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狂潮》第二十八集
[2014-9-19 9:10:48]
浏览次数:[1076]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瀚海狂潮》第二十八集

作者  付士珍

 

449 种子仓库套间里。当晚。

肖肖坐在桌前在写着什么,张少飞推开门走进来。

肖肖扭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写了起来。

张少飞:“还在生我的气啊?肖肖,你应该理解我……”

肖肖头也不抬地:“你不要再说了,你这么做,无外乎就是想把我当成你的附属物,逆来顺受地听从你的摆布。”

张少飞:“肖肖,你听我说,我不让你和他们去接触,那是有原因的,现在你知道吗?对于叶凡的问题,我们造反派和罗文,肖杨他们已经成了势不两立的对立面,你是我的人,我怎么能眼看着你去和他们在一起打得火热呢?”

肖肖:“我是你的人,你就应该打我骂我对吧?张少飞,当初咱们初恋的时候,你曾经面对大海对我所立下的那些誓言,难道你都忘了吗?难道你现在对我的这些做法,就是你给我的幸福吗?张少飞,有件事我今天必须给你讲清楚,你既然怀疑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咱们可以通过医务部门给咱们做一个鉴定,省得你整天疑心生暗鬼的不怀好心,这是我给连里写的报告,你看看吧。”

张少飞:“哎呀,我不就是在气头上随便说说么,你怎么还当真了?”

肖肖:“不行,这件事不仅关系到我的名声,而且还关系到咱们俩今后的感情问题,让医院鉴定一下,这样对你,对我对孩子都有好处。”

张少飞沉吟片刻:“好吧,我答应你,不过这几天我实在是太忙了,等过了这一阵子,我一定陪你去做鉴定。”

肖肖:“那好,明天我就去给连里打个招呼。”

张少飞:“这事给连里打什么招呼?”

肖肖:“到医院去做鉴定,得让连里给出据证明啊。”

张少飞:“肖肖,这事我就不想让连里知道,你这样做,不是给我弄难堪吗?”

肖肖:“为了排除两个人的误会,这有什么难堪的?”

张少飞:“肖肖,我现在和连里的关系你是知道的,我希望你不要再给我添乱了好不好?这样吧,不出这个月,我一定陪你去医院。”

肖肖:“好,我等你三天,如果你不遵守诺言,我就拿着这份报告到连里去,让大家看看,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450 连队。礼堂门前。清晨。

姚兰提着暖水瓶正要进礼堂,正遇见扛着铁锹走过来的肖杨。

肖杨:“姚兰,你亚丽姐昨天晚上休息的好吗?”

姚兰:“昨天晚上她帮着牟哥修车来,到很晚才睡,我给她吃了药她很快就睡着了,我刚才去看过她,到现在还睡着呢。”

肖杨:“噢,那就让她多睡一会吧,待会我还要到团里去拿介绍信去格尔木办理结婚手续……”

451 格尔木。民政局结婚登记处里。

肖杨和豆豆将介绍信递给了正在办公的一位女工作人员。

女方看了看介绍信,又看了看肖杨身边的豆豆:“女方呢?”

肖杨:“噢,她今天有急事,脱不开身,我自己来了。”

女工作人员:“那不行,男女双方必须都得来,这是规定。”

肖杨:“同志,帮帮忙吧,她今天确实有事不能来。”

女工作人员:“她有天大的事,还有比结婚生孩子更重要的吗?”

豆豆:“阿姨,我是她的弟弟,我替她登记行吗?”

女工作人员:“你替她登记?你能替她结婚生孩子吗?开什么玩笑?”

豆豆:“阿姨,他说的是真话,她确实有事不能来。”

女工作人员:“什么急事?是不是要生孩子了,挺着大肚子不好意思见人那,好了好了,你们别再啰嗦了,女方不来我不能给你们办手续。”

“怎么回事?”这时,一位干部摸样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问道。

“农建师来办结婚登记的,男方来了,女方没来。”

干部摸样的人:“小同志,女方不能来怎么回事?”

