地。

一位红垦兵从车厢里站起来指着后面喊道:“刘队,后面有辆吉普车追上来了。”

刘队扭头朝后面看了看:“你到前面去告诉蔡师傅,让他再开快点……”

就在这时,只见蹲在车厢一角的丁力突然站起来,用手拍打着驾驶室的顶蓬喊道:“喂喂喂,不好了!快停车!右边的油箱漏油了!”

司机从驾驶室里探出头喝斥道:“你喊什么喊?哪边的油箱漏油了?”

丁力喊道:“右边右边,停车!快停车!……”

在丁力的喊叫声中,车厢里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几道手电筒的光柱同时照在了

丁力的身上。刘队立刻惊叫起来:“弟兄们,这小子不是咱们的人,抓住他!赶快抓住他!……”

随着他的喊叫声,车厢里的几个人一起朝着丁力扑了过去……

毫无畏惧的丁力同冲上前来的四个红垦兵展开了激烈的搏斗……终于,因寡不敌众,丁力被他们按倒在车厢里。

“先把他捆起来,到了格尔木再收拾他!”刘队咬牙切齿地说道。

“刘队,留着他早晚是个祸害,干脆把他扔下去算了。”有人提议说。

刘队朝车厢后面摆了摆手,四个红垦兵将丁力拖到车厢后面,一声发喊,将丁力从“后挡板”上抛了下去……

吉普车开过来了,韩干事和两个青年跳下来,扶起了疼得呲牙裂嘴的丁力:“怎么样,伤着了没有?”

丁力咒骂着:“操他妈,幸亏老子屁股着地,要不非把我摔个腿断胳膊折不可,你们别管我,王明怀那小子就在卡车上那些木柴堆的后面,快追!”

当韩干事他们跳上车正要去追前面的卡车时,眼前的情景让他们一下怔住了……狭窄的路面上,被从卡车上扔下来的一棵棵粗大的木柴挡住了去路,他们望着已经远去的卡车,脸上显出一副无奈的神情……

487 畜牧连医务室里。当晚。

红垦兵甲和乙搀扶着满脸血污的任国忠跌跌撞撞地走进门来。

柳青:“哟,任队长,啥事把你高兴的喝成这个样子?”

红垦兵甲:“柳青,咱们任队长已经升任第一战斗兵团的副团长了。”

柳青:“提了个副团长,就喝成这个样子,那要是当了团长,那还不得喝得浑身抽筋啊。”

红垦兵乙:“任团,你今天高升了,你怎么也得出点“血”,掏两个钱,让我们到团小卖部买两个罐头,弄瓶酒,也算是为你祝贺祝贺吧?”

任国忠:“你们到小卖部去,办公室那边谁值班?”

红垦兵甲:“嗨,办公室里不就是一个冯月华么?她没事,跑不了的。”

柳青:“冯月华?哪个冯月华?”

红垦兵甲:“就是五连的那个卫生员。”

任国忠:“就你多嘴!外边待着去!”

柳青:“既然任队高升了,掏点钱请请二位也是应该的了,你说对吧任队?”

任国忠:“哦,那当然那当然。”说着慷慨地从衣兜里掏出5元钱递给了乙,“哎,别忘了,快去快回,待会儿张团长还要派人过来接人,你们俩不在他又要发火了……”

柳青将诺大的一块敷料按在了任国忠的额头上:“你按着敷料先回办公室去,我到连部给团卫生队打个电话,让他们派人给送点绷带来。”未等对方答话,她转身朝门外走去……

488  连队。连部里。夜。

罗文在接电话……对我是罗文,你是?……冯月华在你们那儿?噢,麻烦你先稳住他们,我马上派人过去……”

肖杨:“指导员,月华姐有消息了?”

罗文:“刚才畜牧连的卫生员柳青打来电话说,月华被张少飞他们弄到畜牧连去了,你马上带人过去,找他们连队的卫生员柳青柳青,随后我让薛三开着拖拉机去接应你们……”

489  团部小卖部。夜 。

红垦兵甲和乙从门里走出来。

甲:“咱们去那儿?”

乙:“咱们回连队伙房去让崔班长给咱们弄两个菜,咱弟兄俩好好地喝两杯。”

甲:“那办公室里的冯月华怎么办?”

乙:“管那么多干吗?有他姓任的在那儿就行了……”

490  畜牧连伙房后面的小树林里。夜。

牟阳,豆豆和曹顺三个人在低声议论着。

曹顺:“……牟哥,咱们把月华姐接回连队,张少飞他们知道了能善罢甘休吗?”

牟阳:“刚才,肖杨和罗指导已经商量过了,把你月华姐救出来以后,让她带上材料马上离开格尔木,到省上去找娄组长,非让她为叶凡讨个说法回来不可。”

这时,肖杨和周亮走过来。

牟阳:“怎么样,都安排好了吗?”

