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狂潮》第二十七集
[2014-9-19 9:05:20]
浏览次数:[1119]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瀚海狂潮》第二十七集

 

                                                          作者  付士珍

 

433  宿舍里。

豆豆看完叶凡交给他的那封信说道:“曹哥,这是叶凡哥写给省委领导的一封信,明天早上咱们务必给夏处长送去。”

   曹顺从豆豆手中拿过那封信裹在一条绷带里缠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康萝卜和歪子推开门走进来:“小子,刚才你们俩到我们的办公室里去了吗?”

   豆豆:“去你们办公室干吗?老子闲着没事干了。”

   康萝卜朝歪子使了个眼色,歪子上前在他们身上摸索了一阵,摇了摇头:“对不起了二位,今天晚上要委屈你们俩个了……”

434  当天晚上。曹顺和豆豆被关进种子仓库里。

豆豆:“……曹哥,刚才他们是不是发现咱们了?”

曹顺:“看来不像,豆豆,咱们绝不能在这儿等到天亮,不然的话,叶凡哥的这封信肯定会落到张少飞那些人手里的。”

   这时,门外传来狗的吠叫声。曹顺精神一振,他起身来到门前从门缝里朝外面望去:“哎,是“虎子”,豆豆,肯定是丹妮来了,我被谢兵打伤以后,她说是要来看我的。”

   “曹哥,你这儿不是有丹妮送给你的手帕么,你给“虎子”。”

   曹顺对着门缝猛地吹了声口哨,“虎子”跑过来,吓得两个看守躲在一边去了。

   曹顺将手帕从门缝里塞出去,“虎子”刁起手帕消失在夜色里……

片刻,“虎子”嘴里叼着那块手帕又跑了回来,曹顺从门缝间接过手帕展开一看,上面用绿色画了一个“个”字型的箭头。

豆豆即刻悟出了其中的意思:“曹哥,丹妮是在暗示你,让你从屋顶上逃出去,她肯定会在屋子后面接应你的,曹哥,你把这封信交给夏处长以后,你暂时先到丹妮他哥哥那儿躲几天。”

曹顺:“我走了,你怎么办?”

豆豆:“张少飞他们没有证据,不会把怎么样的,我掩护你,你快走吧。”说着,他走到门前用力拍打着大门喊叫起来:“开门那!老子憋得快要拉裤子里了,开门!快开门!……”

“喊什么喊?要拉你就在里面拉吧!……”门外传来两位看守的呵斥声。

此刻,曹顺站在麻袋包上,用木棍将屋顶捅了一个大窟窿,纵身一跃爬上了屋顶……

435 “快来人那!曹顺他们逃跑啦!”有人在院子里喊了起来。

丹妮策马从房后跑过来,曹顺纵身一跳落在了马背上,二人摧马朝连队西面跑去……

这时,十几匹坐骑从连队里人喊马叫地追了过来:“快追呀!别让他们跑了!……”

曹顺回头望去:“不好了丹妮,他们的马队追上来了……

丹妮一声唿哨,“虎子”从斜刺里冲了过来,它狂吠着迎着马队扑了过去……

马队被冲的七零八散,顿时乱了阵脚……

啪!啪!“随着两声枪响,“虎子”中弹倒在了地上。

曹顺:“丹妮!停下!“虎子”受伤了!”说着他从马背上跳下来跑到“虎子”跟前抱着它:“虎子!虎子!……

丹妮:“曹哥,你不要管它,它死不了,待会我阿爸会来救它的,你赶快上马!”