豆豆:“大叔,我就给你们直说了吧,我姐她患了严重的精神病,我们没办法把她带了来,为了让她在精神上有一种安全感,便于治疗她的疾病,为了让她能得到真正的爱,肖杨哥决定和她登记结婚,这你们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

屋里的工作人员都愣住了。

豆豆扑通一下在桌前跪了下来:“求求你们了,叔叔大姨们,我相信你们都是菩萨心肠,为了我姐,为了他们的爱情,你们就开开恩吧。”

“哎快起来,快起来,说吧小同志,女方叫什么名子?”干部模样的人在桌前坐下来,打开了登记薄……

452 机务连。红垦兵办公室里。

李保管:“德昌,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这儿马上就要实行军管了。”

马德昌:“实行军管?噢,我想起来了,前些日子,我就听冯一谋说过这件事,咱们这儿一旦要实行军管,他还要给我“请功”呢。”

李保管:“哎?这就不对了,冯一谋他既然已经知道军管会的领导今天要来,他为什么还不让我告诉你呢?”

马德昌:“今天军管会的领导要来?”

李保管:“我听说,今天来的这位领导是格尔木汽车团的,叫谢良玉。”

马德昌惊喜地:“谢良玉?哎呀我的老李哥,谢良玉,谢管理员他可是我的老朋友了。”

李保管点了点头:“噢,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冯一谋不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你的原因了,德昌,我先过去看看,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握住这一次机会的。”

453  机务连。李保管家。

马德昌在李保管家见到了他的老乡谢良玉。

马德昌:“……谢管,我的老伙家,你还没忘了我啊。”

谢良玉:“老马,看你说的,我谢良玉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朋友的事了,怎么,听说你也被打成‘老坏’了?”

马德昌羞愧地:“唉,别提了,我也是误入歧途啊,谢管,听说你来我们这儿当“军管会”的领导来了?”

谢良玉:“什么领导不领导的,工作需要么,马管,你是个精明人,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呢?”

马德昌听到这儿,顿时泪水泉涌:“谢管,不,兄弟,我真后悔啊……”

454  联委会办公室里。同时。

张少飞:“……冯科长,如果咱们这儿实行了军管,咱们造反派怎么办?”

冯一谋:“哎呀,这你还不明白么,军管军管,什么事都归军管会管了,什么造反派,联委会,统统地都得完蛋!”

张少飞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文化大革命竟然给咱们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冯科长,这事咱们是不是赶快跟郭总打个招呼啊?”

冯一谋略一沉思:“不行,这事暂时先不要告诉他。”

张少飞:“为什么?”

冯一谋:“少飞,叶凡的事处理不好,对咱们俩来说,可是后患无穷啊……”

455 连部里。

罗文在接电话:“……马德昌把材料已经交出来了?太好了!正军,这出戏,真是让你们给演绝了……”

   正说着,肖杨推开门走进来:“指导员,一切都办妥了。”说着将结婚证书递给了罗文。

罗文看着证书:“宏亚丽她知道了吗?”

肖杨:“我让姚兰叫她去了……”

456 马号饲料小仓库门前。

姚兰将手中的锄头放在了门边,推开门走进屋里:“亚丽姐,快起来吧,你们的结婚证都领回来了。”

宏亚丽躺在床上,依然睡着没有反应。

姚兰:“哎呀我的好姐姐,你别再睡了,快醒醒,肖哥他们还在那边等着咱们那。”说着,她随手掀开了蒙在宏亚丽头上的被子,一副煞白的面孔呈现在她的面前,她一下惊呆了……

她惊恐地后退着,惊叫着转身冲出门去:“不,不好了!快来人那!快来人那!……”

457 “宏亚丽死了!”这个消息瞬间在连队里传开了……

458 宿舍里,镜头迅速地闪过战友们一副副惊异的面孔……

459 杨梆子家。

正在家中给孩子喂奶的代香兰,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奶头从孩子的嘴里脱落出来,婴儿拼命地哭啼声震颤着屋内这对年轻夫妇的心……

460 此刻。饲料仓库的屋里屋外挤满了前来观望的战友们。

肖杨坐在床边,他将宏亚丽紧紧地搂在怀里不停地呼喊着“亚丽!亚丽!为什么?你这是为什么?!……”

豆豆和姚兰站在床前哭喊着:“亚丽姐,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豆豆,亚丽姐,你们的婚证都给你拿来了,亚丽姐,你睁开眼睛,你睁开眼睛呀!……”

肖杨:“你醒醒,你醒醒啊!亚丽,你说话呀!你倒是说话呀!……”

在一片悲切地哭喊声中,宏亚丽静静地躺在肖杨的怀里,她再也看不到站在她面前的那一副副亲切的面孔,她再也听不到那一声声悲痛的呼唤,她带着无尽的哀怨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461  连队。红垦兵办公室里。

各连队红垦兵的头头都到齐了。白志国在为大家张罗着搬凳子倒茶水。

任国忠:“白队,今天让我们大家都来是不是又有什么大的行动?”