肖杨:“都安排好了,牟哥,待会我们把月华姐接出来,你们先带她走,我打电话,让薛三开拖拉机过来接你们,这边的事,由我和周亮来应付……”

491 畜牧连。红垦兵办公室里。

屋里的灯亮着。

任国忠独自一人坐在套间的门前凳子上在打瞌睡。

“啪啪啪!”窗外传来敲窗子的声音,“任队,绷带拿来了,你马上到医务室来。”窗外传来柳青的喊叫声。

“来了来了。”任国忠站起身用手捂住额头上的敷料朝门外走去……

任国忠刚刚离开,两只身影迅速地闪进门去……

492 畜牧连红垦兵办公室门前。

一辆马车载着康萝卜几个人停在了红垦兵办公室门前,康萝卜从车里跳下来,他推开门走进办公室,屋里空无一人。

“任国忠!任国忠!……”康萝卜站在门前喊了起来。

“来了来了。”听到喊叫声,任国忠用手捂着额头跑过来。

“任国忠,冯月华呢?!”康萝卜厉声问道。

“冯,冯月华?她,她不是在里面吗?”

康萝卜上前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上:“放你妈的狗屁!你自己进去看看,她人早就跑了!”随转身招呼他身边的一位红垦兵:“柱子,你赶快去找张团长,就说冯月华跑了,“歪子”咱们走!”

493 畜牧连外面的路边上,夜。

康萝卜几个人骑着马来到畜牧连外面的路口上,迎面碰上了骑着马站立在路中央的肖杨和周亮。

康萝卜勒住马缰绳:“肖杨,是你们劫走了冯月华?”

肖杨:“是又怎么样?”

康萝卜:“肖杨,我可要提醒你,你最好是不要引火烧身,自找麻烦,冯月华她已经是被定了性的现行反革命家属……”

肖杨:“放你妈的狗屁!叶凡是谁家的现行反革命?冯月华又是谁家的反革命家属?你们非法关押冯月华,这笔帐我还没给你们算呢!”

康萝卜:“肖杨,你以为就靠你们几个人就能把她救出去吗?”

肖杨:“噢,那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康萝卜:“现在我们的人已经全部出动了,从这儿到公路口全部都是我们的人,你想想她能跑得了吗?”

肖杨:“我可没想那么多,不过我今天也告诉你,只要我肖杨在这儿,就你们几个人休想从我这儿过去,不信你们就试试看。”

歪子驱马来到康萝卜身边,低声同他嘀咕了几句,康萝卜略一犹豫,随勒转马头朝路边的小路上跑去……

周亮:“肖哥,他刚才说的前面的那些人……”

肖杨:“估计现在牟哥他们和薛三的拖拉机就要会面了,只要月华姐坐上了拖拉机,他们的马再快,要想赛过拖拉机那是不可能的……”

494 沙土路上,四匹坐骑的速度渐渐地慢下来。

月华:“牟哥,我刚才听肖杨说,薛三的拖拉机要过来接咱们,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牟阳:“去格尔木。”

月华:“去格尔木?牟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牟阳:“叶凡已经被公安给抓走了,看来下一步依靠咱们这些人要想救出叶凡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刚才我们和指导员已经商量过了,你必须离开格尔木,带上叶凡的那些材料到省里去找娄组长,让他帮着咱们为叶凡讨个说法……”

这时,一道耀眼的汽车灯光从后面直射了过来。

豆豆:“牟哥,他们的车追上来了。”

牟阳:“向右拐,到岔道上去,让他们先过去再说。”

曹顺:“不行,他们已经发现了咱们,来不及了,咱们停下来截车!”

牟阳:“截车?你想干吗?”

曹顺迅速脱掉身上的棉衣扔给了豆豆:“让月华姐把头蒙上,豆豆你揽着月华姐坐在路边上去,牟哥,你先躲到一边去,看我的眼色行事……”

这边刚刚安排停当,吉普车鸣着喇叭开过来了。

曹顺站在路中央,摆动着双手强行将车拦了下来。

“找死?!”司机在曹顺面前来了个急刹车,从车窗里探出正要发作他一看是曹顺:“草顺,你在这儿干吗呢?”

曹顺:“呦,是刚子哥啊,我们这儿有个急病号,麻烦你给捎到前面连队去,找个医务室给看一看……”

刚子:“噢,你们快上来吧……”。

坐在刚子身边的刘伟突然说道:“不行!咱们还有任务呢,误了事谁负责?”