曹顺脱下棉衣盖在了“虎子”身上,转身跃上了马背。

“快追呀!他们跑不了了!”喊叫声中,马队又疯狂地朝他们围了过来。

曹顺:“丹妮,前面到干渠了,咱们过不去,我下来你快走吧。”

丹妮:“不行,我走了你怎么办?曹哥!你抱紧我!”随挥起马鞭连连抽打着坐骑,飞快地朝干渠冲去……

就在坐骑冲上干渠的一刹那,只丹妮猛地一提马勒,坐骑顿时张开四蹄,腾空而起,朝着干渠对岸飞去……

马队围拢了过来,人们望着干渠对岸全都惊呆了……

436  格尔木。红垦兵总部办公室里。

冯一谋,张少飞正在和郭辉商量召开叶凡批判会的事。

郭辉:“……少飞,当着冯科长的面我就不想再多说了,那天我一看到那份‘供词’,就发觉里面有问题,反正材料已经交给公安部门了,让他们看着办吧,我同意你们的想法,对叶凡这件事应该采取速战速决的作法,抓紧时间召开批判会,免得节外生枝,哎?冯科长,公安局里的你那位老乡,你给他打过招呼了吗?”

冯一谋:“我已经给他说过了,他说只要咱们有证据,他可以帮这个忙的。”

张少飞:“郭总,批判会你打算什么时候召开?”

郭辉想了想:“时间安排在后天下午,你们回去抓紧时间准备吧……”

437  连部里。

罗文和肖杨正在和孙正军谈论着马德昌的事。

罗文:“……昨天下午,李保管来电话说,马德昌已经把材料写好了,就等着老李给他创造机会了,你们认为,这个机会如何去给他创造?”

孙正军:“小韩,这事咱们是不是能让夏处长出面直接找他谈一谈?”

韩干事略一沉吟:“我觉得让夏处长出面找他,也只能是给他做一做工作,对于马德昌来说,他不一定能够听那一套,因为马德昌之所以这么做,本身就是孤注一掷,要么把冯一谋扳倒,要么他自己就彻底完蛋,目前马德昌很清楚,冯一谋依靠的是造反派组织这面破旗,红垦兵总部的郭辉又是他的靠山,如果现在让夏处长出面,对马德昌来说根本构不成多大威胁,一旦事情不能奏效,这条路子就彻底地给堵死了,所以,咱们对这件事应该再慎重地考虑考虑……”

正说着,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门开处,付国强和陈美丽出现在门前。

孙正军惊喜地:“国强,美丽,你们怎么来了?”

付国强:“怎么,当兄弟的来看看你们,不欢迎?”

孙正军:“看你说的,我怎么会想到你们能到这儿来呢?”

肖杨:“正军,对于你来说是一个惊喜,其实,我们在前天就已经约好了,曹顺和豆豆还专门为他们准备了野味儿在等着他们呢。”

罗文:“来来来,快请坐,请坐……”

付国强:“先别急,正军,外面还来了一位大哥呢。”

孙正军:“谁呀?“

付国强:“走吧,见了面你就知道了。”

大家随着付国强来到礼堂门前停着的一辆军用吉普车跟前,车上走下来徐团长。

“啊呀徐大哥,真没想到是你这位团长大人大驾光临啊。”罗文上前紧握着徐国庆的双手说。

孙正军介绍说:“徐哥,这位是咱们连的罗指导员,这位是我的兄弟肖杨。”

罗文:“徐团长,你能到我们这个乡村寒舍来,可是让我们受宠若惊啊。”

肖杨:“徐大哥,咱们到屋里坐吧。”

罗文:“肖杨,还是让大家到我家里去吧,我那儿方便。”

肖杨:“那好,你先回家去收拾一下,我带着徐大哥他们在连里转转,随后就过去……”

438 罗文家。中午。

两张并起的条桌上,以“野味儿”为主摆着八九个菜。

格尔木来的客人连同罗文,肖杨等八九个人围在桌前开始进午餐。

罗文给徐团长和付国强倒上酒:“听豆豆和曹顺两个人多次提起他国强哥和他陈姐,为了曹顺的事,你们俩真没少费了心,前些日子,徐团长又为我们帮了这么大的忙,真是让我们感激不尽啊。”

付国强:“指导员,徐大哥不是外人,客气话咱们就不说了,来,为了咱们这些兄弟们有缘相识,为了曹顺兄弟给咱们搞来的这么多“野味儿”,各位大哥和兄弟们,咱们共同干一杯。”

“来来来,共同干一杯。”在热烈的气氛中,大家共同喝下了这第一杯酒。

孙正军指着桌子上的菜:“国强,这可是曹顺和豆豆昨夜里专门去北草原抓来的野兔和野鸡,恐怕你们来到高原,还没有品尝过这野生动物的美味吧,来来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陈美丽突然想起了什么:“哎?对了,肖肖呢,她怎么没过来?”