白志国:“可能是吧,现在张团长正在总部开会,待会儿回来咱们就知道了。”

这时,嵬嵬猛地推开门走进来:“喂喂喂,宏亚丽死了,你们知道了吗?”

听到这个消息,屋里的人全都愣住了。

“宏亚丽死了?这是真的吗?”有人小声地问道。

嵬嵬:“我刚从马号那边过来,马棚里里外外围满了人,我还以为你们已经知道了呢。”

任国忠:“白队长,张团长让我们来,该不是和这件事有关吧?”

白志国:“不不不,今天让大家来,绝不是因为这件事情。”

康萝卜:“志国,宏亚丽的事,咱们可是都很清楚,虽然谢兵已经被抓了,不过,她的死会不会引起群众对咱们的怨恨,这可就不好说了。”

白志国:“康队长,你带两个人过去看看,有什么情况,马上过来通知我……”

462 格尔木。红垦兵总部里。

冯一谋:“……郭总,叶凡的批判会,咱们是不是可以提前召开?”

郭辉:“咱们不是已经定在明天了么,干吗非要这么急?”

冯一谋:“郭总,我和少飞反复地考虑过,对于叶凡的那些证人,如果时间拖的太久了,有些人的思想会动摇的,一旦他们变了卦,咱们的计划可就全部落空了。”

郭辉:“冯科长,公安局那边你安排好了吗?”

冯一谋:“在临来之前我已经和他打了招呼,他说只要咱们需要他们随叫随到。”

郭辉看了下手表:“那好,我现在就通知有关单位,今天晚上就行动……”

463 格尔木。师部保卫处里。

夏处长在接电话:“……马德昌已经把材料交出来了,好哇,你一定要替我谢谢徐团长和谢管理员,噢对了,现在郭辉他们在总部这儿集中了四五辆卡车,看来,他们不知道又要搞什么名堂了,这样吧,为了安全起见,你们马上派车把马德昌送到保卫处来……”

464 连队。马号饲料小仓库里。

孙正军和韩干事查看了屋内现场之后:“肖杨,截止到昨天晚上,药瓶里的药应该还剩多少?”

肖扬:“应该还有四五十片吧。”

韩干事:“平时都是她自己服药吗?”

肖杨:“不,,每一次都是我和姚兰好说好劝,哄着她服药的,而且通过这些天的药物治疗,她的情绪也稳定多了,她从来就没有过轻生的念头。”

韩干事:“姚兰,你再回想一下,昨天晚上你给她服药的情况。”

姚兰:“昨天晚上,她睡觉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当时,药已经摆在了药瓶旁边,我记得是两片,我给她倒了半杯开水……”

韩干事:“在你往杯子里倒水的时候,暖水瓶里还有多少水?”

姚兰:“我倒了半杯水,里面几乎没有了,这一暖瓶水是我今天早上从伙房打来的。”

韩干事:“牟哥,昨天晚上,除了姚兰之外,还有其他人到这儿来过吗?”

牟阳想了想:“张少飞到这儿来送过马,没有其他人来过,噢对了,在我今天早上打扫马棚的时候,我在地上发现了一封被撕碎了的家信。”

孙正军:“那封信在哪儿?”