曹顺拉开车门:“这位大哥,求求你了,救人一命,胜造十级浮屠啊,你就行行好吧……”

刚子:“我说,咱们捎他们一段吧,不就是到前面连队就下来了么。”

红垦兵:“刚子,咱们管那么多事干吗?这要是让张团长他们知道了……”话刚说到这儿,对面的车门猛地一下被拉开了,一只强有力的手揪住他的头发把他从车里拖下来按倒在地上。

“干吗?你要干吗?!”刘伟喊叫着,企图反抗。

牟阳用一只脚踏在了他的胸脯上:“你这个混蛋!你敢拿着人命当儿戏,我要不是看在这位师傅的面子上,我今天非宰了你不可!豆豆,把他捆起来,扔到路边的沙柳包里去!”

车这边,曹顺迅速从腰间拔出一把藏刀,将刀尖顶在了刚子的腰眼上:“刚子哥,对不起了,为了救人,我们也是没办法。”

刚子:“兄弟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曹顺:“牟哥,我骑马先走,麻烦让刚子哥送你们到师部医院去,我随后就到。”未等牟阳说话,他牵过路边的那几匹马翻身跃上马背,策马朝前面跑去……

495 三连。路边的一座高高的沙柳包上。当晚。

歪子站在沙柳包上正朝着团部方向的路上瞭望着……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的嘶叫声,他急忙打开手电筒向远处照去,只见公路上一片沙尘腾空而起:“康队!他们来了!他们来了!”他一边喊着,一边从沙柳包上跑下来。

康萝卜立刻命令道:“大家听着,把马队散开,顺着路两边包抄过去……”

远处的沙尘越来越近,马蹄声越来越清晰……然而,就在康萝卜他们布下的这张网将要收拢的时候,突然有人喊道:“康队,他们拐弯儿了!”

康萝卜:“追!快追!……”

 马队冲出沙土路,朝着路边的一条岔道追去……

沙土路上。

吉普车开过来了,它冲破弥留在路面上的沙尘,急速地朝前开去……

496  通往北草原的小路上。

曹顺牵着几匹坐骑在飞快地奔跑着……

马队在后面紧追不舍……

“歪子!前面有个大拐弯儿,你带几个人从左边抄过去截住他们。”康萝卜朝身边的歪子喊道。

“弟兄们,追呀!他们跑不了啦!”喊叫声和马的嘶叫声顿时四起,震撼着草原黑沉沉的夜空……

“驾!驾!……”曹顺用马鞭拼命地抽打着坐骑的屁股,当他行至小路的急转弯儿时,坐骑突然打了一个前绊,曹顺连人带马翻滚在路边的翻浆地上……

马队迅速地将他围在了中央。

康萝卜:“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曹顺用手抚摸着自己受了伤的腿部,紧闭着双眼不吱声。

歪子:“康队,那几匹马朝北面跑去了。“

康萝卜:“不要追了,这儿就他一个人,曹顺,冯月华呢?她到哪儿去了?”

曹顺白了他一眼:“她到哪儿去,我怎么知道?”

歪子从马上跳下来,上前朝着曹顺的前胸踹了一脚:“小兔嵬子!你还嘴硬!你不想活了?!说!冯月华到哪儿去了?”

曹顺:“她也有两条腿,她去哪儿我怎么知道?”

歪子一把揪住曹顺的头发,把他从地上拖起来:“你说不说?不说我今天就整死你!”

康萝卜:“歪子,先别动他,把他带回去见了张团长再说……”

497 格尔木某汽车团招待所里。白日。

谢良玉正向马德昌说着王明怀的事。

马德昌一愣:“什么?冯一谋把王明怀送到你这儿来了?他把王明怀的事告诉你了吗?”

谢良玉:“没有,他只是说让王明怀暂时在我这儿住几天,然后让我帮他找车把王明怀送到西宁去。”

马德昌:“这个老狐狸,他也有失算的时候……”

498  联委会隔壁的仓库里。

曹顺被捆绑着手脚踡伏在墙角的一堆杂物上。

张少飞朝身边的一位红垦兵摆了下手:“把他放开。”

歪子上前解开了他身上的绳索。

张少飞:“曹顺,你说,我张少飞对你怎么样?”

曹顺紧闭着双眼不吱声。

歪子踢了他一脚:“你哑巴了?怎么不说话?”

白志国朝歪子摆了摆手:“曹顺,咱们得讲良心,从咱们来到连队就和少飞哥在一起,在班里他把你当成是小兄弟,成立造反团让你当联络员,为了你和阿旺的事,少飞哥调动了全团的红垦兵,你说少飞哥哪一点对不起你?”

曹顺:“都到这个份上了,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白志国:“我不明白,叶凡他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为什么,你对他就这么痴心卖命?”

曹顺:“我愿意。”

张少飞:“为什么?”