豆豆:“哎呀,你不说我还忘了,昨天我就给她说好了,你们来了,她要过来看你们的,我叫她去。”说着,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徐团长:“罗指导员,刚才我听肖杨说,叶凡受到了如此不白之冤,这也太让人气愤了,对这件事,你们就不会为他鸣不平吗?”

罗文:“唉,就现在这个混乱局面,造反派横行一时,你就是有理到哪儿说去?不过对于叶凡的事,我们也正在做着这方面的努力,徐团长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徐团长:“噢对了,前几天我到西宁去开会,听师里的人讲,你们农建师下一步要实行军事管制了……”

罗文:“实行军管?那太好了,这种无政府主义的混乱局面也该整治整治了。”

孙正军:“徐大哥,待会吃完饭有件事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

付国强:“哎?肖哥,你是青岛哪个区的?”

肖杨:“我老家是四方区的,不过,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随我父亲去了李村。”

付国强:“肖哥,你父亲是不是叫肖大伟?”

肖杨一怔:“对,国强你是怎么知道的?”

付国强端起酒杯:“肖哥,先让当兄弟的敬你一杯,然后,我再给你报一个惊喜。”

肖杨接过酒杯,一仰脖喝了下去:“国强兄弟,你说,什么惊喜?……”

439  种子仓库里。肖肖在屋里洗衣服。

豆豆急匆匆地跑过来:“肖肖,陈姐他们来了,大家都在指导员家里等着你呢。”

肖肖赶紧放下手中的衣服,擦了擦手:“你先走吧,我换换衣服马上就过去。”

豆豆刚走出大门,迎面碰见提着饭盒前来送饭的白志国:“哎?豆豆,你到这儿干吗来了?”

豆豆:“噢,格尔木的国强哥和陈姐来了,我来让肖肖过去见个面。”

白志国:“肖肖和他们认识?”

豆豆:“他们不光认识,而且国强哥和肖肖他们两家的关系还不一般呢,噢,你就别再给她送饭了,那边满满一桌子菜在等着她呢……”

440  罗文家。

肖杨惊异地:“……这么说,肖肖是我的亲妹妹?”

付国强:“从美丽前几天给我提到你的名字,我当时就估计了个八九不离十,我听我妈妈说,杨阿姨和肖伯伯分手之后,杨阿姨就用了她和肖伯伯两个人的姓,给肖肖取名叫杨肖,在杨阿姨住院的时候,我妈妈去看过她几次,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带着肖肖搬了家,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听到过她们的消息。”

肖杨:“国强,肖肖这次来这儿,在你面前谈起过她家里的事吗?”

陈美丽:“肖哥,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杨阿姨因为病魔缠身,再加上家境贫寒,就在肖肖临来前的半个月,她老人家就离开了人世。”

肖杨抑制不住的泪水从脸颊上流了下来……

徐团长感慨地:“哎呀,这简直是一段悲欢离合的离奇故事,哎?国强,肖肖她现在知道这件事情了吗?”

付国强:“嗨,这事连咱们都是想象不到的事,她上哪儿知道去?”

陈美丽:“肖哥,肖肖是你的亲妹妹,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肖杨流着泪水点了点头:“曹顺,有件事我问问你,肖肖和张少飞是怎么回事?”

曹顺:“她和张少飞?(顿了顿)肖哥,今天是你们兄妹相认的大喜日子,对于他们俩的事,我看,咱们今天暂时先别提这件事情了,等以后,让肖肖再给你这个当哥哥的慢慢地细说好了……”

441 种子仓库门前。

肖肖从仓库大门里走出来,正要锁门,张少飞从背后走过来:“肖肖,你这是要干吗去?”