牟阳:“让我把它扫到墙角的垃圾堆里去了,不过,我现在还可以把它找回来。”

韩干事将桌上的药瓶和那个茶杯装进了一个纸袋里:“走,牟哥,我们跟你去把那封信找回来。”

465 连部里。

罗文在接电话:“……你查到王明怀的下落了?他在什么地方?……好,先不要惊动他,待会儿我和正军商量商量再通知你……叶凡的批判会今天晚上召开?时间和地点你搞清楚了吗?……那好,我等你的电话……”

466 马车班宿舍里。

孙正军和牟阳将从马棚墙角找回来的那些碎纸片,在桌子上拼凑在一起,那是一封宏亚丽的家信。

孙正军:“根据这个情况来看,张少飞昨天晚上同宏亚丽有过接触,而且还是挺不愉快的。”

牟阳:“这么说,宏亚丽的死很可能和他有关系了。”

孙正军:“单凭这封信还不能过早地去结论,但最起码的一点儿这对于解开宏亚丽的死因是一条重要的线索……”

罗文推开门走进来:“正军,刚才老李来电话了,他已经查到了王明怀的下落。”

孙正军:“呃?他现在在哪儿?”

罗文:“具体情况他在电话里没有说,他说让我马上到他那里去。”

孙正军:“关于叶凡批判会的事,他说些什么了吗?”

罗文:“批判会就在今天晚上召开,但是具体的时间地点他不知道。”

孙正军:“噢,你现在马上到团部去见他,我去找孙秘书把马德昌的那份揭发材料拿过来……”

467 连队。红垦兵办公室里。

张少飞正在给各连队的红垦兵头头们开会。

张少飞:“……批判会就定在今天晚上七点钟,对于今天这个批判会的重要性我就不再多讲了,你们大家回去以后,要召集好你们的队伍,一旦接到志国的电话,马上带着你们的人,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批判会场……”

刘伟:“张团长,马上就要开会了,为什么还不直接告诉我们开会地点呢?”

白志国:“上面怎么安排,你听着就是了,干吗要问那么多?”

康萝卜推开门走进来:“少飞,刚才我们在医务室门前碰到丹妮那个小妮儿了。”

白志国:“丹妮?她这个时候来干吗?”

康萝卜:“她父亲病了,是来找冯月华的。”

张少飞略一沉吟:“萝卜,你马上派人在暗中盯住丹妮,一旦发现她找到了冯月华立即把她控制起来。”

白志国:“哎,我说,对这件事咱们还是慎重点好,这次丹妮是来找冯月华给她父亲看病的,咱们如果对她公开采取行动,肯定会激怒老桑巴的,一旦他们的人跑来闹事,那可就乱套了。”

张少飞:“要不这样吧,如果冯月华真的出现在连队里,暂时先不要惊动她,等她去给桑巴看完了病,在她回来的路上动手也不迟,噢对了,志国,待会我表姐就要来了,等她到了以后,先让她到马德昌家去休息,等这边事情安排好以后你再去接她……”

468 连部里。

牟阳将桑巴大叔患病的事告诉了罗文。

牟阳:“听丹妮讲,他阿爸呼吸都很困难了。”

罗文:“哎,薛三的拖拉机回来了没有?”

牟阳:“没有,如果薛三的拖拉机回来了就好办了,我原想套马车送他去卫生队,我一想,往返路程那么远,再加上路面坑坑洼洼的,我看,等不到咱们把他送到卫生队,他人就完了。”

罗文:“那怎么办?”

牟阳:“指导员,现在只有让月华先去给他采取点急救措施,然后再把他送卫生队,只有这样或许能保住他的性命。”

罗文:“牟阳,如果现在让月华出面,对月华来说那是很危险的。”

牟阳:“这我知道,不过,为了救桑巴大叔,现在咱们也只能这么做了。”

罗文:“那好吧,你马上通知月华,我派两个人跟着你们一起去。”

牟阳:“不用了,让丹妮骑着马带着她先走,随后我和曹顺赶着小马车跟着过去……”

469 连队。红垦兵办公室里。

张少飞、白志国和康萝卜三个人坐在桌前在低声议论着。

白志国:“……少飞哥,刘姐和郭辉他们一起来吗?”

张少飞:“不,她自己单独来,(看了看手表)噢,现在她差不多也该到了……

正说着,歪子急匆匆地走进门来:“康队长,冯月华跟着那个丹妮走了。”

康萝卜:“你看清楚了?”

歪子:“看清楚了,她背着小药箱让那个小妮儿骑着马带她走的。”

张少飞:“好!萝卜,这一回就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