曹顺:“其实你张少飞对我好,我曹顺心里也很清楚,不过这和叶凡哥他们不是一码事,他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大家好,为了咱们这个单位好,而你们呢?还有那个冯一谋净捣鼓些邪的,净干些伤天害理的事……”

张少飞:“够了!曹顺你死到临头还执迷不悟!”

曹顺:“哎、吓唬谁呀?这二年,我曹顺的胆儿也练出来了,其实我早就想好了,我曹顺就是死在你们手里也值!”

张少飞震怒地:“来人!把他吊起来!……”

499  联委会办公室里。

桑巴大叔和丹妮在办公室找到了张少飞和冯一谋,说起了谢兵和曹顺的事。

张少飞:“……桑巴大叔,谢兵对丹妮耍过流氓?什么时候?”

丹妮:“就你们骗走牟阳哥证据的那一天晚上……”

张少飞:“丹妮,你听我说,你送来牟阳的那份证据,当天晚上我就把他交给了格尔木市公安局,我怎么会骗你呢?要不是那份证据,他们怎么会放人呢?”

桑巴:“张团长,我现在才听说,那天晚上幸亏曹顺救了我的女儿,不然,我的丹妮不就毁在那个畜生的手里了吗?”

张少飞:“桑巴大叔,谢兵这个混蛋已经被公安局抓了,他这是罪有应得。”

丹妮:“既然你们明知道谢兵是个无耻之徒,你们干吗还要护着他,反而还要对曹顺下毒手呢?”

张少飞:“对曹顺下毒手?丹妮,这话你是从哪儿说起呢,连队里的人都知道,曹顺是我的好兄弟,我怎么会对他下毒手呢?”

丹妮:“昨天晚上,曹顺被你们的人抓了,你这个当团长的难道说就不知道?”

张少飞:“昨天晚上曹顺被我们的人抓了?丹妮,这事你是听谁说的?”

桑巴:“我的女儿从来就不会说假话,张团长,这事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有句话,我可给你说清楚了,如果曹顺有个好歹,我桑巴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张少飞:“桑巴大叔,你放心,我现在就去查这件事,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我一定会让他们把曹顺还给你们的。”

桑巴:“那好,今天下午我就等你的回话,丹妮咱们走。”

桑巴和丹妮刚走出门去,冯一谋便责怪起张少飞来:“你们是怎么搞的?怎么净捅这样的马蜂窝,幸亏桑巴今天没带着人来兴师问罪,不然,又要出大乱子了,曹顺呢?他现在在哪儿?”

张少飞:“我让歪子把他带到八连去了。”

冯一谋:“冯月华已经跑了,你们再关押他还有什么意义?就他那个身膀骨能扛得住你们折腾,万一把他再弄出个好歹,麻烦就更大了。”

张少飞:“志国,你现在就去八连,让他们放人……”

冯一谋:“志国,你到了三连以后先让人给曹顺治治伤,然后派人把曹顺给桑巴送走……”

500  通往北草原的沙土路上。

嵬嵬和歪子赶着马车带着头部包扎着绷带的曹顺正行间,正迎见骑着骆驼朝这边赶来的丹妮,她身后跟来了她的哥哥巴布和阿旺几个人。

“丹妮,你们是来接曹顺的吧?”嵬嵬停下车高声问道。

丹妮没答话,从骆驼上跳下来走到车前将曹顺扶起来:“曹顺哥,曹顺哥。”

曹顺睁开眼睛:“丹妮,你怎么来了?”

丹妮:“我和我哥哥他们接你来了。”

巴布:“曹顺,是谁把你打成了这个样子?”

歪子:“哎我说,人都给你们送回来了,还问那么多干吗?”

丹妮将曹顺扶下车:“哥,你把他扶到我的骆驼上去。”说完,他用马鞭指着坐在车上的歪子:“你就是歪子吧?”

歪子:“是又怎么样?”

 “啪!”丹妮挥起马鞭狠狠地抽了他一马鞭:“你说!曹顺是不是你打的?!”

歪子扑棱一下从车上跳下来:“是我打的又怎么样?你想干吗?”

“打他个狗日的!”随着巴布的一声喊,阿旺几个人挥舞着马鞭蜂拥而上,劈头盖脸地朝歪子抽了起来……

“嵬嵬,快来救我!救命啊!……”在歪子的呼喊声中,嵬嵬早就躲到路边的草丛里去了。

曹顺从骆驼上直起身急忙喊道:“丹妮,让他们住手,别打了,别打了,像他这种人,老天迟早会报应他的。”

巴布:“阿旺,扒掉他的这身衣服,别让他给“军垦人”丢脸了,把他捆起来扔到车上去!”说完,他转身从路边的草丛里将嵬嵬拽过来:“你听着,你就这样把他带回去,让你们那位张团长看看,这就是他作恶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