肖肖:“格尔木的陈姐和国强哥来了,我去看看他们。”

张少飞:“格尔木的陈姐?不就是师部医院里的那个护士么,象你这种情况他们应该过来看你,哪儿有你去看他们的道理?”

肖肖:“国强哥的父亲和我妈妈是师兄妹,我这个当妹妹的去看他们有什么不应该的?”

张少飞冷冷地:“好了,我现在没有时间去听你解释,一句话,你不要去了,象这种场合你不能参加。”

肖肖:“为什么?”

张少飞:“叫你不要去你就别去,问那么多为什么干吗?”

肖肖一愣:“你,你把我当成你的什么人了?难道在你面前我就一点行动自由都没有了吗?”

张少飞:“行了肖肖,说那么多干吗 ? 我说你不能去,你就不能去!”

肖肖:“不,别的我什么都可以依你,唯独这件事,我不能听你的。”

张少飞振怒地:“你敢!今天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在屋里面给我待着,不然的话,别说我对你不客气。”

肖肖惊异地望着对方:“你说什么?对我不客气?好啊张少飞,直到今天,我才认清你的真面目,原来你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

“啪!”张少飞狠狠地抽了肖肖一个耳光:“闭嘴!别给你脸不要脸!”

肖肖泪水顿时从脸颊上流下来:“你,你打我?你这个没有人性的东西,你打吧!只要你对得起你的孩子,你就打吧!……”

张少飞冷冷一笑:“孩子?哼,我现在没功夫给你啰嗦,等我今天晚上回来,我再给你算帐。”说着一把将肖肖推进门去,锁上门,转身走了。

“张少飞!你这个没有人性的东西!……”肖肖拍打着房门放声哭地了起来……

442  罗文家。

豆豆提着一包袱馒头走进门来。

曹顺:“肖肖呢,她怎么还没来?”

豆豆一愣:“我刚才已经给她说了,按说她早该来了。”

罗文:“你再看看去,让她快点过来,大家都在等着她呢……”

443 院子里。

豆豆一溜小跑,穿过球场南面的小树林,他刚踏上通往仓库的小路,迎面碰上正朝这边走来的张少飞。

“少飞哥,肖肖她还在仓库里吗?”

“你有什么事?”

“陈姐和国强哥他们还在那儿等着她呢……”

 “我告诉你,以后不准你再来找她,我不希望她和你们这些人来往。”

“你,你这是什么话?国强哥是她的表哥,肖肖去看看他们怎么了?少飞哥,你这么做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不近人情?肖肖是我的人,我说了算,你算什么狗屁玩意儿?”

“你,你怎么骂人那?“

“骂你?我他妈的还要揍你呢!”

“你敢?!”

话音未落,张少飞一拳捣在了豆豆的脸上,将他打倒在地上。豆豆的眼睛立时肿了起来,他哭喊着从地上爬起来:“张少飞!你不是人!你凭什么打我?!……”

张少飞上前一把揪住豆豆的衣领,举起拳头正要打,突然被匆匆赶来的周亮呵斥住了:“住手!你这条疯狗!你凭什么打人?!”

张少飞一把推开了豆豆:“干吗?你想打抱不平吗?”

周亮看了一眼豆豆肿起的眼睛,顿时怒火中烧,他二话没说,冲过去同张少飞打了起来……

在豆豆的叫骂声中,白志国和康萝卜几个人闻讯赶来,当他们正要上前为张少飞助战时,丁力手提着一把铁锹从小树林里突然窜了出来,他将手中的铁锹一横:“操你妈,窝狗行食,仗着人多怎么着?!来吧!想玩命的咱们就比划比划!……”

丁力的突然出现,再加上他手中那把磨得铮亮的铁锹,顿时将康萝卜一帮人给镇住了,一个个站在原地,无一人敢近前半步。

白志国从人群后面走出来:“哎,什么大不了的事还值得玩命,到时候伤了谁都不好。”说着,他上前拉住了张少飞:“算了算了,都是一个连队的,干吗非要伤这个和气?”

丁力:“欺负人家小孩算什么屌本事?有种的去找人家肖哥那样的比试比试……”

张少飞:“肖杨怎么了?丁力,你回去给他捎个信儿,过几天,我非会会他不可。”

丁力:“哎,这可是你说的啊,张少飞,这个信儿我一定给你捎到,时间地点由你来定,到时候,谁要是充孬种,不是人揍的!”

444 罗文家。

曹顺:“……正军哥,肖杨哥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孙正军一愣:“肖杨,这是真的吗?”

肖杨瞪了曹顺一眼:“就你嘴快。”

曹顺:“正军哥又不是外人,这有什么。”

罗文:“肖杨的结婚报告,我已经给他报到团里去了,估计很快就会批下来了。”

陈美丽:“肖哥,这么大的事,你对我们还保密啊,哎?未来的嫂子是谁呀?你今天怎么也该让她过来和我们见个面吧?”

曹顺:“陈姐,未来的嫂子其实你早就见过面了,她就是前几天肖哥带着她到你们那儿看过病的亚丽姐。”

陈美丽一愣:“宏亚丽?噢,肖哥,她,她现在怎么样了?”

肖杨吱唔地:“噢,她现在好多了。”

孙正军以惊异的目光望着肖杨:“肖杨,这事是真的吗?”

肖杨:“正军,咱们是从小的兄弟,又是老同学,你应该理解我,亚丽她是个好姑娘,她真心地爱我,我没有理由嫌弃她,不管她以后怎么样,我都不会辜负她的。”

徐团长:“肖杨,到你结婚的时候,酒席上的东西我给你包了,当大哥的一定把你们这件事办得漂漂亮亮的。”

付国强:“到时候,我带着咱们师部文工团的歌手和乐队来为你们高歌一曲《瀚海之恋》,为你们的真挚爱情祝福……”

豆豆推开门走了进来。

看到豆豆那挂满泪痕的面孔,屋里的人全都愣住了。

罗文:“豆豆你怎么了?”

豆豆委屈的泪水顿时从脸颊上流下来,他欲说什么,但又极力地控制住了自己,他苦笑了一下:“肖肖,她不能来了。”

罗文:“怎么回事?”

豆豆:“她,她让张少飞带着她到团部去了。”

肖杨:“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豆豆:“我,不小心碰的……”

肖杨:“你撒谎!你说,他是不是打你了?!”

付国强霍地一下从桌前站起来:“豆豆 ! 张少飞他现在在哪儿?!

豆豆:“他走了,他已经走了。”

孙正军朝付国强摆了摆手:“坐下坐下,这事我也估计到了,刚才肖肖迟迟来不了,肯定是张少飞不想让她来见咱们,我看,就现在这种情况,肖杨和肖肖这种关系暂时先不要公开的好,等遇到适当的机会再挑明这种关系,这样对肖肖,对咱们都有好处。”

徐团长:“正军说的对,兄妹相认看起来这是件好事,不过根据这种情况来看,现在就把他们的关系挑明,这未必是件好事。”

孙正军:“肖杨,你说呢?”

肖杨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445  连队外面的路边上。

    徐团长他们要走了。罗文等人将他们送到连队外面的路边上,相互间还在依依不舍地交谈着。

徐团长:“……正军,你说的那件事,我看,最好是让我们团的谢管理员过来,让他来扮演这个角色最合适。

孙正军:“谢管理员,对,他不光和马德昌是老乡,而且他们还打过交道,马德昌肯定会相信他的。”

徐团长:“还有,这一次,我们团来你们师军管会的人名单里就有他,这样操作起来既顺理成章又名正言顺,不过正军,这边的事,你可要安排好了,千万不要闹出什么笑话来,搞得我们下不来台呀。”

孙正军:“徐哥,你就放心吧,我保证会让谢管理员冠冕堂皇地来,大摇大摆地离去……”

446  种子仓库门前。

肖杨站在仓库门前望着门上挂着的铁锁,沉默片刻,转身正要离去突然发现站在附近的豆豆,他朝豆豆走过来:“豆豆,你刚才说,张少飞带着肖肖到团部去了,这是真的吗?”

豆豆含混地“嗯”了一声。

肖杨:“豆豆,你记住,以后你一个人不要来看肖肖……”

447 机务连红垦兵办公室里。李保管和马德昌正在谈话。

马德昌:“什么?召开叶凡的批判会,他们还要让我去跟着陪绑?”

李保管:“恐怕不光是陪绑吧,你别忘了,你还是一位证人呢。”

马德昌:“噢,让我还要当证人,在大庭广众之中,用我自己的手把绳子套在我自己的脖子上,真他妈的想的周全啊,看来,他姓冯的真想借着叶凡这件事,要对我下黑手了。”

李保管深深地叹了口气:“德昌,我看你就暂时先忍下这口气吧,我早就说过,你是斗不过他冯一谋的。”

马德昌:“老李,前几天咱们俩商量的那件事,你考虑好了没有?”

李保管:“德昌,对于这件事,我可是反复地考虑过多次,机会对于你也只有一次,如果把握不好,你可就栽到他姓冯的手里了,我必须慎重处之。”

马德昌:“老李哥,我马德昌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这件事我可全靠你了,只要能让我出了这口恶气,我马德昌就是栽进去也认了!”

李保管:“你认了,我可不认,既然我答应帮你了,我就不能看着你任人宰割,你放心,我会尽全力帮你的……”

448 连队。马棚里。傍晚。

宏亚丽站在马槽前呆呆地注视着马在吃着草料。

牟阳端着一箩筐饲料走过来:“亚丽,外面冷,你站在这儿干吗?”

宏亚丽用手拍打着吃着草料的马说:“牟哥,你说,肖杨要和我结婚,你说他傻不傻?”

牟阳:“不傻,他可不傻,他看上你,算是她认准人了。”

宏亚丽:“牟哥,肖杨和我结婚,你高兴不高兴?”

牟阳:“看你说的,别说我高兴,就连王艳听说了这件事,她兴奋地半夜都没睡着觉,亚丽,我们大家都合计好了,等你们结婚报告一批下来,我和贵子就把马车班宿舍给你们腾出来收拾一下,马上给你们筹备婚礼,到时候,一定把你们的婚礼办得热热闹闹的,噢,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你意想不到的事,等婚礼准备的差不多了,罗指导员还要以连里的名义给你妈妈拍电报,让她老人家也来参加你们的婚礼。”

宏亚丽高兴地笑起来:“我妈妈要来了!我要结婚了!……”

牟阳:“亚丽,快回屋里去吧,外面冷。”说着,他将箩筐里的草料撒进马槽里,转身正要走,突然发现张少飞手中牵着马正站在他的身后,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将箩筐扔在马槽一旁,朝马棚外面走去。

张少飞将马拴在了马槽上,朝宏亚丽走过来:“亚丽,我恭喜你了。”

宏亚丽扭头望着他:“我妈妈要来啦!我要结婚啦!……”

张少飞脸上现出一副苦涩的表情,他从衣兜里掏出宏亚丽的那封家信:“亚丽,这封信该还给你了。”说着,将信递给了宏亚丽。

宏亚丽将手中的信撕了个粉碎,抛在了张少飞张少飞的脸上:“小丑,你现在一定会很开心吧?”

“亚丽,我知道你恨我……”

“恨你?我恨你干吗?为了得到我你费尽了心计,哈哈!我要结婚啦!我要结婚了!……”她边喊着,边朝马棚外面走去……

望着宏亚丽离去的身影,张少飞懊恼地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不经意地走进了宏亚丽住的那间小屋子。

屋子里亮着一盏煤油灯。昏暗的灯光下,张少飞站在桌前四处巡视着,突然,他的目光射向桌子上放着那个写着“冬眠灵”的小药瓶,他拿起药瓶看了看,脸上现出一丝令人不易觉察的冷笑……